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

香蕉披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苏清妤沈之修是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香蕉披萨”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除了求饶,二喜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因为用力磕头,额头已经青紫了。苏清妤端坐在上首喝茶,也不说话,她越不说话,二喜就越慌。直到珍珠带着月桃走了进来,苏清妤才放茶盏。月桃本来还诧异,大小姐怎么偷着找她了。可进门一看见二喜,神色就慌了。她跪在二喜身边,看着他红肿已经挂着血迹的额头,“表哥,这是怎么了?”苏清妤哼了......

主角:苏清妤沈之修   更新:2024-07-20 00: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妤沈之修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由网络作家“香蕉披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清妤沈之修是现代言情《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香蕉披萨”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除了求饶,二喜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因为用力磕头,额头已经青紫了。苏清妤端坐在上首喝茶,也不说话,她越不说话,二喜就越慌。直到珍珠带着月桃走了进来,苏清妤才放茶盏。月桃本来还诧异,大小姐怎么偷着找她了。可进门一看见二喜,神色就慌了。她跪在二喜身边,看着他红肿已经挂着血迹的额头,“表哥,这是怎么了?”苏清妤哼了......

《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文章精选》精彩片段


苏清妤穿戴好就往紫薇苑走去,按照她昨日的吩咐,紫薇苑的下人连夜收拾了要带去温泉庄子上的东西。

四辆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第一辆是林氏母女坐的,里面铺了厚厚的羊毛垫子,暖炉也已经点上了。

苏清妤本想看看垫子够不够厚,寒冬天出门,冻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她刚掀开车帘,眉眼就紧紧皱在了一起。

这味道……

“白露,换一辆马车,这辆车也不用送回去,跟着走。”苏清妤说话的声音有些冷冽。

等到把林氏送到京郊的温泉庄子上,苏清妤一刻都未多做停留就回来了。

回府之后,她让人把那个叫二喜的车夫叫到了偏厅。

二喜赶着空车去了一趟京郊,又赶着空车回来,心里早就七上八下了。

一进偏厅,就跪在了地上,“参见大小姐。”

苏清妤嗯了一声,坐在主位上冷冷地看着他。十六七岁的少年,皮肤黝黑,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看眼神就知道,是个老实孩子。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么?”

“小人不知,请大小姐明示。”二喜说话的尾音些惊慌,和青砖贴在一起的手心微微颤抖。

苏清妤哼了一声,问道:“马车里的羊毛垫子,是谁垫上的?”

那羊毛垫子是被麝香熏过的,从苏家到京郊皇庄,差不多半个多时辰的路程,密闭的马车内空气又不流通,那么重的麝香,母亲很可能直接小产了。

前世因为沈昭“不举”,苏清妤没少研究药理,马车内的麝香明显是那种顶级的货色,药效不是一般的重。

顾若云还真舍得下血本,她现在愈发怀疑前世就是顾若云害的母亲早产。

二喜在听到羊毛垫子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止不住发抖了。

“小……小姐,小人知错了,求小姐责罚。”

苏清妤伸手拍了一下楠木桌面,厉声呵斥道:“说。”

二喜断断续续,说出了实情。

原来在顾若云身边伺候的月桃,是二喜的表妹,也是他未过门的媳妇。

昨天晚上,月桃拿了羊毛垫子和麝香去了二喜的家,两人弄到了半夜。

二喜觉得这么做等于谋害主子,但是月桃说了,到时候夫人小产,没人顾得上查这件事,这羊毛垫子神不知鬼不觉扔了就是了。

月桃还给了二喜十两银子,有了这十两银子,二喜就能风风光光娶月桃进门了。

事情和苏清妤想的差不多,她低声问身边的珍珠,“去查查,他和月桃的卖身契在哪?”

珍珠点头,下去查问了。

一盏茶的功夫,珍珠便快步回来了,“小姐,问清楚了,月桃的卖身契在表姑太太手里,所有韶华堂的下人,卖身契都在表姑太太那。”

“至于这个二喜,他不是卖身进来的。”

和苏清妤预料的差不多,苏家内宅各院丫鬟的卖身契,都在各院的主子处。

她又低声对珍珠吩咐了两句,珍珠点点头出去了。

苏清妤端起青釉白瓷的茶盏,抿了两口,开口说道:“你可知道谋害主母是什么罪名?今日这证据和你的证词往刑部一送,你可就没有活路了。”

二喜本就害怕,他从未做过坏事,昨天晚上熏完羊毛垫子,一晚上都没睡着觉。

此时听苏清妤这么说,就更害怕了,十两银子就把命丢了。

“大小姐,小的再也不敢了,求大小姐饶命。”

除了求饶,二喜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因为用力磕头,额头已经青紫了。

苏清妤端坐在上首喝茶,也不说话,她越不说话,二喜就越慌。

直到珍珠带着月桃走了进来,苏清妤才放茶盏。

月桃本来还诧异,大小姐怎么偷着找她了。可进门一看见二喜,神色就慌了。

她跪在二喜身边,看着他红肿已经挂着血迹的额头,“表哥,这是怎么了?”

苏清妤哼了一声,“你还问他怎么了?你可把他害惨了。”

月桃能在侯府混成一等大丫鬟,自然什么都懂,一看这场面,就知道事情败落了。

她也不推脱,直接对苏清妤说道:“大小姐,这事是我干的,跟我表哥无关,请大小姐放了他。”

二喜听月桃这么说,连忙抢着说道:“大小姐,这事处置我就行了,求大小姐放了月桃。”

苏清妤嘴角微微扬起,没想到还是对有情人。有情,这事就好办了。

她看向月桃,“你为什么这么做。”

月桃想也没想,就说道:“有次奴婢冲撞了夫人,被夫人责罚了,就一直怀恨在心。”

她摆明了要自己揽下这事,不想攀扯上顾若云。

苏清妤也理解,毕竟卖身契在顾若云那,真把顾若云抖出来,她也没好果子吃。不如把事情揽下,顾若云还能弥补她家里人。

“月桃,你若是这么答话,那我只能把你们俩送到刑部了。”

“至于有没有幕后主使,就看刑部堂官的能力了。”

“不过你猜,你们俩还能活命么?”

“可怜了,苦命鸳鸯,也不知道这么给人卖命,值不值得。”

月桃跪在地上紧咬着下唇,面无血色。

直到苏清妤再次开口,“珍珠,去刑部报官,就说……”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月桃说道:“我说,大小姐,我都说。是表姑太太让我这么做的,麝香也是表姑太太给的。”

苏清妤沉吟了片刻,对二喜说道:“让我饶了你也行,签个卖身契吧,我也不少给你,二十两银子。”

珍珠闻言开口说道:“小姐,他犯了大错,你还给这么多银子。二十两银子,买小丫头能买好几个了。”

苏清妤摆手制止珍珠的话,继续说道:“我要你们两个为我所用,月桃的卖身契我也会想办法拿到手,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以后听我的,要么去刑部,自己选吧。”

“五年之后,我放你们自由,还会给你们一笔银子回乡置地。”


眼见着程如锦要扑上来,苏清妤闪身躲开了,拿起那串珠子仔细看了起来。
她能确定,这就是她小时候戴的那串七宝珠串,戴了十几年的东西,一上手就知道了。一般人家,也不会七颗珠子就这么穿在红绳上。
这是小时候去护国寺,慈恩大师赠给她的,说让她一直戴着,能替她挡住一劫。去年开始,就寻不见了,当时她带着下人把碧水阁都要翻过来了,也没找到。
程如锦伸手就要再次抢夺,嘴里还说道:“你把这个给我,你已经有那么多好东西了,我只要这个还不行么?这是我的。”
苏清妤把珠串收了起来,冷声说道:“我有多少好东西和你没关系,我的东西,你一点也别想得到。”
说完,又一把推开程如锦,直接把人推到了小榻上。
每次面对程如锦,她都掩饰不住心头的恨意,恨不得当场给她抽筋扒皮。若不是顾及是在苏家,又是众目睽睽之下,她怕是早就动手了。
不过没关系,钝刀子割肉,更疼。
珍珠和翡翠带着人按照单子找东西,青云轩的丫鬟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怯懦地站在一边。
程如锦泪眼婆娑,又跟苏清妤装起了可怜。
“表姐,和沈大少爷的事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个珠串,表姐能不能给我?”
苏清妤眉目微蹙,珍珠找出那么多东西,程如锦都没反应,怎么唯独对这个珠串这么上心?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程如锦再次扑上来,苏清妤又是一个反手推,眼看着程如锦往门口的方向跌了去。
却被一道身影直接扶住了。
“苏清妤,你在干什么?”
来人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月白色竹叶纹锦袍,面容俊朗。开口呵斥苏清妤的时候带着几分厌恶,再转头看向程如锦,又满眼流光。
苏清妤看向来人,是她的庶出哥哥,雪/姨娘的儿子苏元恺,也是苏承邺的庶长子。
雪/姨娘从前是苏承邺的通房丫鬟,夫人林氏进门后,抬成了姨娘。这些年雪/姨娘也没少给林氏使绊子,后宅争宠的手段更是不穷。还生下了一儿一女,女儿苏宜慧十四岁。
“表哥,这事不怪表姐,都是我不好。”程如锦一见是苏元恺,说话立马变得娇娇柔柔的,潋滟的眸子泛起了一层水光。
苏清妤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恶心,什么表哥,这是一个爹的亲哥。
“苏元恺,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别在这装大瓣蒜。”
一个庶子,在这跟她充什么兄长。
“苏清妤,我是你哥哥,你怎么说话呢?如锦这么好的姑娘你都能欺负,你也太跋扈了。”
苏元恺这话一出口,珍珠先不高兴了,上前说道:“大少爷,嫡庶有别,大少爷这么说话有些过分了。”
长幼和嫡庶,自然是嫡出更尊贵。
珍珠一句话噎住了苏元恺,也让程如锦缓过了心神。
她走上前拉住苏元恺的月白色衣袖,“表哥,你别因为我和表姐吵架,今日的事本就是我丢人了,表姐来羞辱我,也是应当的。”
苏元恺最见不得程如锦受委屈,怒目圆睁地看着苏清妤,“如锦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我看是你在算计她吧?可怜她年少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还一直替你说好话。”
苏清妤怒极反笑,“苏元恺,你瞎我不怪你,毕竟我也瞎过。”
“你愿意安慰就安慰吧,我可没工夫陪你们在这耗着。”
“珍珠,东西收拾好了么?我们走。”
苏清妤带着几个下人走了出去,掀开门帘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苏元恺的说话声,“表妹,你别哭,这事不怪你,你也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苏清妤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几人还未走到碧水阁,就遇上了带着丫鬟去给苏承邺送点心的雪/姨娘。
“大小姐安好。”雪/姨娘微微福身,给苏清妤见了礼。穿的袄裙是去年时兴的样式,头上的那支宝石簪子也有些年头了。可见近一年,雪/姨娘不大受宠。
苏清妤上前扶起雪/姨娘,说道:“我刚从表妹那回来,遇上了大哥。说起来那桩丑事姨娘也知道了,可惜啊,大哥沉浸在温柔乡里看不透。”
雪/姨娘闻言脸色一变,又扯出一抹笑意说道:“你大哥仁厚,可能怕你表妹伤心。”
苏清妤淡淡地笑了笑,看向不远处韶华堂的方向,“要说选承嗣的继承人,我一直觉得大哥是最合适的。也不知父亲怎么想的,非要立元澈,才五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资质。”
承嗣的事,一直是雪/姨娘心头的大事。听苏清妤这么说,她不自觉就绞起了帕子。
“眼下好了,夫人有孕也就不需要了。”雪/姨娘随口说道,心里还在继续琢磨。
苏清妤却摇头说道:“姨娘说的这些为时过早,母亲肚子里的是男是女还不知道。”
“我是真心觉得大哥合适,才提醒姨娘一句,有些事早做准备。”
“我是要出嫁的,以后还需要娘家兄长帮衬,就当跟姨娘结个善缘了。”
不等雪/姨娘有反应,苏清妤就已经转身走了。
走出十几步的时候,就听身后的雪/姨娘咬牙切齿地说道:“给我把大少爷喊回来,我有事跟他说。”
苏清妤嘴角含笑,狗咬狗的场面,她愿意看。
回到碧水阁之后,苏清妤先问了琥珀,那串七宝珠串是不是她送出去的。
琥珀赌咒发誓,说她真不清楚。苏清妤见她神情不似作假,便没再多问,而是把珠串递给了翡翠,让她抽空送去梵金楼,重新换个绳子穿好,这条红绳有些地方已经磨损的快要裂开了。
眼看着快到晌午了,苏清妤还在抄经,翡翠进来说道:“小姐,老夫人说今儿中午小辈都去她那用饭。”
苏清妤挑了挑眉,“程如锦也去么?”
翡翠摇头说道:“没喊表小姐和四少爷,只有大少爷,三小姐,四小姐,还有您。”
苏清妤放下笔,直了直腰,“更衣吧,别让祖母等着。”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香蕉披萨。《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一百九十二章 当她嫡母,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00455字。

书友评价

关键时刻没了!啥时候更新呀?

真的是熬夜追小说太好看了,男女主都有嘴,剧情也是跌宕起伏,贼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追得好辛苦哦,能不能多放一集什么的

热门章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捅破窗户纸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主动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骂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两巴掌

第五十八章 凤凰命格?

作品试读


、。沈老夫人面沉如水,说道:“沈昭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没脸再求了,这门婚事就此作罢。”

苏清妤长出了口气,就听沈老夫人又说道:“我记得当年两位老太爷去护国寺,清妤也跟着去了。慈恩大师当时批了一卦,说是苏清妤嫁到沈家,能解两家之祸事。”

“沈昭既然不争气,不如考虑考虑二房嫡子沈鸿。他今年十六岁,和你年纪也算相当。不是我自夸,我这个孙儿也是满腹经纶,才华横溢。”

苏清妤眉色一拧,这意思她还必须嫁到沈家了?

当年的事她印象不深,只知道因为慈恩大师这几句话,她和沈昭的婚事便定了下来。

苏沈两家的老夫人都信佛,这句解两家之祸,还真是把她套住了。

苏老夫人沉吟了片刻说道,“二房的嫡子……”

话还没说完,就听苏清妤说道。

“未成婚的都可以么?那我选沈三爷。我愿意以沈家三夫人的身份,生前为他守节,死后与他同葬。”

苏清妤的话,让两位老夫人惊讶地张开了嘴,好半天都没合上。

沈之衡和沈之恕兄弟俩,也呆愣了片刻。

若是沈之修还活着,他们还可以理解为,是这丫头想攀附沈家三爷。

毕竟,京中没有人不想做沈家三夫人。

可如今人都去了,嫁给沈之修守活寡?有什么意义?

苏清妤却有自己的打算。她记得前世沈三爷过世百日之后,沈家找了一户小商户家的女儿配了冥婚,养在沈家城西那处三进的宅子里。

平日里也不需要来沈家请安,只需要初一十五或者年节上香祭拜,死后合葬即可。

与其嫁给沈家其他人,还不如嫁给沈三爷。不用伺候公婆夫君,又不用在内宅和小妾斗法。到时候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低调点行事,沈家也不会说什么。

这么一想,还真是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夫婿人选了。

率先开口的是苏老夫人,她不赞同地看向苏清妤,“真是胡闹,你什么身份?怎么能给人配冥婚?”

这种事虽然在京城屡见不鲜,但多是小门小户的姑娘。她们这样的门第,就算送姑娘去庙里修行,也不会愿意给人配冥婚。

沈老夫人也一脸不赞同,说道:“这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若是老三还活着,我自然应允。可如今他人都没了,你后半辈子的日子怎么过?”

苏清妤心说,他人活着她还不嫁呢。死人清净,还不会背叛她,更不会给她添堵。

刚才说嫁给沈三爷不过就是灵机一动,可现在越想越觉得这门婚事好。

苏清妤知道,这门婚事还得祖母点头。她便低声在苏老夫人耳边说道:“祖母,这门亲事可以结。沈家三爷虽然去了,但是名头还在。给别人配冥婚是丢人,可这是沈三爷。”

“但凡沈家露出想给沈三爷婚配的想法,这京城肯定不少人会蠢蠢欲动。”

“而且这么一来,沈家等于欠咱们家的。一个欠字,能办多少大事,祖母您说呢?牺牲孙女一个人,换这么多好处也值了。”

苏清妤句句都是为了苏家考虑,大有为了苏家甘愿奉献自己的意思。

苏老夫人本就气急攻心,脑子有些乱,苏清妤说完这番话,她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便说道:“既然清妤愿意,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怜我这孙女……”

说着,拿起帕子就开始擦拭眼角。

沈老夫人见状连忙劝慰道:“弟妹,这事是我沈家欠你们的,以后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

沈昭没想到苏清妤宁可嫁给死人,也不肯嫁给他。这样也正合了他的意,他就可以专心对待程如锦了。

“祖母,既然她的婚事说妥了,那孙儿和如锦的事……”沈昭试探着问道。

沈老夫人听他还在提程如锦,顿时火冒三丈,扬声说道:“来人,把大少爷带下去,让他在他三叔的灵前跪着。没我的命令,不许起来。”

沈昭直接被带了下去。

沈老夫人又看了看程如锦,说道:“这丫头我不好管教,只能弟妹带回去管了。”

对程如锦进沈家的事,一点都未松口。

苏老夫人知道,这件事还得慢慢商量。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沈家最后一定会让程如锦进门,只不过需要时间。

两家算是认可了苏清妤嫁给沈三爷这件事,之后程如锦被带到了僻静的厢房,由苏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知春看着。

紧接着就是两家商量具体的事项,苏清妤便不好在一边听着,沈老夫人吩咐丫鬟寒翠带她去找沈月。

出了庆元居,苏清妤带着丫鬟珍珠,跟在寒翠身后。

“苏小姐请这边走。”

路过小花园的时候,苏清妤眼睛一闪,沈家内宅怎么有陌生男子出入呢?

她又好奇的扫了两眼,就是这两眼,让她呼吸骤停,双拳紧握。

居然是前世那位周先生,伙同程如锦扒她脸皮的人。

苏清妤随便找了个由头,把寒翠支开,又对珍珠说道:“你在那边的亭子等我,我去看看就过来。”

说完,就朝着周先生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在她对沈家极为熟悉,能精准的避开来往的下人,很快就看见了那位周先生。

就见周先生顺着小路,进了去西院的月亮门。

西院是沈三爷生前住的地方,苏清妤前世没少在西院的书房处理外面的琐事。

她迫切想查清楚这位周先生是怎么回事,便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

可跟着跟着,就失去了那人的踪迹。

就在苏清妤四下找人的时候,不远处忽然走来了三四个小厮,她便直接推开了身后的门,躲了进去。

推门进去之后,才意识到这是沈三爷的小书房。

此时书案后,正坐着一个男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身玄青色常服直裰,边上搭着一件墨色的狐皮大氅。

两人对视的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诧。

苏清妤眉目皱了皱,这人……是沈三爷的朋友么?应该是来书房睹物思人的吧?

看这气度,就知道是身居高位者。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息的时间,还是对面的男人先开了口。

“你怎么会想嫁给一个死人?”

男人说话的声音低沉温润,细看,他嘴角还是扬着的。

看苏清妤的目光,更像长辈慈爱地看着晚辈,又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探究。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清妤被他问的一怔,脑子里思量着该怎么应对。这人到底什么身份,两家刚定下的事,他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可她总不能说,就是看中沈三爷是个死人。

像他这样身居高位的人,心思都格外敏锐。她不敢露出端倪,怕生出别的事端。

外面沈家的小厮还没离开,她得先稳住眼前这个男人。

略一思索,她便拿出帕子擦了擦没有一点泪水的眼角。

“我爱慕三爷很久,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苏清妤说的落寞无比,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一句爱慕,应该能够把这事搪塞过去,毕竟谁也不会追着一个姑娘问感情的事。

说完,她便用余光盯着男人的神色。

就见书案后的男人先是拧了下眉,随后表情有些轻微的扭曲,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地敲击着楠木书案的桌面,手腕上戴着一串老檀木佛珠,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他那个人无趣的很,年纪又大,有什么可爱慕的。”

苏清妤一怔,可这些关她什么事,一个死人,不需要有趣,更不需要年轻。

嘴上却说道:“你不懂,他若是真不好,京中怎么会这么多人想做沈家三夫人。”

这话倒是实话,沈三爷在京中的受欢迎程度,甚至盖过了几位皇子。

苏清妤一边说,一边看着外面,见院子里没人了,长出了口气。

转头说道:“打扰这位大人了,小女子告辞。”

说着,便推门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书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走了进来。

“三爷,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就可以离开。只是三爷离京还需要些时日,这些日子,咱们先住在京郊的别院么?”

男人起身说道:“先住到护国寺吧,正好去看看慈恩大师。”

------------------------

傍晚时分,祖孙三人坐着马车回到了苏家。

马车刚在二门处停下,管家苏忠已经在等着了。

苏忠边上还站着一位美妇人,是寄居在苏府的表姑太太顾若云。她是苏老夫人的娘家侄女,也是程如锦的母亲。

四年前因为夫家犯事,娘家无靠,母女俩便被老夫人接到了府里。

顾若云一身苏绣金线密织的袄裙,头上是全套的点翠头面。三十多岁的年纪,依旧肤如凝脂,面若桃花,一张笑面平易近人。

“姑母,祠堂那边都准备好了,族老族亲们也都来了,就等着姑母回来,就能写承嗣的文书了。”顾若云挽着老夫人的手臂笑着说道。

苏清妤定定地看着顾若云,前世在她心里温柔得体的表姑母,竟是父亲的外室。想起上一刻被害死的场景,微垂的眸子里再次浮现出滔天的恨意。

顾若云笑着看向苏清妤,“这孩子是不是高兴傻了?今日往后你娘就有嫡子了,你也有了嫡亲的弟弟可以依靠。”

苏清妤想起前世那个记到母亲名下的弟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苏元澈今年五岁,四年前进府,生母是苏承邺外放江南的时候纳的妾室。后来苏承邺调到宣府,那妾室在宣府生了孩子就难产而亡了。

送回来的孩子却没让主母养着,更没给交给妾氏,而是让顾若云帮着照应。如今想来,分明是亲娘不想离开孩子。

苏清妤又努力回忆程家出事的时间,如果苏元澈的生辰没错,那这孩子,是程若云在程家之时就怀上的。

苏清妤心里冷笑,过继?想的美。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姑母说的是,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暖轿抬着几人去了苏家祠堂,祠堂在苏府西北角,穿过一片梅林,暖轿落在了宗祠的院子里。

苏清妤下了轿子环顾四周,很好,族老宗亲都来了。

人群中间,是父亲苏承邺,母亲林氏,边上是乳母带着五岁的苏元澈。

苏家众人还不知道沈家的事,老夫人一下轿子,族老宗亲都上前见礼问安。

程如锦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夫人身后,低垂着头。

苏清妤缓步走到祠堂门口,能看见里面供奉着的苏家祖先牌位,只不过女人不能进祠堂,她便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她在心里默默告慰祖先,苏家后人不做人,她要颠覆了苏家,提前跟祖宗打个招呼。

林氏觉得女儿今日有些奇怪,便走到她身边问道:“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苏清妤看着母亲,眼角流下一行清泪,唇角却带着笑意。

下一刻,她转身拽了程如锦到身边,伸出脚直接踢到程如锦的腿窝处。

程如锦结结实实地跪在了青石板地面上,面朝着苏家祖宗牌位。

众人还没做出反应,苏清妤已经开口了。

“程如锦,我自问对你不薄,你却爬上了沈大少的床,坏我婚事,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一个罪臣之后,苏家能收留你已经是宅心仁厚,你怎么能不要脸干这么下贱的事?”

“人都说品性随根,你这德行,还真是随了你那个杀千刀的爹。”

此话一出,苏承邺和林氏都变了脸色,顾若云更是慌乱不安。

苏清妤特意看了一眼父亲苏承邺,脸色阴沉的可怕,八成是被那句杀千刀的爹气着了。

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她不能骂自己爹,还不能骂程如锦的爹么?

老夫人此时也回过了神,走到苏清妤身边,不悦地说道:“清妤,这事我们关上房门自己家再研究,今日是要办大事的,你别胡闹了。”

林氏眉头微蹙,上前了两步,“母亲,清妤怎么是胡闹呢,她是被欺负的没办法了,才来求祖宗做主的。”

虽说林氏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女儿明显受了天大的欺辱。

苏清妤虔诚地看着苏家祖先的牌位,就连老夫人的呵斥,她都紧咬着下唇,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今日来的族亲里也有女眷,一位本家的堂婶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是苦了这孩子了,还没成婚,就遇上了这么脏的事。”

另一位堂伯母也说道:“可不是么?有些人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只会给家里招祸。要我说,趁早赶出去算了。”

这些年顾若云在侯府过着主子一般的日子,这些本家的亲戚早就不高兴了,眼下倒是落井下石的好时机。

顾若云皱眉听着众人的话,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女儿,咬着牙上前,对老夫人说道:“姑母,是不是先写承嗣文书?如锦的事,等祭拜完祖宗,再行商议。”

女儿的事再大,也大不过苏元澈成为嫡子这件事。

老夫人闻言便对苏承邺说道:“文书准备好了么?现在就开始吧。”

苏承邺说道:“都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开始。”

说着,苏承邺站在人群前,扬声说道:“请几位族老上前,立文书,告祖宗。”

苏清妤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忽然开口,“等等,我有话说。”

苏承邺皱眉看向她,以为她还要说程如锦的事,便呵斥道:“清妤,你先退到一边,承嗣的事是大事。”

苏清妤没退开,而是走到人前高声说道。

“我说的就是承嗣的事,我母亲已经有了身孕,不需要把庶子记在名下承嗣。”


前世陕甘两省地动,天山雪崩,朝廷第一时间在北直隶调集粮食赈灾。

林家作为皇商,自然也是不遗余力赈济灾民。但是地动发生的时候正是正月,北直隶的粮食本就紧张,想从江南调粮又需要时间。

那时候母亲正病重,侯府的一应事务交到了顾若云手上。一日顾若云忽然给林家送去了五千石米,说是在下面农户手里收的,那时候京城的大米已经从一两三钱每石,涨到了十六两银子每石。

林家大喜,当时朝廷一直给几大皇商施压,让他们全力救济灾民。林家收到粮食,第一时间施粥放粮,可那批粮食却吃死了上千的灾民。

舅舅亲自来了京城,散掉了大半的家财产业才保住了林家。事后,顾若云在林家长跪不起,舅舅猜她也是被算计了,并未多计较。

前世沈昭也以为表姑母是被人蒙蔽了,可如今想来,分明是有人和顾若云联手算计林家。

这事肯定也不是顾若云一个人能筹划的,背后一定还有人要置林家于死地。

敌在暗,他们在明的滋味不好受,需要时时刻刻防着冷剑。

沈昭忽然开口问道:“表哥,林家是走的谁的路子做的皇商?”

林家从前是江南最大的粮商,这三四年,才开始以皇商的身份赚朝廷的银子。

林文柏不明白沈昭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说道:“林家做皇商,走的是沈三爷的路子。我爹曾经和沈三爷有过一面之缘,帮过他的忙,他不想欠林家的,就帮忙说了话。”

沈昭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前世沈家的那些糟心事。

都说树倒猢狲散,其实是不得不散。

前世沈三爷去世后,沈家慢慢开始举步维艰,一方面因为沈家两房能力都一般,但是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沈三爷从前的政敌开始打击报复沈家。

如果舅舅当初是走的沈三爷的路子,那就会被贴上沈家的标签,朝中有人觊觎林家这条生财的路,也情有可原。

“表哥,现在江南粮食什么价格了?”

林文柏说道:“现在差不多是一两银子一石,因是年底了,每年这时候都会贵点,秋收的时候,均价差不多八钱银子,怎么了?”

沈昭又问:“你现在手里能调集多少银子?”

林文柏心里盘算了一下,“五六十万两吧,这些银子年底是要交回父亲那的。”

沈昭青葱般的手指敲击着椅背的扶手,沉吟着说道:“想办法收一百万石的粮食,年底前运到京城,能做到么?”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收购加上运输……

沈昭心里有些没底。

林文柏却大惊失色,“你疯了?现在是粮价最高的时候,一百万石,我们到明年秋天都不一定卖的完,等到秋天新粮上来,你这些就都砸在手里了。”

沈昭不知道怎么跟林文柏解释,但是粮食是一定要收的,而且越多越好。

想了想,沈昭神秘兮兮地问他,“你知道慈恩大师么?”

林文柏见沈昭一副要说秘密的样子,便也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当然知道,说是慈恩大师看天象和批卦的本事,比钦天监的正使还要厉害。”

“我昨天去护国寺了,亲耳听见慈恩大师在拜佛祖,说是两个月后,北直隶将有天灾降世,到时候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承邺眼神阴鸷,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顾若云深知这次的事不是威胁他就能解决的,惹怒了他,她们母子也凶多吉少。

顾若云这人极擅长拿捏人心,哪怕此时再担心女儿,她也规矩地后退,说道:“表哥说的是,我知道了。”

雪z姨娘听说两个孩子要受家法,本想上前求情,可见苏承邺这样的神色,也吓得不敢上前。

眼睛一转,便走到了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妾身知道这次的事他们兄妹罪无可恕,只是受了鞭子,是要留疤痕的,往后可怎么办?能不能换个惩罚的方式?”

雪z姨娘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老夫人。

老夫人沉吟了片刻,对苏承邺说道:“雪z姨娘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都去佛堂跪着吧,跪上三天再说。”

程如锦低垂的眸子里浮起一抹嘲讽,却并未多说。

苏家子嗣不旺,老夫人自然舍不得惩罚孙子。至于苏宜慧,还要和徐家议亲,也不会这时候让她受伤。

一切尘埃落定,程如锦嘴角含笑出了松鹤堂,等到程如锦被送去慈心庵,她动手就方便了。

回到碧水阁之后,程如锦又见了府上的几位管事嬷嬷。林氏掌家的时候,只核查账目,并不拉拢人心。所以府上的管事嬷嬷们虽然不敢造次,却也不见得有多忠心。

眼下程如锦掌家,她们自然生起了轻视之心,程如锦也不戳破,只说还按照以往的规矩,账册及时送过来。

管事嬷嬷们走了之后,程如锦翻着以往的账册,一目十行地看着。

眼看着外面天色暗了下来,珍珠却急匆匆走了进来。

“小姐,表小姐……怕是不能去慈心庵了。”

程如锦眉目微微蹙起,抬头看向珍珠,“怎么回事?”

珍珠愤恨地说道:“表小姐要带走的东西已经装上马车了,可沈家忽然来人了。”

“说是要给沈大少爷纳表小姐为贵妾,等到孝期过了就入府。”

程如锦不解地看向珍珠,“沈家怎么忽然改口了?”

那日看沈家老夫人的意思,分明是不想接纳程如锦。她便想着趁两家婚事悬着,正好把人处理了。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沈家不可能这时候给沈昭纳妾。叔叔尸骨未寒,侄子着急纳了妾室,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就听珍珠说道:“奴婢打听了,可沈家的人口风紧的很,什么都不肯说。”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见琥珀掀起帘子走了进来。

在程如锦身边低声说道:“小姐,奴婢打听出来了,那日咱们走了之后,沈大少爷便不吃不喝跪在沈三爷灵前。”

“后来沈老夫人叫起,他也不肯起。”

“外人都以为沈大少爷是为叔父尽心守孝,实际上他是以此威胁家里,要让表小姐进门。”

“听说今日开始,不光不吃不喝,还一直磕头,额头都磕出血了,把沈老夫人吓坏了,这才让人来咱们家。”

程如锦看向琥珀,“你怎么打听出来的,不是说沈家人的嘴严得很么?”

琥珀低眉顺眼地说道:“外院上茶的小厮是我表弟,这话是沈家的管事对侯爷说的。”

自从上次因为字帖的事,程如锦训斥了琥珀之后,琥珀这些日子做事便很恭谨。

程如锦满意地点点头,“琥珀做的不错,那支赤金梅花簪子你拿去戴,再拿五两银子给你表弟。”

琥珀谢了她的赏,又说道:“奴婢过来的时候,侯爷已经吩咐人把表小姐的东西放回去了。”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一会儿,苏元恺和苏宜慧就走了进来。

苏宜慧一脸的委屈,走到苏清妤身边,还狠狠地瞪了一眼。

雪z姨娘见儿子和女儿进来,也回过了神,说道:“宜慧,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省得你大姐姐不认账。”

苏宜慧看了苏清妤一眼,说道:“昨天晚上,大姐姐喊我去她屋里说话,我去了之后本来说的好好的,忽然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和男人的说话声,我吓坏了,问大姐姐是谁。大姐姐拿起手帕,就把我捂晕过去了。那帕子上肯定有迷药,她是故意的。”

苏宜慧说完之后,苏元恺上前说道:“祖母,父亲,那位周少爷已经招认了,说他和苏清妤早就认识,两人这次在寺里幽会是约好的。”

“苏清妤还说,要把妹妹也送给他,还好徐少爷路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兄妹俩一番话说下来,自认为没有一点瑕疵。屋子是苏清妤住的屋子,又有人证,只要祖母和母亲信了三分,周正再咬死和她有了首尾,这件事就算成了。

苏承邺看向苏清妤,怒斥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苏家的嫡长女居然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苏清妤面上不见一点惶恐之色,略带嘲讽地看了苏元恺兄妹一眼。

开口问道。

“大哥和周少爷认识么?”

苏元恺一怔,梗着脖子说道:“不认识,我们怎么会认识。”

苏清妤轻笑了一声,说道:“大哥和周少爷可是莫逆之交了,两人都是香春楼云霄姑娘的入幕之宾,算是不打不相识。”

“之后便经常在一起喝花酒,逛赌z场,常去的赌z场是永安大街那家。”

“父亲可以让人去香春楼和赌z场打听打听,都认识他们。”

苏元恺整个人僵在原地,随着苏清妤的话出口,他的脸色也越来越慌。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苏清妤笑了一声,“早上花三两银子查的。”

这事其实是前世她听说的,倒是没想到今日用上了。

“大哥,你和周少爷关系那么好,难道不是一起上山的?”

“你们为什么上山?”

说完,不等苏元恺解释,就扬声说道:“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翡翠捧着一个暖炉走进来递给苏清妤,赫然是之前苏宜慧的那个。

苏宜慧眼睛瞪得老大,这个暖炉她上了马车才发现不见了,以为忘在了护国寺,怎么在她手里?

苏清妤把手里的暖炉放到苏承邺和老夫人中间的桌上。

然后说道:“这暖炉外面包着的锦缎,上面绣着荷叶,我让人去打听了,和三妹妹贴身丫鬟翠柳的针脚一样。”

“还有这个暖炉,是入冬的时候府上采购的,每人的样子都不一样,府上有账册登记着。”

“这暖炉里点的香,也不是寻常女儿家用的,现在找大夫看,还能分辨的出来。”

“父亲,祖母,昨日我做完了法事就回了房间,后来又觉得正房后面的树林子有些吓人,便去厢房想和珍珠挤一挤。”

“我并不知道三妹妹为何去我的房间,更不知道周少爷是怎么冲到我房间的。”

“请父亲和祖母详查,或者直接把周少爷送到刑部好了。我也想知道,他为何大半夜进了我的房间,三妹妹的香炉里又被谁下了催情的药。”

一番话说完,老夫人也不捻佛珠了,一双犀利的眸子盯着苏元恺兄妹。苏承邺也一脸的不可置信,面色阴沉的可怕。

小说《重生:嫁给禁欲权臣后,她被宠上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老夫人对待府里的姑娘,向来是看有没有价值,而衡量姑娘们价值的最直接方式,就是看嫁到了什么人家。

沈三爷已经去了,死了的人还能有什么价值。

程如锦眼皮都没抬,冷着声音说道:“正好,你可以压我一头了,你可要擦亮眼睛找夫婿了,看看找的人能不能比得过沈三爷。”

这世上能比得过沈三爷的人,寥寥无几,哪怕他已经死了。

苏宜慧眉头一皱,她一门心思想要高嫁,不说压程如锦一头,可也不想差的太多,所以到现在都没订婚。

此时被程如锦说中心事,苏宜慧开口说道:“他若是活着,你还有个高傲的资本,人都死了,不知道你狂个什么劲儿。”

“不过也是,他若是活着,也不可能娶你。”

程如锦微微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眼中略带嘲讽。

前世苏宜慧一年后才出嫁,夫君是忠义侯府庶子宋弘深,惊才绝艳一表人才。虽是庶子,却立下了开疆拓土之功。

没想到宋弘深立功封王回京的次日,就发现了苏宜慧和内阁首辅徐以祥之孙徐良平的奸z情。

宋弘深直接写了休书,苏宜慧最后也没嫁进徐家,而是被苏家送去了邵阳老宅的家庙。

捉奸的事闹的沸沸扬扬,这件事也一度成为京中的笑谈,苏家,宋家,徐家都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程如锦不想做没意义的口舌之争,便一直闭目养神。

一个多时辰之后,马车停在了护国寺内,程如锦身边的胡嬷嬷进去找了主事的师父,包下了苏家常住的院子。虽然可能晚上就回去,但是小姐仆妇们都需要一处地方安置休息。

按照长幼,程如锦住正房,苏宜慧住东厢房,下人婆子们住西厢房。

“珍珠,我的东西放在正房,但是我跟你们一起在厢房休息,咱们几个一间屋子。”程如锦低声对珍珠说道。

珍珠神色一变,“小姐是说,有人要使坏?”

程如锦眸色幽深,但是见珍珠一脸紧张,还是笑着安慰她,“也可能是我多想了,不过小心点总没坏处。”

尤其眼下是在庙里,真出什么事,她连帮手都找不到。

程如锦带着珍珠和翡翠,两个丫头手里拿着祭品和经文,主仆三人出了屋子,打算去找慈恩大师点香做法。

寻常人做法事,自然不能惊动慈恩大师,但是苏家每年在护国寺都花费不少的香火钱,加上程如锦和慈恩大师有过几面之缘,所以便想请他亲自为沈三爷做这场法事。

护国寺修在半山腰,慈恩大师则常年在最高处的大雄宝殿后。

珍珠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阴的这样厉害,看样子是要下雪了。”

程如锦正走在大雄殿侧面的青石小路上,闻言笑道:“若是下雪了,我们就在这住一夜,明日再下山。”

“护国寺的素斋做的很是好吃,尤其是豆腐,听说是引上山的泉水做的,豆浆不加糖而甘甜无比。”

“下了雪之后,这山上的夜景就更美了,宝殿上灯火长明,恢弘大气。”

珍珠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姐从未在护国寺留宿过,怎么说起来还头头是道的。”

程如锦脱口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说完又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双手合十,“佛祖莫怪,小女子不是有意的。”

主仆三人好不容易绕到了后院,可还没靠近慈恩大师住的厢房,就被小沙弥拦住了去路。

“施主,慈恩大师在见客,今日不见其他人了。”

程如锦一愣,有客?

可这头七不像是别的法事,总不好晚两天做。

程如锦客气地说道:“小师父能不能帮我问问慈恩大师,就说苏家女程如锦来给沈三爷做头七法事。”

若是慈恩大师实在没空,她便只能去找别的师父了。

小沙弥听说是苏家的人,又是给沈三爷做法事,便说道:“那小僧再进去问问大师。”

别说什么出家人不理俗事,就这护国寺,和京城的权贵就密不可分。

穷苦百姓,可请不到慈恩大师做法事。

不多时,小沙弥便走了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慈恩大师请苏小姐进去说话,这两位女施主跟我到厢房喝碗豆浆暖暖身子吧。”

言外之意,只能让程如锦一个人过去。

程如锦闻言面上大喜,慈恩大师肯见她,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

跟着小沙弥进了大雄宝殿后的禅房,一进门,就看见两人席地坐在蒲团上,中间是棋盘。

其中一人是年逾六旬慈恩大师,另一人则是那日她在沈三爷书房见到的男子。

程如锦微微福身,“见过慈恩大师,见过……这位大人。”

那人抬起头,儒雅俊朗的脸上挂着浅笑,一双眼眸深邃无澜。

“我姓严,行三。”

程如锦一愣,姓严?沈家老夫人姓严。

她记得严家确实有位三爷,三十左右的样子,和眼前的人年纪倒是能对上。

“严三爷好。”

打了招呼,程如锦又转头看向慈恩大师,“大师,我想给沈三爷做场头七法事,您可有时间?”

慈恩大师要落子的动作一顿,下意识看向对面的严三爷。

见严三爷微微颔首,慈恩大师才说道:“有时间,我先让人去准备,你替贫僧下这一局吧。”

程如锦接替慈恩大师,在严三爷对面坐下。

仔细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局势,忽然觉得似曾相识。

暖玉的围棋子入手温润,她下意识地把黑子落到了记忆里的位置。

严三爷眼神一眯,白子落下。

两人像是不用思考一般,一子接着一子落下,不到一刻钟,胜负便已分明,程如锦赢了。

可她脸上却不见欣喜之色,低垂着头盯着棋盘还有点心虚。

前世她在沈三爷的书房看见了一本手绘的棋谱,她闲着无事自己和自己下棋,天长日久便都记下来了。

刚才这局,属于她作弊了。

“姑娘好棋艺,我们再来一局。”

一连下了三局,严三爷的脸色也越来越扭曲。

倒不是因为输棋,而是这位苏小姐下棋,就跟能看到他心里一样,还是说,两人对棋路的研究是一样的,那也太巧了些。

程如锦倒也不是故意要赢他,只是这严三爷的棋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着下着就和棋谱上一样了。

为了缓解尴尬,程如锦开口问道:“严三爷是特意来参加葬礼的么?”


小厮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财物?当年程家满门流放,所有产业金银都归了国库。

顾若云被苏承邺托关系救出来的时候,买件衣裳的钱都没有,哪来的财物?

就算在苏家几年,有老夫人年节赏的,那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苏清妤已经走上了前,直接掀开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都是白银,一个里面装着古董首饰,单拿出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小厮们还在往出抬箱子,一箱箱的珠宝古玩,古籍孤本暴露在众人之下。

苏清妤不可置信地看着顾若云,“表姑母,今日我审问下人,好几个人都说你是幕后主使。她们说贪墨的银子都进了你的口袋,我还不相信,没想到表姑母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苏清妤痛心疾首说完这番话,又走到了老夫人身前。

“祖母,我挪走那三十万两银子是有原因的。”

“母亲走了之后,我查了内宅的账目,发现账面看着是平的,但是里面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后来我又悄悄查了外院的账目,又发现父亲买了很多珠宝古董,但是库房内的东西却对不上账目,差了几十万两的东西,我以为父亲是被谁蒙骗了。”

“恰好大舅舅那边遇到了点难处,我就先把银子都还给了大舅舅。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两家是姻亲,咱们家有难处,大舅舅也不能袖手旁观,总好过都被旁人骗走。”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些东西和银子,都到了表姑母的手里了。”

苏清妤的话说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苏承邺和顾若云苟且之事,还有顾若云贪墨之事。

这两件事都不是苏清妤一个晚辈能处置的,她也等于变相在催促老夫人做决断。

苏老夫人看向苏承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两个先去梳洗换身衣裳,一会儿去松鹤堂回话。”

又看向雪z姨娘等人,“你们也都过来吧。”

莲姨娘觉得女儿还小,就让乳母带着苏顺慈先回去了。

众人跟在老夫人身后,一起去了松鹤堂,那几箱子财物,也一起抬去了松鹤堂。

半个时辰之后,苏承邺带着顾若云到了松鹤堂的偏厅,众人按照长幼坐下。

老夫人此时一个头两个大,她也没想到苏承邺会给顾若云那么多东西,还被当众翻了出来。后宅的事不患寡而患不均,顾若云连个妾都不算,谁能服气?

她心里无比庆幸,还好林氏去庄子上了,不然以林氏的脾气,怕是更加不好收场,还容易动了胎气。

苏清妤见都不说话,她也不急,坐在那静静喝茶。

过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开口说道:“承邺,这件事你怎么想?”

苏承邺此时也是一团乱麻,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他还没仔细琢磨。

此时见老夫人问,便说道:“既然都知道了,那就纳若云为妾吧,之前一直瞒着,也是因为她的身份有些特殊。”

“至于那些东西……都是我送给她解闷的。”

“贪墨一事还要详查,也可能是下人胡乱攀咬。”

一番话下来,摆明了是要保住顾若云。

苏清妤却忽然开口说道:“父亲纳妾的事,我一个做女儿的无权过问。但是那些东西,必须全部拿回来。”

苏承邺眉心紧皱,看向苏清妤,“你这叫什么话?为父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

苏清妤哼了一声,说道:“父亲是不是忘了,您买这些东西花的银子,都是我母亲的陪嫁产业赚的。”


“她们现在连祖母宴请贵客都敢生事,以后还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呢。”

苏老夫人脸色也沉的吓人,她最在意的就是侯府的脸面,刚才赵夫人那番话说的她有些下不来台,现在想起来,依然怒气上涌。

“给我查,查出任何人都不用包庇,都给我发卖了。”

“你若是下不去狠手,就来回了我,我亲手处置她们。”

沈昭娇笑道:“哪里需要麻烦祖母,我以后要嫁到沈家,这些事也要学着做,祖母若是放心,我就全权做主了。”

苏老夫人痛快地说道:“你做主就是了,就算有点差错也别怕,凡事有祖母给你兜底。”

这些日子府里的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老夫人忽然发现,就这个嫡出的长孙女比那几个都强。从前她还觉得苏宜慧端庄,程如锦可人疼,这些日子看下来,都是只会装模作样的绣花枕头。

沈昭得了老夫人的首肯,便起身出了正院,去了后面的小厨房。

那几个婆子正在门口摘菜,沈昭居高临下地看着,开口说道:“来人,把她们四个给我带去寒烟阁。”

寒烟阁是一处废弃的宅院,沈昭打算在那料理掉苏家内宅的蛀虫。

她身后是两个粗使婆子,她特意跟元嬷嬷要的。

两个婆子闻言上前呵斥道:“没听见大小姐的话么?还不起来自己滚过去。”

寒烟阁的一间偏厅内,沈昭坐在上首喝茶,那四个婆子跪在地上。

“说吧,油是谁换的?”

“还有两位师傅的药,是谁下的?”

为首的王婆子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大小姐莫要冤枉人,我在小厨房伺候十多年了,可从没做过亏心的事。”

沈昭手里的茶盏重重撂在了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查清楚就会审问你么?”

“我给你机会说实话,你若是不说,那就只能我来说了。”

“这些年,你靠着小厨房捞了多少油水,别以为我不知道。”

“大厨房采买的副管事,是你的远房表弟吧?”

“还有小库房管着珍稀药材的小管事,有一个是你女婿。”

“我已经算过了,你们家这些亲戚都担着有油水的要职,这几年捞到手里的银子最少也有五万两。”

“五万两啊,够你们全家死几遍了。”

沈昭几句话说完,王婆子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惨白。

“大小姐,冤枉啊,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五万两银子可不是五十两,夫人管家多年,不会容许我们这么做的。”

沈昭心里冷笑,光靠她们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么大笔银子,大头怕是都进了顾若云的口袋了。

这几年母亲主要精力都在外面的铺子上,内宅的事顾若云也会帮衬一二,母亲不想家宅不宁,很多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她苏家的钱,顾若云吃进去多少,都得给她吐出来。

沈昭站起身,走到王婆子身前,微微俯身冷声说道:“还不说么?你现在不说,我马上就能把你们全家都发卖出去,还是最肮脏下贱的地方。”

王婆子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小姐的话冷的让人发寒。

“我说,我都说,是……是表姑太太。”

沈昭一连审问了五个人,都是顾若云的人。审问完的人被她关在了厢房,她则坐在偏厅想着接下来的事,琢磨怎么让顾若云把银子吐出来。

珍珠端了热茶上来,“小姐,这次真是多亏了月桃,她给的名单省了咱们不少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