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渣男打脸了

分手后渣男打脸了

绽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星眠亲眼目睹男友与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场面,也许是为了报复,她招惹上了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原本以为事后二人再也不会相见,哪知道现实并非如此,这段禁忌的关系让人上瘾,他们皆沉沦于此。二人在同居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可那个男人却从未承认过她的存在……

主角:苏星眠,萧今晏   更新:2022-07-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星眠,萧今晏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渣男打脸了》,由网络作家“绽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星眠亲眼目睹男友与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场面,也许是为了报复,她招惹上了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原本以为事后二人再也不会相见,哪知道现实并非如此,这段禁忌的关系让人上瘾,他们皆沉沦于此。二人在同居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可那个男人却从未承认过她的存在……

《分手后渣男打脸了》精彩片段

“第一晚?”

“我…”苏星眠双手抵在萧今晏的胸膛,推了推他,“我去洗澡。”

萧今晏稍稍勾了下唇角,没有为难她。

身上的重量消失,像逃一样,苏星眠立刻裹着被子下床。

只是,才迈开腿,双膝就一软。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一条长臂及时伸了过来,将她捞进怀里。

“没事吧?”萧今晏在苏星眠的身后,滚烫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鬓。

苏星眠摇头,强行镇定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再次站了起来,进了浴室。

站在盥洗台前,看着全身遍布的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苏星眠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她居然和萧今晏睡了。

记忆里,她和他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她的表姐带着她去聚餐;第二次,是前几天的校园招聘会上。

但好像,昨晚是她主动的。

她是喝糊涂了吗?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如电影倒带般的清晰。

她根本没醉。

她这是怎么啦?报复江奕承吗?

脑子如一团浆糊般,乱哄哄的。

但睡都睡了,能怎么样?

不管了。

豁出去般,苏星眠走到蓬头下面,打开水,洗澡。

......

“你应该今年才毕业吧,怎么就搬出来住了?”

原本以为,萧今晏已经走了。

可是,当苏星眠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男人低哑的嗓音,立刻在耳边响起。

她抬眸看去,一眼就看到站已经穿戴整齐,斜斜地靠在阳台的推拉门框边上抽烟的萧今晏。

他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像阳光一样耀眼。

苏星眠呼吸一窒,有些窘迫道,“天亮了,你怎么还不走?”

萧今晏笑,将抽了大半的香烟捻灭在客厅茶几上的一个空纸杯里,尔后走到苏星眠的面前,抬手轻揉她湿漉漉的头发。

“听说你们专业今天答辩,加油。”

话落,萧今晏拿了沙发上自己的西装外套,径直离开。

“萧…”想到什么,忽然,苏星眠扭头叫他,但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

他是她表姐的同学,也是她的中学校友,比她高了五届。

也就是说,她初一的时候,他高三。

“嗯。”走到门口的萧今晏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昨晚的事…”

“你不想记得,就忘记它。”萧今晏浅浅勾着唇,说完,直接拉开门出去。

听着门“砰”的一声关上,苏星眠闭眼,懊恼地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

苏星眠学的是国际贸易。

为了今天的答辩,苏星眠已经准备足足两个月了,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当她走进国贸系答辩的阶梯教室时,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朝她投了过来,各种低声议论,也接踵而至。

苏星眠知道,大家对她的关注,都是因为昨天美术学院毕业画展上的那一幅名为“星眠”的裸体画。

她只当作什么都不在意,径直走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

好在,系里的几个老师教授很快也走了进来,开始今天的答辩。

一切顺利。

当苏星眠结束答辩后,她没有在教室多呆,偷偷从后门溜走。

谁料,从系里出来,一抬头,居然看到了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江奕承。

“眠眠,还在生气?”

看到苏星眠,江奕承立刻过去,要去牵她的手。

“别碰我!”苏星眠异常抗拒,一把甩开了江奕承的手,“对不起,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来找我。”

说完,苏星眠立刻大步离开。

“眠眠。”马上,江奕承又大步拦在了她的面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拿你的画作为毕业作品去展出吗?”

苏星眠满脸淡漠地看着他,没说话。

“眠眠,因为我爱你呀。”江奕承握住她的双肩,“你的身体在我的心里,就是最美最纯洁的。”

看着他,苏星眠淡淡冷笑一下,“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分手吗?”

江奕承皱眉,“难道不是因为我展出的画?”

“因为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正在跟别的女生接吻。”

话落,苏星眠一把推开江奕承,大步越过他离开。

......


苏星眠原本打算去宿舍收拾东西的,但走到半路,她的表姐,也是他们系的辅导老师林栖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去一趟系办公室。

挂了电话,走到系办公室楼下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卡宴忽然映入了苏星眠的眼帘。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萧今晏的车。

昨晚,他就是开着这辆车送她回家的。

他为什么会在?因为招聘的事吗?

“今晏,真的太谢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想吃什么?”

当苏星眠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上去的时候,不远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林栖。

苏星眠抬眸,当看到正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的林栖还有萧今晏时,立刻,她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拐角。

“好啊,你来安排,到时候把定位发给我就好。”萧今晏毫不犹豫地答应。

林栖开心地笑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银灰色的卡宴前,林栖又问道,“今晏,千念还没有跟你和好吗?”

萧今晏没有回答,只是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尔后,抬手轻揉一下林栖的头发,“走了,晚上给我发定位。”

那表情跟动作,跟揉苏星眠的发头时,几乎一样。

苏星眠没有再看下去,转身直接去了别的地方。

或许,昨晚真的是因为她太主动了,萧今晏只是迎合她而已。

在一间没人的教室里坐了十多分钟,直到林栖再次打来电话,苏星眠才又去了系办公室。

是个好消息,全球最大的家用电器公司JM录取了她,职位是运营部的Seniorcoordinator,高级协调专员。

“JM是世界500强的外企,待遇不错,你这个职位,月薪7千,双休,有五险一金,年假12天,加班的话是1.5倍工资,因为是你,才能拿到erior的title,其他人,只能是coordinator。”

林栖很兴奋地跟苏星眠介绍,一直以来,她对苏星眠都挺好的。

“嗯,谢谢表姐,我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呀,试用期三个月,在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之前,必须给我去JM上班。”林栖把JM的相关资料交到苏星眠的手里,命令她,“下周一就去报到。”

苏星眠接过资料,没说话。

“疗养院这个月的费用,够吗?”习惯了苏星眠的沉默,林栖又问她。

“够。”

“如果不够,跟我说。”

“好。”苏星眠点头,再次道,“谢谢表姐。”

......

晚上,苏星眠跟几个同学一起吃饭。

答辩结束,意味着大家马上就要各奔东西,各寻前程。

同窗四年,平常的时候不见得感情有多深厚,但到了即将分离的时候,却又格外悲伤。

同学们都在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都要不醉不归。

但苏星眠不敢再喝,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

只是没料到,被突然从男洗手间里冒出来的江奕承堵截在了洗手间外。

看来他也在这儿吃饭,而且喝了不少。

“眠眠,你怎么也来了呀,来找我的吗?”

江奕承确实喝了不少,一张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看到苏星眠的当即,就张开双臂朝她扑了过去。

以前不觉得,现在苏星眠真的是讨厌死了他这副总是自以为是的样子。

带着厌恶地,她直接一把推开了江奕承。

“嘿......眠眠,你这是干嘛,谋杀亲夫呀?”

江奕承被推的往后踉跄几步,站稳后,阴恻恻地盯着苏星眠。

苏星眠懒得得他,直接绕过他就要进女洗手间。

“眠眠,你还真打算和我分手呀?”

江奕承不依不饶,一把又拽住了苏星眠,尔后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我跟其她女生那都只是玩玩,对你才是认真的,眠眠,你要相信我。”

“江奕承,你放开!”苏星眠有些恼火,奋力去推江奕承,可是没用。

“眠眠,想想我对你多好呀,交往一年了我都舍不得睡你,其她女生哪有这个福气,你应该知足。”

江奕承双手箍紧苏星眠,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不松开。

“江奕承,你再不松手,我叫......”人啦!

“啊!”

江奕承忽然一声痛呼,然后,苏星眠就被他带着往一侧踉跄。

好在,江奕承摔倒之前,有人一把将苏星眠从他怀里拉了出来。

下一秒,苏星眠又撞进另外一个坚硬宽阔的胸膛里。

“TM谁呀,老子......”

“江奕承!”根本来不及看救自己的人是谁,苏星眠忽然有些失控地怒吼,“我和你已经分手了,别再来烦我。”

或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吼完苏星眠扭头就走。

“眠眠。”林栖原本还想教育一下江奕承,看到苏星眠这状态,赶紧追上去拉住她。

“表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星眠才冷静了一些,扭头一看,站在面前的,居然是林栖跟萧今晏。

“萧先生。”跟萧今晏温淡的目光对上的那一瞬,苏星眠赶紧错开。

“没事吧?”将苏星眠上下打量一遍,林栖关切道。

苏星眠摇头,由衷道,“表姐,刚刚谢谢你和萧先生。”

林栖看一眼萧今晏,不由地笑了,“叫什么萧先生,怪怪的,叫萧学长不好吗?”

“嗯,叫学长挺好。”萧今晏忽然也勾起唇,颔首赞同。

他笑起来的样子,整个夜空都是亮的。

苏星眠看他一眼,又赶紧错开视线,没说话。

“走吧,送你回家。”林栖笑着,拉着苏星眠离开。

“不用。”赶紧地,苏星眠拒绝,“同学们都还在包厢里呢!”

“都走啦,转战KTV去了,就你没心没肺的,最没存在感,人不见了都没被发现。”林栖数落道。

苏星眠,“......”

“今晏,你不介意多送一个人吧?”林栖笑着问萧今晏。

萧今晏勾着唇,“都是美女,我的荣幸。”

“走啦!”不由分说,林栖拉着苏星眠离开。

......

仍旧是那辆银灰色的卡宴。

苏星眠坐在后座,脑子里浮现的,是昨晚她跟萧今晏在车里激吻的画面,耳边响着的,是前面林栖跟萧今晏的欢声笑语。

缩在最靠车门的位置,不知不觉,她竟然睡了过去,以至于林栖是什么时候下车的,她完全不知道。

之所以会醒来,是因为她感觉有什么温温软软又湿哒哒的东西在舔她。

蓦地睁开双眼,霎那映入她眼帘的,是男人俊朗又温润的脸,一双眸子漆黑,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又无比专注认真。

苏星眠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

但根本没有地方可逃。

“辣的。”

萧今晏看着近在咫尺的有些慌乱的女孩,微微粗粝的大拇指轻拭过她的潋滟的唇遍,勾起唇角,“喜欢吃辣。”

看了看眼前的人,苏星眠又看一眼车窗外,强行镇定下来道,“谢谢萧学长送我回来,我先下车了。”

话落,她直接推门,有些落荒而逃。

萧今晏看着她,勾唇笑了,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回到了驾驶位,驱车离开。

......


星期一,苏星眠早早的起床,换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去JM报到。

JM的总部在美国,产品售往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北宁的分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分公司,有上千号的员工。

苏星眠的老大,叫Jerry,Wong,就是那天在招聘会上给她面试的男经理。

Jerry看到苏星眠来上班,很高兴,带着她在运营部转了一圈,向大家介绍她,然后将她带到工位上。

明天起,由Jerry亲自带她。

等他离开后,苏星眠登陆了电脑,打开了公司邮箱,界面上赫然出现“Katherine,Su,欢迎您”的字样。

Katherine是她的英文名,在美资,每位同事都需要一个方便全球同事沟通的英文名。

她的邮箱里,竟然已经静静躺着十几封未读邮件。

有几封是系统邮件,有几封是Jerry发给她的,还有几封,是HR发的新同事入职通知。

当打开一个叫Ted,Xiao的人事变动通知时,苏星眠呼吸甚至是心跳,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此刻,照片上那张帅的有些人神共愤的脸,居然是萧今晏。

盯着照片怔愣了好一会儿,苏星眠才缓过神来,然后继续往下看。

Ted,Xiao,原美国总部研发部副总监,现调任北宁分公司研发部,担任技术总监。

和她一样,今天是萧今晏入职北宁分公司第一天。

苏星眠确实惊讶,萧今晏和林栖是同学,最多二十七八岁,居然已经是技术总监,他是怎么做到的?

前几天在招聘会上见到他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他同一家公司。

“叮——叮——”

忽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

苏星眠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刻去拿过听筒。

“眠眠,原来你也来JM上班了,怎么不早告诉我。”立刻,一道无比熟悉的兴奋嗓音传来。

“语菲?!”苏星眠诧异,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内机号码,“你也在JM?”

苏语菲是她从中学现在唯一的死党,她人生中多少黑暗时刻,都是苏语菲陪她度过的。

“是呀是呀,我刚看到人事部的入职通知了,没想到有你。”

苏星眠真是没想到,立刻就开心地笑了,“语菲,你在哪个部门?”

“我在研发部,比你早来一个星期。”

——研发部。

当苏星眠脑海里闪过这三个字的时候,心跳居然又抑制不住地微微乱了。

“眠眠,我告诉你哦,我们研发部来了个新老大,简直帅的惨绝人寰,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差点流鼻血了。”

苏星眠,“......”

“有人叫我,我不跟你说了,中午一起吃饭。”

“欸,语菲......”

“嘟——嘟——嘟——”

苏星眠原本想告诉刘语菲,她中午要和他们组的几个同事一起吃饭,但话音未落,刘语菲已经挂断了电话。

估计很忙,苏星眠只好微信给她留言。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中午,Jerry带着他们小组一共八个同事,去外面吃饭。

其实公司是有员工餐厅的,但餐厅的味道很一般,同事请吃饭,都是在外面的餐厅。

他们去了一家粤菜馆,上二楼的时候才知道,整个二楼被研发部包了场。

“星眠。”

他们调头要走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了苏星眠。

这声音有点熟悉,苏星眠扭头看去,就看到了穿着天蓝色衬衫和卡其色休闲西裤朝他们走了过来的萧今晏。

人群嘈杂中,他犹如一道圣光,同时吸引了苏星眠他们八个人的目光。

“Ted,你好你好,我是运营部的Jerry,Wong。”Jerry反应过来,热情地跟萧今宴打招呼。

“你好。”萧今晏神色温雅,笑容浅浅,跟Jerry握手。

“怎么,你认识Katherine?”Jerry笑眯眯地问道。

萧今晏的目光,落在苏星眠的身上,颔首道,“对,朋友妹妹。”

再次对上他的目光,苏星眠强行镇定,对她弯了弯唇角后,赶紧又错开视线。

“那真是太巧了,居然跟你同一天上班。”Jerry笑道。

“我们跟运营部,每天都会打交道,不介意的话,一起。”萧今晏对大家邀请道。

“眠眠。”这时,刘语菲跑了过来,一把搂住苏星眠的胳膊,“我就说吧,中午要一起吃饭的。”不由分说,刘语菲拉着苏星眠往不远处的位置走去。

......

苏星眠和萧今晏不在同一桌,莫名让她轻松不少。

不过,在她埋头吃饭的时候,身边一个女同事诧异的声音响起,是研发部的秘书:“咦,怎么多了两道菜。”

“哪两道?”刘语菲好奇问道。

“爆炒鱿鱼和水煮牛肉,我记得我明明没点这同道菜呀!”秘书蹙眉,“没事,我去问问。”

说着,秘书去找餐厅经理。

没一会儿,她就一脸愉快地回来了。

“是Ted加的,估计他喜欢吃辣,我点的太清淡了。”

——喜欢吃辣。

苏星眠听着,脑海里闪过这四个字。

在抬眸看到不远处正跟Jerry和其他研发部的同事有说有笑的萧今晏时,不由自主地,轻易乱了心跳。

难道,因为睡过一晚,所以,萧今晏开始喜欢她了吗?

不,不会。

立刻,苏星眠收回视线,否认自己的想法,埋头继续吃饭。

......

JM的整个工作氛围都很好,大家基本上都不怎么加班,而且实施的是8小时弹性工作制,所以基本不存在迟到这一说。

苏星眠第一天上班,所以等到下午6点,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下班。

JM离她住的地方有点儿远,两边20分钟走路加半小时地铁。

当苏星眠快要走到地铁口的时候,居然发现,就在离地铁口十几二十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卡宴。

再认真一看,萧今晏赫然坐在车上。

他会是在等她吗?

莫名地,苏星眠呼吸一窒。

正当她考虑要不要过去的时候,一个身量高挑穿着性感的女孩走到了车前,一把拉开了副驾驶座的位置,坐了进去,然后双手直接勾住萧今晏的脖子,拉过他,对着他的唇吻了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