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全本小说

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全本小说

荷衣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旺旺姜云茉,讲述了​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姜云茉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姜云茉:“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姜云茉:“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姜云茉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姜云茉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姜云茉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

主角:旺旺姜云茉   更新:2024-06-11 2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旺旺姜云茉的现代都市小说《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荷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旺旺姜云茉,讲述了​修仙界满级大佬渡劫失败,穿成被渣男骗钱害死的小可怜。为了生存,姜云茉开始直播算命。屌丝问:“我什么时候能和女神结婚?”姜云茉:“你以为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第二天,新闻就爆出了某猥琐男乔装女性网络诈骗案。富二代跑来踢馆:“算算我下顿吃什么,算不准就滚出直播圈。”姜云茉:“吃翔。”网友们哄堂大笑,坐等姜云茉打脸。结果……成功吃翔的富二代输的心悦诚服:“从今以后我认你当祖奶奶,谁敢惹你,我用钱砸死他!”一段时间后,姜云茉在某综艺和渣男前男友狭路相逢。前男友说:“你又想蹭我的人气,不要脸!”已经是顶流的姜云茉轻蔑一笑:“我掐指一算,...

《准爆!大佬她又直播算卦了!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哈哈哈,咚咚哪里录的声音啊?听着挺逼真啊,我差点被吓到。
我猜肯定有个群演在屋里躲着,等下就冒出来吓我们一跳!
周咚咚的粉丝们注意了,我们这个直播间见鬼概率100%,别不信!
主播、主播,你来说到底是不是有鬼啊?我不信别人,我就信你啊。
伴随着周咚咚粉丝的大量涌入,确实也有很多人不熟悉姜云茉的风格,所以压根不信,但是信的人已经提前捂好了眼睛,等着从指头缝里窥视吃瓜。
就在这时,周咚咚身后的落地玻璃窗前,突然出现一个窈窕纤瘦的身影。
窗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个缝,夜风呼呼地灌入,搅动着窗帘不断翻飞。
少女就站在那里,脸隐在一片阴影里看不真切,唯有衣裙摇曳如蹈。
鼓点阵阵,声声凄凉,似乎从那少女方向传来,又似乎来自于遥远、神秘的地方。
周咚咚战战兢兢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缠着我?”
少女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不回答,也不离开。
公屏上也炸了,尤其是那些周咚咚的粉丝,从前没见过这种离奇事件,此刻三观重塑。
这……这真是鬼魂?不是演员演的?
啊啊啊,我刚才看见了,她是突然出现,还有她她,她没有脚哇!
完蛋鸟,我爸妈旅游去了,今天家里就我一个人……呜呜爸妈你们快回到来,我害怕!
新粉请淡定,我是老粉我来科普下。这里出现的鬼魂一般不会害人,通常情况下人比鬼恶。
所以,周咚咚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上一个被鬼魂找上门的是秀不落,最后他光荣地陨落了。
天啊,咚咚难道要塌房?不要啊,咚咚你要撑住啊,我还挺喜欢看你逗乐的。
周咚咚已经无暇去看公屏的留言了。
他都要哭了,丧着脸对姜云茉道:“每次都是这样,问她什么也不说。就站在吓唬人,哎呀妈呀,要不是我心脏坚强估计也要变成鬼了。”
姜云茉已经看清了那鬼魂的来历,道:“她不是不说,是说不出来。而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你把她带回来的。”
周咚咚急忙否则:“我躲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把她带回来?”
姜云茉道:“一年前,你是不是去了趟藏区?在那里,你买了个小鼓带回家收藏。”
这么一说,周咚咚倒是想起来了。
一年前,他去藏区录制节目。
路过一个集市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摆在地摊上的造型古朴的小鼓。
卖家说,这鼓是祖上传下来的古董,放在家里能护佑平安。
于是周咚咚就花了高价买下了这个鼓。
后来他工作忙,天天在外地。小鼓就放在家里,渐渐被淡忘。
此刻听姜云茉提起,他才想起了这茬事。
恰好那鼓就在旁边的装饰柜上,他顺手拿起来,在镜头前晃了晃:“就是这个,我去年从藏区买的。可这和那个……有什么关系?”
姜云茉道:“自然关系匪浅。因为这鼓是用少女的人皮制成,她的灵魂也被禁锢在鼓里,无法转世投胎。”
“什么?!”周咚咚一惊,手上的鼓便摔落在地,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听起来倒是和刚才诡异的鼓声一模一样。
只是现在,周咚咚再不敢去触碰那个鼓了。
“我没想到会是……我就以为是个普通的摆设才放在家里的。姜小姐,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虽然他没有回头看,可他感觉那少女鬼魂的目光正幽幽地盯着他,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姜云茉叹息了一声:“她也是个可怜人,生前饱受折磨,死后也无法转世……”
世人皆怕鬼,可是鬼就是由人而来。
人恶毒起来,才是世间最大的恶魔!
在七八十年前,藏区还是权贵统治下的农奴时代,当地流行着用人骨、人皮制作法器。
最初,人们相信那些有修行的高僧的遗骨,拥有特殊的力量。
甚至有些高僧生前的遗愿,就是将自己的遗骨捐出来制作成灵器。
可后来,想要骨器的贵族很多,真正得道高僧且自愿捐出遗骨的,却少之又少。
在利益驱使下,渐渐演变成来了用普通农奴的身体制作骨器,比如周咚咚的这面人皮鼓,就是无辜少女的人皮制作而成。
她们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圈养在寺庙里,为了让使她们保持纯净,被毒哑、刺聋,然后学习佛法。
等到十八岁后,便用残忍的手法活活地拔皮制鼓。
在那些喇嘛和权贵眼里,这样的鼓拥有佛性,放在家里能镇宅驱邪,护佑平安。
说来也实在讽刺,杀人害命、取骨剥皮,不招来厄运就不错了,居然还想着得到庇佑。
周咚咚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初随便买的一个物件,居然暗藏这么多血腥的内幕。
不过他也没心情同情旁人,胆战心惊地询问姜云茉:“她不会以为是我害死她的,找我报仇吧?”
姜云茉道:“她倒是没有害人之心,你不用害怕就当看不见。”
周咚咚道:“可我看见了啊,就算她不害我,天天在我房间里游荡着也不是回事啊。有没有办法把她超度了?”
超度,姜云茉自然是会的。
她道:“隔着屏幕念往生咒,效果不会太好。明天早上我还有点时间,我去你家帮你超度。”
“谢谢,谢谢!”
周咚咚连连道谢。
三卦已经算完,姜云茉和直播间的网友们说了句:“再见!”然后就下线了。
而周咚咚这边,画面一黑被弹出了直播间。
他猛然反应过来:明天才来超度,那我今晚怎么办?家里还有个鬼魂盯着的啊,谁来救救我啊!
他想要逃出去避一晚上,可房间里的门却死活打不开了。
鼓声再度响起:“咚咚咚,咚咚咚!”
只是原本凄凉的鼓声,此刻变成了轻快的节奏。
可再轻快,也缓解不了周咚咚此刻的恐惧。
他闭着眼睛,双手合十,一个劲地哀求:“小姐姐别吓唬我啊,明天就给你超度了……”
鼓声消失,好一阵子没有动静了。
周咚咚慢慢地睁开眼睛,然后就对上了一张年轻而纯真的面容。
这么长时间,他只是远远地看过她飘过的影子,还是头一次看见她的真容。
她乌黑的眸子好像神秘深邃的宝石,弯弯的唇角带着几分娇羞。
原来,她是那么的漂亮女孩子。
下一刻,周咚咚又啊啊啊地叫了起来:再漂亮也是鬼啊,他还是怕啊!
一夜惊魂,直到天光大亮,姜云茉才姗姗来迟。
看到周咚咚眼圈深浓,神色憔悴,一副被吓得失魂落魄的模样。
姜云茉还有点奇怪:“那个鬼魂不伤人啊,你怎么成这样了?”
周咚咚哭丧着脸道:“她是不伤人,可她坐在我对面,盯了我一晚上啊一晚上。哎呀妈呀我这小心脏啊,几度要停摆!”
姜云茉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我忘记你怕鬼了,早知道就早点过来了。”
周咚咚:“!!!”
没几个人是不怕鬼的吧!
“鼓呢?”
周咚咚赶忙指了指掉落在房间角落的小鼓,他自己是万万不敢去捡的。
因为是白天,少女的鬼魂不能再出来,此刻就潜藏在鼓中。
姜云茉走过去,拾起了鼓问:“为什么吓唬他?”
鼓发出“咚咚”的声音回应着。
姜云茉点了点头,转而对周咚咚解释道:“她是听说你请我来超度,所以很高兴。她盯着你一晚上,也是表达对你的感激和喜欢。她说,你是她遇到的最好的人。”
周咚咚本来还有些惧怕,可听到最后那句话时,心头莫名一软。
他都没有和她好好说过话,只是为了让自己家里消停,才让姜云茉过来超度。
她却觉得他是好人?
那她从前遇到的人,都该是多么的恶毒啊!
也是,若不是那些人恶毒,她又怎么会被做成人皮鼓?
想到昨晚见到的纯真美丽的少女,想到她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周咚咚也有了几分同情。
“姜小姐,快点超度她吧。她也真的可怜!”
姜云茉道:“有个情况,我先说清楚。我在直播间里算卦,每卦两千。但如果要出外事的话,费用另算。”
周咚咚忙道:“我懂,我懂!林姐和我说过,五百万。没问题!”
其实当初,姜云茉帮林染的时候,只想收五万的。
但被林染的助理给误会了,多加了两个零。
事后姜云茉也向林染解释过,林染却说:“只要你是有真本事的,收几百万不多!收得少,反而显得你不够档次!”
因此,这次给姜云茉介绍客户时,林染就直接给周咚咚报了五百万的价格。
谈完了价格,接着就开始超度。
由于白天,光线太亮不利于鬼魂,姜云茉让周咚咚把家里的窗帘全部拉上。
屋内光线幽暗,照不进一缕阳光,姜云茉开始念动转生咒。
小鼓上慢慢浮现出金色的光芒,金光映照在周咚咚的眼眸里,他只觉得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
突然,房间里的景物都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湛蓝辽阔的天空,骏马自由奔腾在辽阔的天地间。
这里是……
哦,他想起来了,是他曾经去过的藏区。
那里有最美丽的草原,是离天最近的地方。
风吹牛羊散,天真烂漫的少女款款走出。
她头戴巴珠,身着白色藏袍,眉眼含笑,在草原上翩翩起舞。
周咚咚在娱乐圈多年,见过不少美女。却从未见过这样纯真无暇的少女,像天山的雪莲,圣洁美丽。
他忍不住想要靠近,可脚步才迈开,少女突然向他弯腰鞠了躬,然后化成一缕轻烟消失在广阔的天地间。
“别走!”
周咚咚猛然回神,刚才的一切犹如云雾散开。他神思回笼,发现自己依然还在家里。
姜云茉在他旁边道:“超度完成了,她已经去投胎了。”
“投胎?走了?”周咚咚想起了刚才看到的一幕。
不等他问,姜云茉就解释道:“她很感谢你让她解脱,所以临走之前让你看到了她生前的模样。”
周咚咚想到了那在蓝天绿草间曼妙舞蹈的身姿,只是惊鸿一瞥,却已经深深刻入心中。
可惜,斯人已逝,再无踪迹。只有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的难过。
姜云茉斜睨了他一眼:“舍不得了?”
周咚咚点了点头,无限悲伤地道:“我好像失恋了。”
于是姜云茉就把那人皮小鼓递给了他:“她的遗骸,留着睹物思人也不错。”
周咚咚瞬间就变了脸色:“拿走拿走!我家里才不要摆个人皮鼓,想想都瘆人。”
姜云茉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
“什么?”
“叶公好龙。”
“……”
事情解决,周咚咚也很讲信用,当即就把五百万元转给了姜云茉。
刚从周咚咚家出来,姜云茉就接到了白俊的电话:
“我的祖奶奶啊,你怎么不在家?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去参加我爸的生日宴吗?”
“没忘记,我正要给你打电话。”
姜云茉把地址报给了白俊,叫他来接。
等白俊开着车过来后,就看到姜云茉穿着青灰色的薄纱汉服裙装,衣袂飘飘,神情高冷如仙。
偏偏仙女一手拿着个鸡蛋灌饼吃着,另一只手则拿了只破旧的小鼓。
又仙又土,两种完全不搭的风格,居然在她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和谐。
“祖奶奶,怎么在路边吃上了鸡蛋灌饼?”白俊有事,正好漏了昨天的直播。
“加了个早班,没来得及吃早饭。”姜云茉吃完了最后一口,很有素质地把垃圾袋丢进分类垃圾桶里。
“这鼓挺有质感的,像个古董。”白俊对她手上的小鼓来了兴趣。
“喜欢?”姜云茉正想不好怎么处置这个玩意。
“我爸喜欢收集古董,这要真是古董,送他当生日礼物倒是不错。”他爸以前生日,白俊费尽心思送的礼物,最后都被冷冷地丢在一边。可要是不送,又不太合适。因此,白俊每年都为送礼都操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