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本小说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本小说

酥九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元卿寒萧承瑞是古代言情《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酥九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

主角:元卿寒萧承瑞   更新:2024-06-14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卿寒萧承瑞的现代都市小说《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酥九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元卿寒萧承瑞是古代言情《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酥九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贱人!你若是再敢伤害这个孩子,本王必让你生不如死!”凌厉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她脸上,打得她头晕目眩,脑袋嗡鸣。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捂着自己的脸,绝望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泪水已流了一脸。她堂堂侯府大小姐,正位王妃,却是个哑女。因为脸带毒斑相貌丑陋,又口不能言,被瑞王嫌弃,成日关在这院子中,不见天日。而她的妹妹,虽是庶女妾室,却比她这个嫡女王妃更得瑞王心意。一朝心死,她随着当年情分绝望离去,再睁眼竟然重生了。这一世,踹渣男,虐渣女,用自身的医术撑起半边天。什么?渣王不同意和离?某摄...

《她被极品渣男狂追,摄政王坐不住了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门口,韩冰眼底掠过震惊。

他家主子,从未对哪个女人这样上心温柔过。

想到君千绝曾提过在瑞王府里偶遇过一个丫鬟,可他暗中调查了所有的丫鬟侍女,似乎都没有异常。

看着元卿寒的背影,韩冰拳头紧握,脸色顿时复杂了起来。

难不成,那女子并不是丫鬟,而是不受宠被扔在小破院的元卿寒?

给高长青输完液后,元卿寒被送回了瑞王府。

府里众人瞧见她脸色各异,等元卿寒走远之后,才纷纷不屑地讨论起来。

“这丑女,天天往摄政王府跑,真是不知廉耻。”

“呸,误打误撞救了九皇子,就以为自己真的会医术了,真是笑话!”

“银霜银月现在还在病房里躺着呢,据说两人什么话也不敢说,人已经半疯半傻了,我看八成是被她治的……”

元卿寒当了多年哑巴,从前虽然不能说话,可视力和听力得到极大的提高,自然听清了背后的议论声。

她脸色沉沉地回了清寒院,问林嬷嬷:“银霜银月傻了?林嬷嬷,可知道怎么回事?”

林嬷嬷扔下手中的缝补活儿计,压低了声音,“王妃还不知道吧?如今府里都说,雪侧妃中了蛊毒,被人控制着要杀银霜银月,那两姐妹不知怎么的就吓傻了……”

元卿寒眉头紧蹙,心底却不大相信。

元若雪和长孙迟信口胡诌,说她下了蛊毒,可分明是元若雪自己要杀人,借着银霜银月的死来陷害她。

而银霜银月胆子也不小,怎么可能被吓傻?这两姐妹,分明是在装傻躲避元若雪,防止被杀人灭口!

仔细想了想,元卿寒带着林嬷嬷去了下人房。

银霜银月自从疯了之后,就被挪出了落雪院的厢房,被送到了偏远的下人房中。

刚进门,元卿寒就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

林嬷嬷赶紧捂住了鼻子,“王妃,她们两个真的疯了,这屋子里这么臭,咱们还是别进去了!”

看着地上污秽的排泄物,元卿寒眉头拧了起来。

“林嬷嬷,你去院子外面等我,若是有人来了,告诉我一声。”

林嬷嬷很是担心,不肯离开:“王妃,她们都已经疯了,要是伤到您就不好了。”

元卿寒胸有成竹地抬起头:“你放心,她们不敢。”

林嬷嬷诧异地望着元卿寒,可见她脸上神色坚定,只好出去了。

林嬷嬷走了之后,元卿寒眼神犀利地扫向银霜银月。

“我知道你们没疯,可这样装疯卖傻也不是办法,元若雪为了对付我,一定会把你们除掉的。”

病床上正在吃手傻笑的银霜银月愣了一下,没搭理元卿寒,继续玩耍了起来。

“呵呵呵……”

“你拍一,我拍一……你拍二,我拍二……”

昔日可算漂亮的两姐妹如今蓬头垢面,神色憔悴,口水横流。

元卿寒冷嗤,屏住呼吸走进去,纤细有力的手指,紧握着一把手术刀。

她眼神锋利,“你们两个若是再不说话,就别怪我动手了。”

看见她手中那凌厉的锋刃,银霜银月害怕地蜷缩在角落里,警惕地望着她:“元卿寒,你要做什么?”

元卿寒冷哼,凤眸里满是轻蔑:“自然是交换了,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我保住你们两个的狗命!”

离开下人房之后,元卿寒带着林嬷嬷回了清寒院。

闻着身上沾染的难闻味道,元卿寒让林嬷嬷打了热水,脱掉衣裳跳进了浴桶里。

水温正好,她一身疲惫都被氤氲的热气蒸腾掉,身上每个毛孔都被打开,舒坦极了。


而这边,银霜银月的惊呼也惊动了府中侍卫。

脚步声越来越近,元若雪心中暗道不好,飞快地往外看了一眼。

然而,只一眼,她就看到了窗边一闪而过的黑色蟒纹身影。

“王爷……”

元若雪在心底惊呼一声,眼神飞快地转了转,扔下簪子,晕倒在地。

银霜银月如同惊弓之鸟,害怕地往后退。

萧承瑞望着地那白色的身影,脚步动了一下,又停了下来。

直至侍卫们赶到,把元若雪抬到了房间里,萧承瑞才姗姗来迟。

长孙迟也来了,正在给元若雪把脉。

看见萧承瑞, 元若雪眼底泪光闪现:“王爷,不知发生了何事,我醒来之后竟在银霜银月的房间里……”

长孙迟飞快地看了她一眼,起身恭敬地道:“王爷,侧妃似乎被人下了蛊毒,有梦魇之状,睡梦中会被控制心智,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来。”

“下蛊?”

萧承瑞脸色阴沉,眼神却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元卿寒的方向:“谁会给雪儿下蛊毒?蛊毒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她体内的?”

长孙迟叹了口气,说道:“王爷,擅长蛊毒之人必然精通医术,途径很多,可以通过水或者食物下毒……”

“竟如此阴毒!”

萧承瑞深吸了口气,眼底闪过狠色。

他就觉得,方才的元若雪和往日太过不同。

再回想到,最近元卿寒经常在厨房徘徊……八成是元卿寒趁人不备给元若雪下了蛊毒!

否则,她怎么能未卜先知,提醒他注意有人对银霜银月下手?

萧承瑞顿时怒了起来,眼底杀气沸腾。

“长孙大夫,你可有办法治疗蛊毒?”

长孙迟眼神转了转,“自然是有,不过,要用许多奇珍异草,开销必然不少。”

萧承瑞深吸了口气,大步往外走去:“你尽管去账房去拿银子,只要能治好雪儿,别的都不用管。”

说完之后,他杀气腾腾地朝着清寒院而去。

元卿寒还没睡下,见他脸色铁青地进来,下意识地角落地缩了缩,攥紧了手术刀!

这个男人若是再敢动她一下,她就一刀划破他的动脉!

萧承瑞脸色铁青,眼底恨意沸腾。

“元卿寒,你是不是给雪儿下了蛊?”

他攥紧了双拳,控制着打人的冲动。

“蛊?”

元卿寒愣了瞬间,很快反应了过来,清冷的凤眸里满是讥诮:“元若雪说自己中了蛊?”

萧承瑞声音冰冷,眼神锐利的似乎要把元卿寒杀死:“不是雪儿说的,是长孙大夫说的!”

元卿寒眉头蹙起,思索了片刻道:“银霜银月死了吗?”

“她们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

萧承瑞讥讽地看着元卿寒,越看越觉得她丑陋无比:“元卿寒,亏得本王还试着相信你,你竟然用这等阴损手段来害雪儿!”

元卿寒眼底掀起冷笑:“元若雪杀人的时候被你看到了,所以才装作中了蛊毒,萧承瑞,长孙迟是元若雪的远房表舅,自然听她的。”

萧承瑞脸色阴沉,眼底满是怀疑。

元卿寒又道:“你若是不信,接下来可以继续观察,看长孙迟给买药治病的那些钱都去哪儿了。”

萧承瑞气极反笑:“元卿寒,你还想浪费本王的时间?”

“到底是浪费时间,还是别的,你看完之后自然会有决断。”

元卿寒眼神清冷,唇角扬起讥讽的笑:“对了,记住,别用你的侍卫悦山。”

萧承瑞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脸色难看至极地离开清寒院,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