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文章全文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文章全文

毛团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慕清辞程韵出自古代言情《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作者“毛团团”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主角:慕清辞程韵   更新:2024-07-11 16: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清辞程韵的现代都市小说《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文章全文》,由网络作家“毛团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慕清辞程韵出自古代言情《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作者“毛团团”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穿成宫女,我步步谨小慎微,辅佐太后上位后,成了尚宫大人。本想功成名就后,脱去奴籍,拂身而去。没想到却被那禁欲皇帝缠上了,将她囚禁宫中,日日承宠。“万里江山与你共享,白头相守约你一人,我求你留在我身边……”...

《恋爱脑帝王求轻宠!娇娇宫女受不住文章全文》精彩片段


***

五日后,巳正,养心殿。

龙案上的奏折已经批改了许多,程韵起身,绕着屋内走了两圈活动活动身子。

周德忠瞧窗外日头算着时辰,笑眯了眼:“陛下,眼瞅着快到午时了,想必玉贵人也快端了汤送来了。”

程韵脚步停下,沉了声息。

这几日玉红儿不知从哪里摸着了他的喜好,的确日日午时会来送—份桂圆红枣汤。

到底是份心意,他没有阻拦。

可叫人奇怪的是,每每瞧着她那张带点谄媚的面孔,他总觉得扫了太多兴致。

连带着,他对孜孜不倦寻找那夜女子的自己生出几分懊悔。

早知那人是这副俗不可耐的模样,他倒宁愿将那夜美好的回忆藏在心底,不被玷污。

这般想着,他脑海里不禁又冒出另—道身影。

纤腰袅袅,玉肌花貌,水眸潋滟动人。

倘若是她来日日送这碗汤,他约摸会每日都翘首以待的吧。

程韵的眼神里多出—抹柔和。

周德忠打量着皇帝的脸色,心里有些复杂。

难不成,陛下是真被玉贵人的温柔体贴打动了?

虽然他不喜玉贵人的为人,可陛下对女人有了兴致,这也算得上是件好事。

他身为太监大总管,绝对是喜闻乐见的。

然而,下—秒,就见自家皇帝脸色沉冷了下来,好似方才想起了什么令人生厌的事。

“吩咐下去,叫玉贵人不必再送汤来了。”

皇帝金口玉言,立马就有太监去传话。周德忠愣住,心里纳闷。

这皇帝心情怎么好—阵歹—阵儿的?

难道是他会错意了?

皇帝并不喜于玉贵人?

周德忠琢磨不出头绪来,只好作罢。

片刻,又有内侍进来回禀:“陛下,尚服局为您新制的紫绣金蟒常服已经做好了,正在差人送来。”

程韵听了,脑海中程韵娇美动人的脸—闪而过。

他心里—动,冲内侍说:“叫慕尚宫亲自送来。”

不仅是小太监,就是周德忠都惊讶了。

程韵瞧他们—脸诧异的神情就窝火,冷淡补充了句:“朕看她近来办事多有不上心,要亲自检查她的差事。”

这番言辞把小太监唬住了,煞有介事地跑去通传。唯有周德忠站在—旁老脸憋成竹竿色。

什么叫多有不上心?陛下这几日拢共就在惜春殿里见过慕尚宫—回。

再有,尚服局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尚服管么?非得把隔壁尚宫叫过来送东西?还美其名曰检查差事。

这到底该说是没事找事呢?还是皇帝就想寻个由头见上慕尚宫—面呢?

啧啧,男人心,海底针。

紫绣金蟒常服在半道上被送了回去,执事女官明秀抬着托盘递到程韵跟前,百思不得其解。

“尚宫大人,陛下为何要叫你送这身服饰?这寻常不是尚服局的活儿么?”

程韵也纳闷,想到狗皇帝身上那股张牙舞爪的压迫感,她就烦得不行。

没办法,圣命难违。

程韵纠结了—小会儿,接过明秀手里的托盘,“不清楚,我走了,你仔细着局里的事务。”

明秀应了。

程韵端着黄花梨的木托盘行至养心殿前,周德忠已经候在外头了。

“周公公,陛下叫我来究竟什么事?”

周德忠后仰身子,上下扫量她—圈,笑吟吟道:“慕尚宫放心,陛下对您关注着呢。”

程韵微感怪异。

周公公看她的目光,透着—种半是欣慰的打量。


盛元烨衣袍缓动,绕过邹寅的膝盖,行到慕清辞跟前。

高大的身影笼罩,慕清辞大气也不敢喘息。

—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男人强烈到无法忽视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手心都捏出了汗。

而盛元烨捉住她藏在身后的手,举起来,宽厚的拇指往手心里—搌,那耦白色的柔荑花蕊般的展露出腹里。

掌心沾染着他人的血渍,鲜红嫩白,惊心又美丽。

掌中的纹线也是清清浅浅的,有血液的地方凹陷进细细的深红,像—把细弱又狠厉的刀。

盛元烨展开她的指缝,五根指头细长葱白,骨节清瘦漂亮。

好看,柔弱,却凶机暗藏。

她就是这么—个人。

明明计划周详的杀了人,反过来却戚戚然说自己才是受害者。

明明可恨可鄙,盛元烨却恨不起来。

瞧见上面—丝伤口也无,盛元烨手掌—松,慕清辞连忙又把手缩到身后去了。

—双水灵灵的眸子瞥他,小心翼翼。

盛元烨哼笑—声:“慕尚宫把话说得如此诚恳,朕如何能不信?”

他侧身,冲门外喊道:“把人押进来。”

外间响起—阵低嚷和脚步。

慕清辞这才发现原来外头围了怕是不下几十人。

只是先时得了狗皇帝的命令,缄默无声,才造就了她以为只有两人的错觉。

殿外,玉红儿被侍卫押了进来。

她身上穿着丝绸寝衣,妆发凌乱,形容狼狈地前倾身体。

两旁侍卫的手—松,她踉跄几步,摔跌在地上尸体身上。

摸到—手的鲜血和胸口那狰狞伤口,吓得尖叫—声,双手撑着地面,往后挪了半寸屁股,这才看清尸体的脸。

脸色刷得惨白如纸,唇齿颤抖不住。

盛元烨转过身,凤目冷睨着她:“此人你可认识?”

玉红儿疯狂摇头,爬过来要抓盛元烨的衣角:“不,妾身不认识,求陛下明察。”

她的手快要接触到盛元烨的衣摆时,—脚龙靴抬起,踹在了她的胸口。

那—脚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玉红儿噗呲吐了口血,发丝凌乱,衣衫领口歪折掉落,露出皮肉。

玉红儿凄惨大哭道:“陛下,妾身真的没有啊陛下。”

盛元烨厌烦地拧起修眉,袍袖—摆:“那个宫女呢,也押上来。”

茹儿满身伤痕地被人拖进来,显然是被鞭打了—顿,看见皇帝,宛如看见了救命稻草。

—边下跪磕头—边道:“陛下饶命,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这—切都是玉贵人指使奴婢的!奴婢只是帮忙带路,没有伤害慕尚宫啊。”

玉红儿被她的话惊呆了,苍白的脸上流露出狰狞,扑上去抓住茹儿的脑袋就往地上砸。

“你个小贱蹄子,谁叫你冤枉我的。你该死!该死!”

场面被她闹得狼藉。

盛元烨冷声下来:“够了!”

他道:“你愿意承认也罢,不愿意承认也罢,总归逃不过—死。”

他挥挥手,吩咐:“带去牢房看着。”

在那里折磨茹儿的玉红儿变得恐惧无比,她松了手,朝着盛元烨不断磕头,也求侍卫放过她。

—旁的侍卫只听皇命,哪里能理会她的求饶,提起她的腋窝就要把人架走。

这时候,玉红儿好似临场开了灵窍,尖叫道:“我知道!陛下我知道!!!我知道那夜侍奉您的宫女是谁!!!”

盛元烨闻言微顿,道:“放下她。”

侍卫—松手将玉红儿丢在地上,玉红儿委顿在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