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天上那条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宋终最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一直做着一个同一个梦,梦中不断地有一个女人给自己烧钱,难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主角:宋终关彩   更新:2024-05-13 09: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终关彩的其他类型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由网络作家“天上那条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宋终最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一直做着一个同一个梦,梦中不断地有一个女人给自己烧钱,难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精彩片段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小说介绍

主角叫宋终关彩的小说叫做《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本小说的作者是天上那条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黑肤男子举着手,咧着嘴呆愣愣地“看”着摔黏在地上的两颗眼球。突然发狂一般地冲向关彩!“止步!”关彩喝止男子的同时,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砰!砰!”“噗嗤,噗嗤。”两声短促连续的枪声响起,紧接着是两声...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第5章 关彩火锅活诡竟是条狗 免费试读

黑肤男子举着手,咧着嘴呆愣愣地“看”着摔黏在地上的两颗眼球。

突然发狂一般地冲向关彩!

“止步!”

关彩喝止男子的同时,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

“砰!砰!”

“噗嗤,噗嗤。”

两声短促连续的枪声响起,紧接着是两声如同打穿棉花的声音。

关彩和小李同时开枪,却惊恐地发现子弹像打在腐肉上一样。

轻易地穿透过去,却没能对男子的行动造成任何影响!

反而小李在晃神之间,被男子扼住脖子,以巨力高高举起!

眼前诡异的场面,已经超出了关彩的认知!

“小李!”

“砰!砰!砰!砰……咔擦。”

下一秒,她就缓过神来。

接连不断的扣动扳机,一直到手枪的弹夹彻底清空!

关彩企图用手枪阻止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但是失败了。

无论是脑袋,心脏,甚至**。

都不能对男人造成有效伤害!

男人没有在意枪击,反而卡住小李的脖子晃了晃。

成年男人的身体,在他手中就好像一个破布袋子一样!

接下来的场景,让关彩永生难忘!

男人突然伸出两只手指,径直**了小李的双眼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惨烈的叫声,两根手指在小李眼窝中不断搅动。

中指甚至从最深处,抠出了白色的膏腴!

看着两根手指上,被抠出的浆糊血肉。

男人的笑容渐渐消失,好像对小李很不满意。

“劣品?”

将已经失去生息的小李扔到一边,男人的“目光”又转向关彩。

虽然他的眼窝中空空如也,但是关彩知道,男人正在注视着她!

她的眼前一花。

一股巨大的抓力握住了她的脖子,身体轻盈滞空。

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关彩被男人掐住脖子按在了墙壁上。

后脑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瞬间眼冒金星。

要死了吗?

关彩不由得想到。

这次,好像没有宋哥来救自己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手指,关彩紧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她甚至已经感觉到,眼前一道疾风袭来!

“汪!”

“火锅快跑!”

“汪汪汪!”

听着耳旁的犬吠,紧闭双眼的关彩突然大叫道。

……

“火锅,咬他啊火锅!”

另一边,正做着梦的宋终嘴里不住地嘟囔着。

他做了一个噩梦。

梦到了一个喜欢偷窥别人的男人的一生。

男人生命的最后。

因为偷窥被发现,他的双眼被人生生挖出!

然后那张被挖去双眼的烂脸,在宋终的梦里不断的放大!

吓得他不住地呼喊自己的爱犬火锅!

咬他啊火锅!

“汪汪汪!”

突然。

关彩感觉传入耳朵的犬吠声,有一种奇妙的韵律。

在犬吠响起的同时,她突然感觉脖子上的力道一松。

不由自主地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却让她大吃一惊!

原本力大无比,枪打不死的男人。

竟然捂着耳朵,痛苦地窝成了一团。

而挡在关彩身前的,正是凶相毕露的黑犬火锅!

此时的火锅,浑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

浑身油亮的黑毛,变得干枯褶皱。

原本威风凛凛的黑犬,逐渐丧失了生气。

仔细观察,好像是一笔笔画出来的一条纸狗!

带给关彩的感觉,甚至比扣眼男人更加恐怖!

“汪汪……”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饶了我!”

随着火锅森寒的犬吠,男人痛苦地嘶嚎着。

在满地打滚中,逐渐化成了一滩黑色的污水!

关彩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做了一场梦。

自己,好像被火锅救了?

“关姐!关姐!”

在关彩愣神之间,她突然听到了其余警员的呼喊。

支援到了?

怎么这么慢?!

小李都已经死了!

关彩心中,不由得生起一股愤怒悲伤的感觉。

然而接下来焦急的声音,让她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

“关姐,可算找到你了。”

“你知道吗?我们找了十八楼找了半天。”

“最后才知道,这栋楼根本没有十八楼。”

“因为这栋楼靠湖有倒影,为了避讳十八层地狱,只建了十七层!”

看着眼前十来名焦急的警员,关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沉默半晌,最后也只是呆呆的问了一句。

“那这里是哪?”

“是……是地下室,关姐,是B102。”

……

“姓名。”

“关彩。”

“年龄。”

“二十八岁。”

“好的,关彩队长,请你详细描述一下案发当晚的具体情况。”

逼仄的讯问室里。

面对着两名不知来历的讯问人员,关彩一脸冷色。

她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内部调查,但是没想到是在讯问室中。

“我已经说了第四遍了,是火锅救了我。”

“您确定,在这个过程中您没有进行任何动作?”

“没有。”

两名讯问人员面色犹豫,交头接耳了几句。

隐隐能听到“有些奇怪”,“这次的活诡竟是条狗”之类的话语。

随即,两名讯问人员瞬间严肃起来。

“对不起关彩队长,刚刚的讯问是必要流程。”

“我们对您的付出,和李泽同志的牺牲表示歉意。”

“您一定很好奇,那个男人的来历吧。”

关彩沉默地点了点头。

昨晚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太过诡吊。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们是民间诡异调查局。”

“或者民调局这个称呼,您可能有所耳闻。”

关彩摇了摇头,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听说这个单位。

“简单来说,这个世界上有人类难以理解的诡异。”

“而民调局的职责,就是负责将这些诡异进行妥善处理。”

“处理?”

关彩咀嚼着这个词语,眼神中透露出莫名的神色。

“没错,每类诡异都有不同的处理方法。”

“您可以看一下这些文件。”

随后,一个文件夹被推到了关彩身前。

“是不是我看了这些,就要加入你们?”

听到关彩这句疑问,两名民调局成员对视了一眼。

然后严肃的说道。

“不,你现在已经加入我们了。”

“我们单位的征召,是强制性的。”

“不加入,即管控。”

“这就是‘妥善处理’的含义。”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第5章 关彩火锅活诡竟是条狗 试读结束。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小说介绍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是天上那条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终关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再三向银行柜员确认,蛇皮袋子里的钱都是真的。宋终感觉自己的被巨大的幸福感砸中!要知道这只是一部分,一个蛇皮袋子根本装不下家里的红票!自己的死活,已经被宋终短暂地抛在了脑后。只要生活不再贫穷,日子还在继...

《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第2章 宋终陈萍萍死掉的事实 免费试读

再三向银行柜员确认,蛇皮袋子里的钱都是真的。

宋终感觉自己的被巨大的幸福感砸中!

要知道这只是一部分,一个蛇皮袋子根本装不下家里的红票!

自己的死活,已经被宋终短暂地抛在了脑后。

只要生活不再贫穷,日子还在继续。

那死又能如何?

难道说,会有人放弃改变人生的机会?

一遍遍确认着自己银行账户上,整整齐齐的七百四十多万余额。

宋终在银行经理羡慕的眼神中,哼着小曲儿走出了银行。

豪车?买!

名表?买!

高奢衣饰?买!!

疯狂消费之后,一身整齐行头的宋终,淡然地坐在城市最高档的酒店里。

摆弄着盘子里带着血丝的牛排,看着红红的夕阳。

人生,突然索然无味。

果然,有钱人也是有烦恼。

短短一天时间,宋终就已经不知道自己明天该干点儿啥了。

是搞一搞海上盛宴的故事?

还是体验一下洗浴的风光?

一边想着,宋终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不是他不愿意住高档酒店。

只是自己的房间里,还有大捆大捆的钱。

他怎么可能放心,让那些小钱钱孤独地留在家里?

一路无话。

刚进家门,宋终就又检查了一遍家里的红票子。

确认无误后,一脸疲倦的他这才窝进了自己的小被子里。

而床下,则严严实实地压着一地的现金!

睡眼惺忪,躺在床上的宋终渐入梦乡。

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安逸的一觉。

然而下一秒,宋终就再次睁开了双眼。

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梦境。

仍然是那名清爽的女子,与上次不同的是。

这次她身旁,牵了一条毛色纯黑的黑熊犬。

“宋哥,这次我把你养的‘火锅’带来了。”

“它今年服役龄满,光荣退休了。我怕它寂寞,把它领养回家了。”

“你在下边应该也想它了吧,没关系。”

“我特地让扎纸师傅,按照火锅的模样扎了只纸犬。”

“当当当当!你看,很像吧。”

女孩从袋子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是一只栩栩如生,通体漆黑的纸犬。

和一直趴在女孩身旁的黑熊犬,竟然有几分神似。

“扎纸店老板说,如果提前给宠物扎好纸烧下去。”

“下次轮回之前,你们就还有见上一面的机会。”

“让火锅在下边多陪陪你吧。”

女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熟练地将纸犬推进了火里。

身旁的黑犬“火锅”,吐着黑色舌头,懒洋洋地趴着。

“还有一个好消息,我现在已经是稽查司的最年轻的队长了。”

“怎么样,厉害吧!比当初你成为队长的时候还要早。”

“我有时候都在想,如果那次任务没有救我,你会不会就不用死……”

女孩的神情突然落寞了起来,絮叨的话语也低不可闻。

“……下次再来看你吧宋哥,队里通知又要出任务了。”

一直到女孩身前的火焰熄灭,梦境也戛然而止。

又是熟悉的模糊感,宋终眼前的墓碑霎时间变成了天花板。

呈大字躺在床上的宋终,眼神迷茫了一下。

我养过狗?

我怎么不知道?

按那女孩的说法,我生前还是队长?!

宋终叹了一口气,他终于知道自己为啥死后这么穷了。

出任务殉职的队长,听起来就是那种不懂变通的“傻蛋”。

而自己生前,很可能就是那种人。

突然他感到伸出床外的手,被一团湿软包裹。

扭头看去,和梦境中一模一样的大黑狗正舔舐着自己的手掌。

看到黑狗的同时,宋终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亲切的感觉。

伸手撸着狗头,感受着黑狗亲昵的撒欢。

他陷入了沉思。

关于现在的处境,他有很多猜测。

他必须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首先,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每次梦到那女孩给自己上坟烧纸。

都会有相应的东西,甚至生命具现在自己房间里。

其次。

自己生前和女孩一样,应该都是稽查司的一员,衔职队长起步。

眼前的这条黑狗,应该就是当时自己养的警犬。

而这两点可以互相印证,只要第一点成立,第二点就必然成立。

反之亦然。

宋终已经想到一个办法,验证自己的猜测。

“火锅,坐。”

一声令下,宋终眼前的大黑狗瞬间停止了亲昵举动。

凛然蹲在了他的床前。

“卧!”

“进!”

……

随着一声声指令,火锅都迅速的完成了对应动作。

宋终也完全接受了,自己已经死掉的事实。

回忆着自己短暂的一生,他有些迷茫。

幼年的经历已经难以记起,只记得自己从孤儿院考上大学之后。

就日复一日的开始为生活奔波,连朋友都没有一个。

即便如此,他仍然生活在贫苦之中。

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淡淡的悲伤,随即被洒脱的笑容取代。

“算了,死就死了吧。”

“做个有钱的鬼老板也挺好。”

想到这,他也释然了。

“饿了吧火锅,带你恰饭去。”

牵着大黑狗,宋终大喇喇地走出了家门。

而悲伤的心思,也都被他抛之脑后。

但刚一出门,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小宋啊,出门?”

抬头一看,一张娇媚的面孔正笑盈盈看着他。

原来是隔壁邻居的陈萍萍。

“是啊陈姐,刚养了条狗,出门溜溜它。”

“哎呀养什么狗嘛,年纪轻轻的,在家养个女人多好。”

眼前花枝招展的女人,捂着嘴轻笑道。

宋终刚想笑着回答她的调侃,却不由得嘴角一僵。

歪出一个似哭非笑的表情。

他刚刚对上陈萍萍双眼的刹那,就看到一副铺满血色的画面!

那是一间敞亮的房间,被紧紧绑着的陈萍萍惊恐地呜咽着。

下一秒,一把刀子就直直扎在了她的右眼眶里。

生生将她开膛破肚!

画面到此,就戛然而止。

宋终眼前的场景,又回到了门外的走廊。

还有笑意盈盈的陈萍萍。

不知道是不是阴天的缘故,宋终突然感觉走廊里阴沉无光。

“怎么了小宋?”

陈萍萍歪着头,脸上厚厚的粉底好像掩盖着什么。

“没……没事。陈姐我先走了,电梯来了。”

宋终慌乱之下,口不择言。

刚刚眼中的场景对他冲击太大了。

他现在都能回想起,陈萍萍白花花身体上,被快刀破开的那道口子。

像是在血肉之上,生生拉开了一道拉链一样!

“别啊,等等我小宋。”

“我也穿好鞋了……”

一阵凉气突然滑过走廊。

满脸僵白粉底的女人,死死盯着宋终。

精神紧张间,宋终甚至看到陈萍萍的左眼,不自然地动了一下。

而右眼却毫无灵动,死气沉沉!

“走啊小宋,电梯到了。”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 第2章 宋终陈萍萍死掉的事实 试读结束。



另一边,诡异世界天地银行。


宋终正坐在会议室里,听着白荣对莲花集团产业接收的情况。

根据白荣的调研,现在莲花集团旗下的产业因为诡异入侵,损失了大量员工。

整体的企业运转遭受了极大的破坏,甚至部分产业已经开始停业招工。

听着报告的宋终捏着眉心,他没想到收购之后,还有这么一堆麻烦事儿。

突然,他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摆手示意白荣停止汇报。

宋终对这种熟悉的困意非常敏感,这就是关彩沟通他的前兆。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挠了挠头发。

金主爸爸怎么最近不闲着啊!

怎么走哪哪出事?

难不成关彩是柯南体质?!

在宋终的眼睛闭合之间,他看到了关彩对他的召唤。

在得知关彩目前所处的困境之后,宋终眼神瞬间冰冷起来。

关彩所陷入诡异灵境的情况,让他的杀意不由自主地被激发出来!

一旁的白荣见状僵硬的站在原地,心里不断的大骂。

又特么是哪个不长眼的把老板惹怒了?!

好好活着不好吗?

你惹他,是你家祖坟很多吗?!

“老老老板,因为啥动这么大的气啊?”

白荣一步一挪,小心翼翼问着宋终。

面对白荣的问题,宋终一挥手示意他下去。

然后他收敛起杀意,皱着眉头思索着怎么才能降临现实。

降神符还没重新炼好,这一时半会儿也不能降临现实世界。

但是宋终现在内心升腾的杀意,绝不允许那座诡异灵境被随便的破解。

必须是暴虐的杀!

只有亲手干碎那些杂种,用手指像搅拌白粥一样摆弄他们的头颅!

宋终心头这一股恶气,才能削减那么一丝!

不然,宋终会始终觉得自己念头不通达!

沉吟了半晌,宋终看着在一旁啃着骨头的火锅,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火锅经过《天狗吞日》的祭养,火锅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已经类似于宋终的法器。

他完全可以通过天师府中的一些法诀,把自己的一部分力量,短暂的转移到火锅的身上,然后带着王伥去救关彩他们!

虽然不如自己真正降临,所发挥的力量大,但对付那座诡异灵境应该也足够了。

心里有了计较,宋终掏出入梦符,默念口诀,开始反向沟通关彩。

“关彩,能听到吧。”

“我现在暂时无法降临,但是我有别的办法。”

“火锅现在在医院的外围对不对?”

“你在停尸间里不要动,我让火锅帮你们。”

“千万不要动,在原地等着!”

另一边。

关彩接收到宋终的反馈后,脸上浮现出喜色,对着一旁着急不已的陈锦摇了摇头。

“宋哥暂时无法降临……”

“但是,说他有办法打破这座灵境。”

听到前半句,陈锦有些失望,但是后半句,让他精神一振。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还是宋老板牛波一,他准备怎么办啊?”


陈锦立刻竖起了大拇指。

别人都是上面有人好办事,而他们是下面有人好办事!

就连张云安,也期待的看着关彩,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办法。

“宋哥说,火锅可以帮我们。”

关彩说道,让陈锦与张云安原本脸上的期待,瞬间僵住了。

“火锅?”

张云安和陈锦齐齐发出疑问的声音,脸上充满了质疑的神色。

火锅虽然是活诡,但是它的实力也不过是执念级。

而这医院里,随随便便一只诡异都是执念级的存在,就算十只火锅也没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

“小关,宋老板就没说点儿别的?”

“有,他让我们在这里等着。”

“啊……”

一时间,陈锦与张云安心情十分复杂。

火锅?

让一条狗来帮他们解决问题?

陈锦和张云安十分怀疑,甚至总感觉这是在说他们两个连狗都不如。

但是目前也只能这样干等着,张云安伤重,关彩实力不强。

仅仅凭着陈锦一个凶级的活诡,根本没有办法逃离这座医院,更不要说解决这里的问题了!

……

诡异世界。

“火锅,过来。”

坐在老板椅上的宋终,冲着一旁看着“动物世界”的火锅招了招手。

“汪呜。”

一把抱住跳进怀里的火锅,宋终用手撸着它的毛发。

“这段时间喂了你不少的怨气,也该你发挥发挥作用了。”

“关彩那边遇到危险了,我也不能降临现实,所以接下来要靠你了。”

“待会儿你要带着我的一部分力量,附身到你现实的肉身上去。”

“可能会有点痛,爸爸的力量很大,你忍一下。”

“汪?”

火锅听到宋终的虎狼之词,打了一个激灵。

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在火锅幽怨的眼神中,捋着它毛发的宋终,突然单手掐了一个法诀。

随后一伸中指,点在火锅的额头上。

随着阵阵玄奥的气息翻腾,宋终身上四尊恶神齐齐睁开了眼睛,分出了四缕带着伟岸气息的力量,掖进了黑犬火锅的体内!

“记住火锅,把那些倭狗都带回来。”

“我要亲手炮制他们!”

宋终语气森然的嘱咐道。

……

临江市第二医院的门口。

王伥和火锅,不断攻击着诡异灵境,想要冲进去,却无济于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火锅,突然身上怨气暴涨,口中发出一道充满难以言喻气息的低吼。

“汪呜!”

犬吠一声,吸引了王伥的注意力。

“嗯?”

王伥疑惑的看着火锅,隐隐觉得它变化有点大。

火锅却没给王伥思索的时间,咬了咬王伥的裤腿,示意他跟上。

王伥被火锅拽着,走到了临江医院的大门口。

黑夜下的临江医院,仍然被浓厚的怨气屏障覆盖着。

散发着凶恶怨气的医院,好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没想到火锅看到眼前的医院,突然歪了歪狗头,一双灵动的犬目之中,跳动着杀意!

“吼!”

在王伥惊诧的眼神中,火锅再次发出一声吼叫。

然后一道睥睨天地的气息,从火锅的身体里迸发出来!

一声犬吠之后,医院外围的怨气屏障摇摇欲坠!

原本凝实的怨气开始涣散,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咔嚓,喀嚓。”

随着一阵阵碎裂的声音,原本阻挡着王伥进入医院的怨气炸裂开来!

在怨气崩塌之间,王伥呆呆的看着吐着舌头的黑犬火锅。

这……真的是老板身边那条狗?!

之前不是实力很弱吗,怎么现在那么强?!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关彩也点了点头,十分担心张云安的安危。


至于王伥,如今整个医院都化作了诡异灵境,肯定他也感应到了,估计用不多久,就能够冲进来和他们会合。

二人感应着怨气波动,径直来到了走廊尽头,进入到了安全通道楼梯。

在闪着绿光的安全通道里,陈锦和关彩紧追着怨气不知道下了多少层。

两层?三层?

还是十八层?!

陈锦和关彩,已经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小小的住院楼,会有这么深的地下楼层。

在诡异灵境中,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越往下,气温就越寒冷。

直到刺骨的寒意,在陈锦的眉毛上结了一层寒霜,那股怨气才消散在最底层的一扇大门里。

关彩和陈锦,也在大门前停住了脚步。

看着漆黑中,闪着红光的灯牌上的三个字,二人禁不止打了个寒颤。

停尸间!

感受着里边散发的深邃古老的怨气,陈锦的脸色无比谨慎。

“王伥怎么还没有进来?”

“事不宜迟,咱们赶快进去。”

“希望外边的王伥,能快点发现异常进来支援。”

陈锦话音落下,就推开了停尸间的大门。

随着一声“吱呀”的推门声,一股彻骨的寒风就侵袭着二人的身体。

陈锦摸索着,在黑暗中打开了停尸间的灯。

“啪。”

随着突然明亮的灯光照射,陈锦眯了眯眼睛,看到了停尸间的内部布局。

大。

很大。

在宽阔明亮的停尸间里,两侧排满了铁制的冰柜。

而停尸间开阔的中间地带,则是一具具盖上了白布的尸体躺在铁桌上。

陈锦和关彩,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一张白布。

发现躺在铁桌上的尸体浑身青灰,瞪着大眼死不瞑目。

在尸体的身上,还残留着阵阵怨气。

一旁的陈锦看到这一幕后,凑上去仔细嗅了嗅。

“这不是单纯的尸体。”

“这具尸体里,蕴含了很多毒素,我怀疑他生前经过了某种人体实验。”

人体实验?毒素?

二人有些不解,然后又一连掀开了好几张白布,都是这个样子。

突然,陈锦把目光放在了两侧的冰柜上。

陈锦用力拉开了一个冰柜,惊讶的发现冰柜里的尸体,也是一模一样的死法,只是脸色更加青黑。

突然,关彩好像发现了什么,有些慌乱的拽了拽陈锦的衣服。

“陈叔……你看……那个冰柜中的,是不是云安道长?!”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临江医院门口,黑色轿车上。


抽着烟的王伥,悠闲地抱着火锅等待二人的出来。

突然。

从临江医院中传来的一道怨气,让他瞬僵硬的脸上突然皱起了眉毛。

诡异?

老板娘有危险!

一把推开车门,王伥一人一狗就要冲向临江医院!

却没想到刚要靠近医院的大门,升腾起的怨气,就把整个临江医院笼罩其中,形成了一座诡异灵境!

“怎么会出现那么浓烈的怨气?模因级别的诡异?”

这座诡异灵境,让想要闯进医院的王伥与火锅阻拦在外,就算是王伥催动自身力量,都无法进去。

感受着其中波动的一道道气息,让王伥面色无比凝重。

在他的感应中,存在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绝对达到了模因级别,并且还有无数道其余气息。

这些气息混杂在一起,如同汪洋一般。

……

停尸间。

关彩和陈锦,并不知道医院外边发生的事。

他们俩正面容悲切的,看着眼前张云安的尸体。

此刻的张云安躺在冰柜之中,面如铁锅黑,人如坚冰凉。

两颗眼珠子瞪的滚圆,紧抿着双唇,全无生前的出尘风采。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先走了。”

“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看着张云安的惨状,还是陈锦最先接受了现实。嘴里一边感慨着,一边伸手就要帮张云安合上双眼。

但是当他的双手触碰到张云安双眼的时候,突然轻“咦”了一声。

好像在张云安体内,除了怨气和毒素,还有一股裹着薄弱的生机在流动。

也就是陈锦,僵尸之体,对活人生机无比的敏感,才能感受到张云安体内的能量。

“小关,别难过了,张云安好像还有救。”

陈锦眨了眨眼,对着关彩说了一句。

也不继续解释,在关彩惊诧的目光中,急忙将自己的僵尸指甲刺进了张云安体内。

森然尸气驱散了毒素和怨气,戳破了张云安体内的那一层生机的薄膜。

随着薄膜被戳破,那股精纯的生机被牵引出来,张云安竟然幽幽醒转!

“咳……咳咳,你们怎么才来?”

一醒来,看到眼前的关彩与陈锦,张云安就虚弱无比的问道。

他的面色仍然青黑,说话间还不停的咳嗽。

“张云安,这里是咋回事儿啊?”

“咳咳……还不明显吗?这座医院存在了诡异,而且数量还不少。”

张云安大口喘着粗气,回答道。

“我知道啊,那原来的那些病人呢?”

陈锦焦急的问着,因为在看到张云安的惨状时,他心里就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你现在看到的尸体,都是原本住院部的病人。”

良久,张云安才缓缓开口道。

时间回转到昨天晚上。

在病床上打着吊水的张云安,突然发现今天的药水有些不一样。

还没等他反应,就晕晕乎乎迷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时,是被一阵惨叫声吵醒。

刚一醒来,他就被空气里弥漫的令人作呕的气息,熏到头晕眼花。

那是一种混合的臭气,让你头皮发麻难以想象的混合。

是尿骚味,脓水味,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其他恶臭包括尸臭等等杂糅在了一起。

他下意识想起身观察情况,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他的四肢包括头颅,都被紧紧绑在了一张铁床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张云安下意识用余光斜瞥周围,观察惨叫的来源。

没想到,却看到了一幕幕让自己目眦欲裂的景象!

不止他一个人被限制了身体!

在他周围,有许许多多和他一样穿着病号服的病人,被固定在铁床上!

同时,有一批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模样诡异,在不断的朝着病人挨个注射一针针不明液体。

身旁,还有几名医生在不断的记录着什么数据一样。

随着液体的注入,病人好像中了剧毒一样,脸色迅速发青发黑,然后就断绝了生机!

就连其中一个幼童,都没能免遭毒手!

反而幼童的挣扎,让那些医生诡异“嗬嗬”笑出了声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张云安忍着愤怒,仔细倾听着。

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想尽办法获取情报。

不仅是因为被束缚。

还因为现在他的身体虚弱,尤其是那袋子诡异的药水,几乎让他这段时间的修养功亏一篑!

模糊间,他听清楚了医生诡异口中所念叨的单词。

“马路大”,“马路大”。

这是咒语?

还是有着其他的含义?!

还没等他仔细想出来怎么脱离困境的时候,他的身前已经站住了一名医生诡异。

张云安顿时明白——轮到自己了。

他双眼中流露着凛然的杀意,好像要把眼前的恶魔千刀万剐。

医生诡异似乎很享受这种目光,一脸变态的满足神色。

从一旁的医用托盘上拿起一个针筒,就要给张云安注射药剂!

张云安眼睁睁看着针筒药液注射进自己的身体,无奈下只能暗暗运起了从小修行的童子功——熊眠功。

这是古时候,天师府道士走江湖必修的假死功法。

作用就是把自己浑身的生机都凝结成一处,同时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关键部位,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假死躲灾。

在熊眠功发作之后,张云安就昏沉的睡去。

直到陈锦将他唤醒。

随着张云安的讲述完毕,关彩陈锦二人不由得咬牙切齿。

究竟是什么样的恶魔,才会对病人与小孩子下手!

尤其是陈锦,随着张云安的讲述,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化作了僵尸模样!

身穿古旧军装的僵尸陈锦,双眼爆射着惊人的杀意。

浑身上下浓郁的怨气,竟然是直接踏入了之前从未踏入的凶级!

他的嘴里,不断低声嘶吼着一个词——

“杀倭!杀倭!!”

小说《诡异:女友烧钱,法力无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意味着关彩只能靠自己,在诡异灵境之中寻找回到现实的方法。

但是迷失在诡异灵境中的人,能够回到现实的成功率极低。

密室之中,众人沉默对视着,气氛十分压抑。

他们脑海中不约而同冒出了同一个念头——关彩,回不来了。

与此同时,迷失在诡异灵境之中的关彩,也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女人被凌虐的惨状,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视觉。

哪怕闭上眼睛,女人的哀嚎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也会狠狠钻进她的耳朵里!

那凄惨血腥的场景,好像生生印在她的脑海中一样!

与此同时,整个诡异灵境的怨气,开始慢慢污染关彩的身体。

“不行,要想办法……”

“不然真的回不去了,不然就再也看不到宋哥了……”

关彩蜷缩成一团,凭借着意志力抵御着怨气的侵袭。

但是诡异灵境的怨气碾压,不是她能轻易抗住的。

尤其是,在她不断对受虐女人产生共情的情况下!

关彩逐渐感觉,自己慢慢开始守不住心神!

她好像能听到女人蛊惑人心的低语,在她耳边缓缓响起。

“帮帮我……”

“替我承受一会儿……我好累……”

低语声越来越大,直到关彩无法忽略这个声音!

意识模糊之间,她突然想到上次和宋终分别时,提到的那个小实验。

“画白圈烧纸……”

关彩好像抓到一丝灵感。

如果说这种情况下,还有谁能够帮她。

那她只能想到宋终!

双手颤抖着掏出了打火机和口袋中的纸钱,关彩此刻被怨气不断侵蚀,意识有些模糊。

艰难地在地上画了一个小圈,点燃了被自己小心翼翼藏在口袋里的几张纸钱。

在宋终说完这件事后,她就在身上专门准备了火机和纸钱,本来想着处理好这件事就尝试尝试,是否真的行得通。

却没有想到,现在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嚓~”

闪烁着的火光,迅速将纸钱燃烧殆尽。

袅袅青烟之中,关彩用最后一丝清明低语了一声。

“宋哥……救我。”

然后,整个人朝着那个女人缓缓走去,眼中已经失去了神智,下意识的想要替代女人承受一切。

……

诡异世界。

“卧槽?怎么回事?!”

“金主有危险?”

正在家里研究着天师府符箓的宋终,打个呵欠,感觉困意不断上涌,让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

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在黑白世界中昏迷的关彩。

宋终只来得及看到关彩昏迷不醒,就被送回了诡异世界,身边多出了几张纸钱。

关彩烧的纸太少,导致他也只能看个大概,但他知道,关彩处境十分不好,遇到了危险。

“不行,必须想办法救下关彩!”

宋终醒来,眸子中闪烁着道道寒光。

绝对不能让关彩出事!

必须想办法,把关彩救出来!

这边。

他低头看向手中的天师府符箓,眼睛蓦然一亮。

他这几天一有时间,就研究天师府符箓的传承。

而他现在手上的符箓,就是一道“降神符”!

功能很简单,就是使用之后,能够让自己的意识降临到别人身边。

这种符箓,有些像请神上身,但这种却是主动性的,并且‘神’是自己。

虽然这张符箓刚刚制作好没多久,还没有来得及尝试,但宋终已经来不及了。

再拖延下去,关彩那边就难以想象了。

“天地有路,借我前行!”

宋终抓过来刚刚关彩烧过来的纸钱,上面还残留着关彩的一些气息,正好以此为媒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