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惊!小作精在极限综艺靠作死爆红

惊!小作精在极限综艺靠作死爆红

季钰笙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时轩何曾被人这样当着面下脸子。可这个人,偏偏是曾对他痴心一片,恨不能以身相许的盛鸢。“盛鸢小姐,请你不要太过分了。”病房......

主角:   更新:2022-09-10 07: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惊!小作精在极限综艺靠作死爆红》,由网络作家“季钰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轩何曾被人这样当着面下脸子。可这个人,偏偏是曾对他痴心一片,恨不能以身相许的盛鸢。“盛鸢小姐,请你不要太过分了。”病房......

《惊!小作精在极限综艺靠作死爆红》精彩片段

时轩何曾被人这样当着面下脸子。

可这个人,偏偏是曾对他痴心一片,恨不能以身相许的盛鸢。

“盛鸢小姐,请你不要太过分了。”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一个长卷发身穿香奈儿套装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长相算得上是大气妩媚的类型,脖子上的大牌项链和名牌包给她气质上添了不少分,此时她面容上浮现着一层怒气。

盛鸢看过去,脑海里自动蹦出个人信息。

这个女人是顾韵——

时轩的未婚妻。

顾韵趴在门口偷听了半天,她知道这个盛家千金一向觊觎自己的未婚夫,她生怕这个小妖精又耍什么花招勾引时轩。

毕竟她昨天干的好事自己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但是好像,也算不了。

盛鸢是盛氏前呼后拥的小公主,而她没有任何背景,不过是走了大运,机缘巧合才攀上时家大少爷的。

当她听到这个小妖精终于答应不再纠缠时轩,她松了一口气过后立马又想,不会是盛鸢换了另外一种手段来吸引时轩的注意力吧。

那她肯定不会让盛鸢得逞的,当机立断闯了进来。

顾韵忿忿不平:“盛鸢小姐,你试图毁了我和轩的订婚,我们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但是他今天是好心来看你的,结果没有想到好心当做驴肝肺,难道你是失忆了吗?忘记之前是怎么纠缠他的吗。”

“你一次一次装身体不适博取他的同情,轩心地善良,把你当妹妹一样对待,容忍你,已经很仁至义尽了,你还想要他怎么做?”

顾韵字字句句不卑不亢,宛若一个真心为自己心爱之人着想的贴心女人,宽容且大度。

她紧紧牵住了时轩的手,时轩回过头,两人对视一眼,时轩给出一个安慰的眼神。

盛鸢看都懒得看,嗤笑出了声。

“顾小姐说出来的话真是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呢,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了。”盛鸢说完还真就啪啪鼓起了手掌。

“耳朵用不到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刚刚在门外偷听半天,难道没有听清楚我讲的话?”

顾韵表情一变:“我,我可没有偷听!是轩为了让我安心带我一起来这里的,我只是在门口等他。”

说着她理直气壮了许多,讽刺道:“毕竟,盛鸢小姐可是有前车之鉴摆这里的,就怕你又做出什么让轩为难的事情。”

“你不要脸面,我们还要。”

“哦?是吗?”

盛鸢歪了歪头,看着顾韵:“那不如,我们调下监控,看下刚刚病房外面是不是有一个趴得像四脚乌龟的女人在偷听呢?”

盛鸢说完看向盛母:“对了妈妈,我们盛氏在医院也是有股份的吧,那查个监控,应该还挺快的吧。”

顾韵的话太过刺耳,针对的口吻又阴阳怪气,盛母本来就有些不悦了:“当然。”

顾韵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你——”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轩他不会理你的。”

“闭嘴吧你!”

作为看过书的上帝视角,盛鸢知道这个顾韵是个什么角色,趋炎附势,爱攀交权贵,成为时轩未婚妻后她可没少对时砚的身世冷嘲热讽过。

盛鸢对她客气不了:“你以为我很有空在这里跟你打太极吗?”

“我说了,不会再喜欢时轩就是不会喜欢了。”

“怎么,难道说你非要看到我继续缠着他你就痛快了?”

少女整个人明艳又生动,微勾着唇:“要不,改明儿我跟时伯父说一声,就说我这辈子非时轩不可了,一定要嫁给他,条件是我们盛家以后所有的合作永远优先选择时氏。”

“你说,时伯父会不会同意呢?”

盛鸢扬起瓷白的脖颈,悠悠的说道。

不知怎的,她忽然感觉到一丝冷意,带着淡淡的讽意,从沙发那边蔓延过来。

盛鸢忍住,没看过去,对着顾韵,殷红的唇勾起一个冷笑。

顾韵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度。

她完全不确定盛鸢是不是在吓唬她,但是她很确定的是,盛氏,完全有这个实力……

时轩感觉到顾韵的手在发抖,他皱着眉看向盛鸢:“你又在胡说些什么,难道你刚刚——”

“既然知道了我这是在胡说八道那你们还在这干嘛?”

“我有这么好的未婚夫,怎么可能嫁给别人?我看上去像是脑子有泡的样子吗?”

盛鸢与有荣焉似的,尤其是说到有这么好的未婚夫时,目光清凌凌的看向沙发上的少年。

冷清的少年与她对视一眼,漆黑的瞳孔停滞一瞬,情绪却没有一丝起伏。

“轩……既然盛小姐不欢迎,我们走吧。”顾韵不敢再对视,她已经没有了方才进来那样的高姿态了。

她有些怕了,怕失去时轩这个富家公子未婚夫,怕自己的豪门梦破碎。

她要赶紧带着时轩离开这里。

时轩却有些愣在原地,感觉心口有一股奇怪的情绪蔓延。

“轩。”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顾韵焦急的扯了扯他的手。

在顾韵第三次呼喊声中,时轩才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此时她紧紧的依靠住自己,一副惶恐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啊,顾韵是他的未婚妻。

在射击场遇见她,她一箭十环的飒爽背影令他一见倾心。

他追到门口,看到了摘下遮阳帽的那个人。

是顾韵。

而后他正式对她展开追求,她很快答应。

不久后,他宣布了他们的婚约。

她拿箭的身影,那么的利落,果断。

漂亮得如同一只张扬肆意的蝴蝶,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每每想起来都让他心动不已。

可现在却因为盛鸢,让她害怕了。

所以,时轩,你怎么舍得让她伤心呢?

时轩迅速反思了一下自己,深邃的五官终于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们走吧。”

时轩揽着顾韵的肩膀离开,不知怎么的,在出门的时候他破天荒的回头深深看了盛鸢一眼。

那个往日望着他满眼星星的少女却没有再看他,而是看向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时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