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推荐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

全本小说推荐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

熔海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熔海”大大的完结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穿越重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杨凡陈经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国内外,甚至有人把卖血当成谋生的手段。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卖血的人越来越少,其价格自然也就越来越高了。跟医院签了协议后,杨凡分三次从体内共抽出1000CC鲜血,换来了二十张百元蓝钞。尽管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极度发虚,脑袋发晕,眼前金星乱闪,但杨凡还是强装成没事人似的。拿着用1000CC鲜血换来的2000块钱,杨凡......

主角:杨凡陈经纬   更新:2024-06-11 2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凡陈经纬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推荐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由网络作家“熔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熔海”大大的完结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穿越重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杨凡陈经纬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国内外,甚至有人把卖血当成谋生的手段。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卖血的人越来越少,其价格自然也就越来越高了。跟医院签了协议后,杨凡分三次从体内共抽出1000CC鲜血,换来了二十张百元蓝钞。尽管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极度发虚,脑袋发晕,眼前金星乱闪,但杨凡还是强装成没事人似的。拿着用1000CC鲜血换来的2000块钱,杨凡......

《全本小说推荐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精彩片段


到了前面拐角处,杨凡像是走不动了,就这么孤怜怜地蹲在马路边,掏出香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只要一想到之前在医院里陈经纬那高高在上的贱逼样,杨凡就觉得有条毒蛇在不停地噬蚀他的心脏。

无意中,杨凡看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公益广告牌上几个红色大字:义务献血光荣!

瞬间,杨凡心中有了决断。

将刚抽了一半的烟头往地面一扔,抬脚碾成粉碎,目光坚毅地挥手叫停一辆路过的摩的。

河西,江潭市中心医院。

杨凡根据医院指南平面图,很快找到血站所在位置。

卖血,属于西医兴起后的一个新生行业。

国内外,甚至有人把卖血当成谋生的手段。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卖血的人越来越少,其价格自然也就越来越高了。

跟医院签了协议后,杨凡分三次从体内共抽出1000CC鲜血,换来了二十张百元蓝钞。

尽管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极度发虚,脑袋发晕,眼前金星乱闪,但杨凡还是强装成没事人似的。

拿着用1000CC鲜血换来的2000块钱,杨凡虚弱地跟血站医护人员说了声谢谢,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手扶着墙壁,慢慢离去。

江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506病房。

站在门口,看着坐在病床边上,两眼发痴的林玥,陈经纬表面看起来依然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实际此刻心里已经阴霾重重。

这个脸上戴着氧气罩的小女孩尽管眼睛闭着昏迷不醒,可她的五官长相,跟小时候的林玥几乎是一模一样。

特么的!

这孩子肯定是林玥的!

不是说林玥当年生下来的那个孩子生下就死了吗?

这特么的究竟怎么回事?

林玥和杨凡的孩子,不但没死,而且已经四岁多了!

陈经纬此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腻味。

不动声色的,陈经纬缓步走出病房,走到外面走廊尽头,阴沉着脸从包里拿出大哥大,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唐阿姨,我是陈经纬。”

“是经纬啊,你好你好。”

“唐阿姨,我记得你跟我妈说过,林玥和杨凡四年前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早就死了,对吧?”

“对啊,经纬,你怎么今天突然问起这个?”

陈经纬把大哥大从右手换到左手,脸色阴得能刮出一层寒霜,冷笑着说道:

“半个小时前,林玥要我陪她去医院,你猜我在医院看到谁了?”

“你俩碰到谁了?”

“杨凡!杨凡的女儿病了,他没钱交医药费,你的女儿林玥,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给她送钱。对了,杨凡的女儿,长得跟林玥小时候一模一样。”

电话的那端,江潭市人事局办公室。

办公室主任唐慧茹,脸色忽变,失声说道:

“这怎么可能!”

“唐阿姨,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要骗我?”

唐慧茹迅速将电话听筒轻轻搁办公桌上,快步走到门口将门关上,然后急匆匆地回到办公桌后,重新拿起话筒,强装笑脸压低声音问道:

“经纬,你确定你没看错?那小女孩真是杨凡的女儿?”

“非常确定!”

“你和玥玥现在在哪?”

“江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506。”

“我马上过来!”

唐慧茹“啪”的一声将话筒重重放下,脸上原本和蔼可亲的笑容,瞬间变成阴森可怖。

“杨凡!你这个不守信诺的卑鄙小人!我饶不了你!”

唐慧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着,转身从衣帽架上取下一个手提袋,心急火燎地走出办公室。

江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走廊。

跟唐慧茹通话结束,陈经纬面沉如水,眼神阴鸷吓人。

没有任何征兆的,他突然将手里的大哥大猛地砸向对面的墙壁,将这部价值两万多元的摩托罗拉8900移动电话摔得四分五裂。

唐慧茹,你竟然敢骗我!

连你自己的女儿也一起骗,这个老女人,还真是好深的心机!


杨凡显然属于行动派。

在西餐厅跟曾广生谈了不到一个小时,直接提出要对曾广生的利民198寻呼台进行实地考察。

曾广生二话没说,领着杨凡去了邮电局大院。

考察完寻呼台的软硬件设施,杨凡接下来的一番操作,可就让曾广生大跌眼镜了。

杨凡先是让曾广生将利民198台变更为飞讯198台,然后给鹏城一家名叫鑫鹏电子厂的台商企业打了个长途电话,敲定了BB机的供货商。

紧接着,杨凡对曾广生在江潭投资的其它产业走马观花了一圈。

最后选定曾广生开在民主中路的广发鞋店作为卖场,选中了其中一款仿意大利名牌“老人头”的“老入头”男式皮鞋,顺便还跟曾广生签了一份卖鞋的销售协议。

本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原则,曾广生对杨凡提出的各种要求,只要不是要钱要货,曾广生都予以配合。

3月29日,星期天。

江潭的天空,蓝天如洗,万里无云。

王勇今天起了个大早,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脚上穿着的这双皮鞋太旧了。

作为江潭电机厂1991年度新长城突击手,优秀职工,技术革新大能人,厂工会的刘大姐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约好今天下午两点半在和平公园见面。

想到马上有机会结束单身汉的日子,王勇就会觉得格外亢奋。

骑着父亲传给他的永久大二八,王勇一路吹着口哨,哼唱着李春波的《小芳》,兴冲冲地来到了江潭最热闹的民主路。

将自行车锁好,王勇沿街一路进了好几家鞋店。虽然看中了两双浦海产的皮鞋,但本着货比三家的想法,王勇还是想再找两家看看。

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姑娘声音:

“好消息,好消息!本店跟鹏城特区著名台资企业合作,为江潭广大市民朋友送福利。买58元一双的高档皮鞋,赠送价值998元的进口名牌BB机一部!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BB机数量有限,送完即止。好消息,好消息,买58元一双高档皮鞋,赠送价值998元进口名牌BB机一部,数量有限……”

买皮鞋,送BB机!还有这么好的事!

王勇一听就来神了,赶紧循声走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快,王勇来到广生鞋店门前。

这时候,杨凡让曾广生安排的两名托,正挥着手里钞票,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进去。

“我买一双,给我一双皮鞋!”

“我靠,哥们你挤什么挤,明明是我先到的好吧!”

人群中另一名托这时候呵呵笑道:

“哥们,当心上当受骗啊!买皮鞋,送BB机,哪有这么好的事,这BB机是假的吧!”

“我管它是真是假,反正我是要买皮鞋穿的。万一是真的,我就发财了!”

当这两名托买完皮鞋,拿到赠送的BB机,并在鞋店旁边那家公用电话先拔198再加BB号码。

听到BB机响起的清脆“嘀嘀嘀!嘀嘀嘀……”

然后再对照公用电话号码和BB机显示的号码,两个托顿时激动得跳起来。

“我操,这BB真是真的!哈哈哈,老子也有BB机了!”

“哈哈哈,今天这便宜占大发了,花58块买了双皮鞋,得了一个998的BB机,我特么的太幸运了!”

随着这两名托的表演,围观的人群再也无法淡定了。

这时候,杨凡让曾广生提前请到的警务所民警发挥作用了。

两名民警表情严肃地要求大家排队购买,避免因为抢购而引起践踏骚乱。

王勇第一个抢到了队伍最前面,掏出一张百元蓝钞,直接塞到了那名漂亮的女售货员手里,大声喊道:

“我要一双!”

很快,王勇拿到了崭新的广式皮鞋,而且还得到了一部崭新的菲利普BB机。

在旁边198寻呼台工作人员那边交了360块入网年服务费后,非常幸运的抽到了22345678这个非常难得的连号靓号,然后他用公用电话打了自己的传呼号,马上就听到了那个让他心旷神怡的“嘀嘀嘀”声音。

王勇将外观精致的BB机别在皮带上,还有意将上衣夹克拉链拉开,将BB敞露在外面,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当第一批胆大不怕上当的顾客买皮鞋真的拿到货真价实的BB机后,很快,整条民主路沸腾了。

越来越多闻讯赶来的市民,在广生鞋店前面排起了长龙。甚至一度引发了交通堵塞。

作为BB机供货商,鹏城鑫鹏电子厂驻江南省销售公司经理刘国庆,目睹如此火爆的销售场面,终于将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放下来了。

总算不用担心曾广生没钱结算货款了。

只是刘国庆还是有点搞不懂,曾广生卖皮鞋哪怕挣得再多,这个利润远远不够付BB机的货款。

BB机送得越多,曾广生就会亏得越多。

如此简单的一笔帐,难道曾广生不会算吗?

曾广生请的那位年纪轻轻的营销策划大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带着心中的疑惑,刘国庆禁不住将目光投放马路对面。

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杨凡两只拳头攥得绷紧绷紧,指甲都快陷进皮肉里面,两眼中燃起滔天怒焰,一步一步朝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走去。

王建军此刻脑海里全是对林玥的无限意淫,他将刚刚摸到林玥屁股的右手放到鼻端前,用力嗅着,俨然把杨凡当成了空气。

“你就是个人渣!杂碎!”

杨凡怒吼着冲上前,一记鞭腿重重地扫在王建军的颈脖部位,王建军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杨凡这一脚踢得一头栽倒地。

紧接着,杨凡上前一脚踢在王建军的肚腹之间,踢得王建军惨叫一声,整个人弓着背缩成一团。

杨凡根本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抡开双脚像是足球运动员左右开弓大力抽射,似地轮番对着这个老畜生一通暴踢暴踩。

“呯卟!呯卟!”

“哎哟……杨凡你特么的疯了……”

“你个老畜生!老杂种!老混蛋!”

杨凡每骂一句,就会狠踢一脚,踢得王建军在地上不停打滚,嘴里惨嚎不已。

见这个老混蛋双手抱头护着脸部,伤不到他身体的要害部位。杨凡俯下身双手揪住王建军的衣领口,将这个体重顶多一百来斤的家伙生生提拎而起。

像是拎着布娃娃似的,杨凡一把将王建军顶到旁边的一株老樟树下,就这么双手掐着王建军的脖子,使之两脚渐渐离地。

“唉……啊……你……放开……呃……”

王建军脸色很快胀成通红,双手想掰开杨凡的两把铁钳般的大手,根本就使不上劲。两只死鱼眼不断翻白,呼吸短促困难,悬空的两只脚越挣越没力。

杀了他!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杨凡两眼中血色渐涌,杀机毕露。

“王建军你这个老王八蛋,你今天要不把我的钱还给我,我今天跟你拼……”

这时候,一个头发花白年看上去年近六十的老妇人,双手拿着一把扫帚从屋里冲出来。

看到杨凡双手使劲将王建军掐在树上,老妇人不由得为之一愣。

杨凡怎么会动手打王建军这个老混蛋?

他是想给我出气吗?

“救……救命……咳咳……救……”

“别掐了别掐了,杨凡你别掐了!”

老妇人赶紧扔掉扫帚,跑到杨凡身前,伸手去掰杨凡那双铁钳般的大手。

“杨凡!你赶紧住手!再不松开就要弄出人命了!”

林玥之前也被突然暴怒的杨凡弄得有点懵,回过神来她发现杨凡好像有把这个臭流氓掐死的意思,赶紧惊呼出声劝阻。

林玥的这声惊呼,马上将陷入狂暴中的杨凡给喊醒了。

现在还不能杀人!

老子好不容易重生回来,不能因为眼前这个人渣而把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既然连老天爷都想让我把这个人渣再杀一回,那么这笔仇还是从长计议比较稳妥。

现在杀了他,肯定得坐牢。

杨凡脑子里迅速恢复清醒,就在王建军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的那一刻,杨凡松开了双手,任由王建军像条死狗般地瘫倒在地,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王建军真是活该,什么女人都敢随便乱摸!”

“这老家伙就这德性,呵呵,这回算是碰到硬茬子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姑娘真是长得太漂亮了,我都差点以为是李嘉欣来江潭了。”

“……”

“杨凡,你凭什么打我爹?”

四周围观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矮壮,剃着板寸平头的年轻小伙,他脸色十分难看地走到杨凡面前,沉声质问。

杨凡神情镇定地望着平头小伙,平静地说道:

“你这个混帐老爹,调戏我老婆,你觉得他该不该打。”

“小勇,这事不能怪杨凡,是王建军这个老不死的太混帐了!他刚才还在家里抢我的钱打我!”

老妇人看着像条死狗般躺在地下的王建军,恨声说道。

“小勇,要是你老婆被人摸屁股,你会怎么做?”

“呵呵,小勇啊,你爹确实有点做过了。你妈都不替他说话,你想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桂芬啊,别跟这个老混帐过了,要是我是你早跟他离婚了!王建军太不是东西了。”

“……”

听到围观的街坊四邻七嘴八舌的议论声讨,小勇脸色越发难看,不耐烦地挥手嚷道:

“都别说了,也别看热闹了,大家都散了吧!”

“王小勇你个小兔崽子,你爹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还不帮我把场子找回来……”

“你特么的闭嘴!”

王小勇暴怒地打断了王建军的怨声载道,指着王建军的鼻子骂道:

“你个老王八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居然又动手打我妈,杨凡不打你,老子都想揍你一顿!”

“你个小王八蛋,儿子打老子,当心遭雷劈……唉哟……唉哟……痛死老子了……我的骨头肯定断了……唉哟……”

王建军像条癞皮狗似地躺在地上撒泼打滚。

见王建军还能在地上打滚,杨凡知道他刚才那么狠踢狠踹,好像并没有对这个人渣构成太大的伤害。

这条老狗还真能扛揍。

“王建军,事情的缘由,大家都清楚。你动手调戏我老婆。今天没把你打残,我是看在许姨的面子上才放你一马。你想公了还是私了,划出道来。”

杨凡蹲在王建军面前,深藏着心中的杀机,目光冰冷地望着对方说道。

王建军,我发誓,一定让你这个人渣这辈子都生不如死!


“杨凡,你以为装出无辜的样子,就能掩盖你的下作?”

唐慧茹语带嘲弄地冷笑道:

“无论你怎么狡辩,无论你如何装腔作势,都不能改变你是那种为了钱可以牺牲一切,出卖一切的卑鄙小人,这一事实!”

呵呵,果不其然。

杨凡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唐慧茹,喟然长叹道:

“林玥摊上你这么一个妈,还真是悲哀。唐慧茹,说一千道一万,你无非是想抹黑我杨凡,阻止我和你女儿再续前缘,对吧?”

“就你样的小人,还用得着我来抹黑?真是笑话!”

唐慧茹不屑地挖苦道。

杨凡摇了摇头,叹声说道:

“事实真相如何,你我心里都有数。我实话跟你讲,让林玥见欢欢,我只有一个目的,让她知道她在这个世间有个女儿存在。这是一个母亲的权利。

我的女儿除了跟林玥存在血缘关系,跟你们林家没有任何关系。我既不会图你们林家的钱,更不会借你们林家的势。我的女儿,我自然会把她抚养成人培育成才。你就不用在这枉费心机了。”

“我的女儿必须归我!”

林玥在一旁斩钉截铁地忽然说道。

“不行!”

“不行!”

唐慧茹和杨凡不约而同异口同声予以否决。

“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而在告诉你们我的决定!”

林玥目光在唐慧茹和杨凡脸上转了一圈,不容质疑地断然说道:

“这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我作主!你们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说完后,林玥视线落在唐慧茹身上,平静地说道:

“妈,我现在不想知道四年前发生过什么,也没兴趣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女儿还活着,我只知道我从现在起必须尽到一个当母亲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您也是一名母亲,我希望您能理解,并尊重我的决定。”

唐慧茹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自己的女儿,好一会儿,态度依然强硬地说道:

“你是要女儿,还是要我这个妈,你自己选!”

林玥目显悲伤神情,泪光闪动,缓缓问道:“妈,您为什么非得这样逼我呢?”

“我不是在逼你,而是为你好!”

唐慧茹语气稍微转缓,语重心长地劝道:

“四年前你已经任性过一次,错过一次。作为你妈,我不会允许你再延续当年的错误。玥玥,你还年轻,如果你带着这么一个拖油瓶,将来还怎么嫁人?”

“那我就不嫁!”

林玥毫不犹豫地说道:“有了女儿,我的人生已经完整。从现在开始,我这辈子,只为我的女儿而活!”

唐慧茹气得全身发颤,伸手指着林玥,“你……你……你……”

看着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唐慧茹,杨凡没来由地感到一阵舒爽。

林玥,你只为女儿而活,而我杨凡,这一世,只会为你和我们的女儿幸福快乐一生而活。

“杨凡,请你把女儿还给我!”

听林玥突然将话锋转向他,杨凡不禁一愣。

“我不是已经让你和欢欢相认了吗?”

杨凡两个眉头深皱,望着林玥正色问道:

“难道这还不够?”

“不够!”

林玥断然答道:

“我的女儿我来带。她的生活、学习、教育、兴趣爱好培养等等,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负责。过去的四年你虽然把女儿抚养大了,但她的营养健康问题,你显然是有责任的。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现在只知道我的女儿身体很不好,她需要最好的医疗条件和环境,进行全面的康复治疗。你目前显然是做不到的!”

杨凡苦笑着摇了摇头,叹然说道:

“林玥,如果我说,挣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你肯定不信,是吗?”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事实。”

林玥不置可否地答道:

“杨凡,你是否能挣到钱,咱们先不谈。但是,随着女儿越来越大,在生活上,你觉得女儿是由妈妈来照顾方便,还是父亲方便?”

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里一共两千八,你拿着赶紧去把欢欢的住院费交了。”

“天乐,你……”

“什么都别说了。”

黄天乐打断了杨凡的话,从边三轮上下来,直接把钱塞进杨凡手里。

“我这婚什么时候都能结,早两年晚两年都是结。但欢欢的身体耽误不得。”

“天乐,我……”

黄天乐挥手再次打断了脸色苍白没有一丝人色的杨凡的话:

“别磨叽了。凡子,怎么说我也是欢欢的干爹。你都为了钱憔悴成这副鬼样子了,这时候我不帮你谁来帮你,拿着,别废话了!”

杨凡紧紧握着手里的钞票,突然感到心里堵得慌,跟着眼前一黑,金星乱闪,身体摇摇欲坠。

黄天乐见状,赶紧伸手一把将杨凡扶住。

“凡子,你怎么了?你这脸色不对啊,是不是病了?要不要紧?”

“我没什么大碍。”

杨凡在黄天乐的搀扶下在路旁的椅子坐下,苦着脸说道:

“就是体内失血有点多。也不怕你笑话,从煮今楼出来,我实在没招了,就跑中心医院卖血去了。抽了1000CC,刚好把欢欢住院费凑齐。”

“卧槽!1000CC,你特么不要命了!”

黄天乐冲杨凡瞪了一眼,跟着右手握拳狠狠地在椅子上砸了一下,咬牙骂道:

“玛勒隔壁的!全都是刘娜这臭娘们闹的!凡子,你要是出了事,我特么绝对饶不了她!兄弟,对不住了,是我没用!”

“说什么呢!天乐,就冲你这份心意,我杨凡肯定记一辈子!”

杨凡很是感动地给了黄天乐一个拥抱,用力在他背上拍了拍,由衷地说道:

“该说抱歉的是我,让你和刘娜闹得不愉快,是我对不住你们俩口子。”

“俩口子个屁!我跟她掰了!”

黄天乐显得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有些感慨地叹声说道:

“嘴里一天到晚念叨的都是钱钱钱,隔三差五不是买化妆品就是各种包包,还特么的非得要名牌。像这种贪慕虚荣,眼睛势力的女人,绝非良配。我特么现在越来越觉得我跟她三观不符。就算是结了婚,早晚也得离。”

想到上一世黄天乐和刘娜两人的婚姻最终还是离,杨凡没再多说什么。

兄弟,我发誓,这辈子,哥们一定帮你另觅良配,让你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对了,你身体都虚弱成这个鬼样子了,不好好躺下来休息,这是打算去哪?”

黄天乐有意岔开话题问道。

杨凡答非所问地叹声说道:

“陈经纬这会儿正在病房里照顾欢欢。”

“陈经纬?!”

黄天乐明显感到惊讶,怔然问道:

“你把孩子的事跟她说了?”

杨凡点头说道:

“说了!我仔细想过,既然早晚都得让她知道孩子的事,迟说不如早说。而且欢欢越来越大,女孩子有妈妈在身边照顾,有些事比我这个当爸的方便多了。再说我得想办法去挣钱,欢欢虽然在幼儿园有老师帮忙照应,但时间长了总不是个事,暂时把她交给陈经纬带着,我很放心。”

“陈经纬她家里知道这事吗?”

黄天乐眉头微皱着说道:

“我家跟陈经纬家住一个大院,她家那位唐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可比你更清楚。”

“呵呵,不久前,我刚跟你说的这位唐主任有过一轮交锋。”

杨凡转头望向住院部大楼,撇嘴笑道:

“不管她妈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陈经纬,孩子的事她肯定能妥善处理好。”

黄天乐盯着杨凡看了一会儿,这才正色说道:

“既然你心里有谱,你跟陈经纬的事我就不瞎参合了。凡子,接下来你需要花钱的地方肯定多。欢欢的营养更不能耽搁。这笔钱你还是拿着,反正我暂时不打算结婚了,钱存在银行里也是浪费。多给欢欢买些营养品,你自己这身体也得好好补补。”

杨凡沉默片刻,用力点了下头,“行!天乐,包里有纸笔没,我给你打张借条。”

“打个毛的借条,咱俩之间还犯得着……”

杨凡很认真地打断了黄天乐的话:

“亲兄弟明算账,借条必须打,不然我就不拿这笔钱。”

看杨凡说得这么严肃,黄天乐知道再多说什么也没用,于是从包里掏出纸笔。

杨凡拿过便笺纸和钢笔,认认真真的写下:

借条 今借到黄天乐人民币现金俩仟捌佰圆整(2800.00),承诺三个月后连本带息一次性归还。

借款人:杨凡 1992年3月24日

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

江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五楼。

506病房里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紧身毛衣的陈经纬,抱着女儿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安徒生童话选集》,娓娓动听地给女儿讲着书中的故事。

故事讲到一半的时候,欢欢眨巴着乌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仰着小脸望着陈经纬轻声说道:

“妈妈,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爸爸给我讲过。”

陈经纬轻轻将手里的童话选集放下,右手轻抚着女儿头上略显枯黄的长发,柔声问道:

“欢欢,是妈妈讲的好听,还是爸爸讲的好呢?”

欢欢两只大眼睛眨巴了几下,轻咬着粉嘟嘟的小嘴唇,想了一会儿,细声细气地说道:

“妈妈和爸爸讲的都好听。只是,妈妈,我想爸爸了。爸爸有好长时间没来看欢欢了。”

陈经纬将抱在怀里的女儿紧了紧,像是生怕被人夺走似的。

“爸爸要去工作啊!”

陈经纬一只手在女儿背上轻轻拍着,温和地说道:

“爸爸是大人,大人都要去上班的。”

“妈妈也是大人,可妈妈天天在医院陪着欢欢,妈妈,你不要上班的吗?”

陈经纬稍稍愣了愣,想起杨凡给女儿编的那套善意的谎言,于是微笑着说道:

“妈妈之前上了很长时间的班,所以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妈妈以后的工作,就是陪欢欢。妈妈要把以前不能陪欢欢的时间,都补回来。”

“妈妈,不上班就没工资哦,没有工资,要是欢欢下回又病了,就没钱进医院看病,不进医院买中药也是要花钱的哦。”

陈经纬一时无语,想了想,稍显有些赌气地说道:

“那就让爸爸去挣钱。”

“爸爸工作很辛苦的。妈妈,等欢欢病好了,就可以去幼儿园,幼儿园可以寄宿的哦,老师都说欢欢是幼儿园里最乖的孩子,不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淘气呢。妈妈,你和爸爸只需要星期六来接欢欢回家就好了。”

听女儿这么说,陈经纬两只眼睛里禁不住泪光闪动。

该死的杨凡,都怪你!

女儿这么乖,这么听话懂事,你还让女儿经常生病,都是你没照顾好女儿,都是你的错,害得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了。

这时候,病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

杨凡左手拎着一大袋水果,右手拎着一袋牛奶、燕麦片、蜂王浆之类的营养品,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欢欢,有没有想爸爸啊!”

听到杨凡的声音,欢欢迅速从陈经纬怀里挣脱出来,站在床上连蹦带跳地冲杨凡伸出双手,开心地嚷道:

“爸爸,爸爸,我要爸爸抱抱!我要爸爸抱抱……”

杨凡乐呵着加快脚步,将水果营养品放在床端,伸手一把将女儿抱起,原地转了一个圈。

“你小心点,孩子病还没好。”

陈经纬在一旁有点妒嫉地冷声说道。

“欢欢这些天恢复得如何?”

杨凡一边将女儿高高举起逗女儿开心,一边望着陈经纬问道。

“你来干嘛?欢欢有我,用不着你关心!”

陈经纬板着脸冲杨凡瞪了一眼。

“爸爸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

欢欢的笑声像是银铃般动听。

“好好好,骑大马,骑大马。”

“骑大马啰!骑大马啰!驾!驾驾!”

杨凡边说边将女儿举起让她骑在他的脖子上,随着欢欢嘴里不停喊出的“驾驾驾”童声,劲头实足地在病房里来回窜动。

看着父女俩舐犊情深其乐融融这个场景,陈经纬没来由地生出一种危机感。

不行!

不能让杨凡把女儿抢走!

陈经纬赶紧朝杨凡走过去,冲女儿伸出双手,很严肃地说道:

“好了,欢欢,来,妈妈抱。你忘了医生阿姨的话了吗?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不能累着,要多卧床休息。”

“妈妈,欢欢跟爸爸再玩一会儿,好不好?”

欢欢不舍地紧紧抓着杨凡的衣服。

“不好!”

陈经纬佯作生气状,摇头说道:

“听妈妈话,欢欢乖,妈妈陪你早点睡觉。”

看到女儿已经彻底地远离上一世得的脑膜炎,加上这些天忙着挣钱没时间来看女儿,杨凡此刻心情大爽之余哪舍得放手,想也没多想冲女儿说道:

“欢欢,咱们别理她,爸爸带你继续骑大马。”

“杨凡!”

陈经纬顿时脸色一变,冷声喝道: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我陪女儿多玩一会儿,怎么了?”

杨凡满头雾水地望着明显已经生气的陈经纬问道。

“你让女儿别理我,还问我是什么意思?”

陈经纬气得脸色都有些发青了。

看到陈经纬这个样子,杨凡知道她肯定是多想了。

杨凡把欢欢让陈经纬抱着,乐呵地笑道:

“我这就是句玩笑话,你那么敏感干嘛,至于吗?”

“你说呢?!”

陈经纬冷着脸冲杨凡瞪了一眼,抱着女儿回到床边,让女儿躺下再替她盖好被子,看也不看杨凡,沉声说道:

“你走吧!这里用不着你来。”

欢欢从被子里伸出小手向杨凡招了招,杨凡会意地走近把脑袋低下。

“爸爸,妈妈好象真的生气了哦。”

欢欢在杨凡耳边轻轻说道。

杨凡故作紧张模样,在欢欢耳边低声问道:

“那怎么办呢?”

“爸爸,要不你跟妈妈说说好话,让她别生气了。”

欢欢继续跟杨凡咬耳朵细声说道。

“嗯嗯,你先睡觉,妈妈看见你睡着了,估计就不会生我的气了。”

杨凡认真地说道。

“嗯嗯!”

欢欢用力地点了点头,将小手缩回被子里,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地轻轻颤动着。

看着女儿跟杨凡当着她的面说悄悄话,陈经纬是又想笑又想生气。

杨凡和陈经纬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在床沿,谁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见女儿是真的睡着了,陈经纬这才轻手轻脚地起身,低声冲杨凡说道:

“你跟我出来!”

杨凡点了点头,同样蹑手蹑脚脚底无声,跟在陈经纬身后出了病房。

小说《重生1992,我是世界首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焕然一新的林玥,王医生先是一怔,但随即反应过来。

眼前这个穿着打扮时尚漂亮,长得跟港姐李嘉欣非常像的美女,就是之前那个全身湿透狼狈不堪,连孩子都不会照顾的不靠谱年轻母亲。

呵呵,这女人倒是自己挺好会照顾自己的。

如果能把这份心思放在照顾孩子身上就好了。

“早干嘛去了?

现在知道着急了?”

王医生没好气地冲林玥责问:“你这当妈的要是能多花点心思放在你自己的孩子身上,你女儿就不会刚出院没两天,又发高烧进医院!”

杨凡见状,赶紧陪着笑脸接话:“王医生,又麻烦您了。

我女儿现在没事了吧?”

望着半身湿透的杨凡,王医生叹了口气:“只是一般的感冒发热,打了退烧针,再吊瓶青霉素,等烧退了就没什么大碍了。

不过,你们最好还是留观一晚。

现在是流感多发季节,你们当父母的还是要多多关心孩子的健康。”

杨凡心中松了口大气,连连点头:“是是是!

一切都谨遵您的医嘱。

留观,必须留观!”

“你也赶紧回去换身干衣裤,别只会光顾着关心照顾你老婆,自己的身体也要紧!”

王医生说完叹息了一声,回急诊值班室开处方去了。

得知女儿不是脑膜炎复发,林玥顿觉压在心头那块神盾没了。

心情放松下来,林玥回想起王医生刚才说的话,越琢磨越感觉不对味。

难道在王医生眼里,我林玥是那种只会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却不会关心照顾孩子的女人?

还有,杨凡什么时候照顾她了?

她什么时候要杨凡来关心照顾了?

看着身上衣裤依然湿淋淋的杨凡,林玥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穿的爱码士名牌服饰,旋即明白王医生刚才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她,为什么会说那些话。

该死的杨凡!

你就是存心的!

林玥粉拳紧握,恨恨地跺了跺脚。

很快,护士将还在昏睡中的欢欢转入留观室。

林玥坐在女儿的床头,双手轻轻握着女儿那只挂着点滴的冰凉小手,心痛不己。

这才出院没两天,又进医院又打屁股针又打点滴,连她这个大人都怕打针,想想都痛。

我可怜的女儿。

这时候,换了一身商务休闲装的杨凡,迈着轻快的步伐,从留观室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杨凡这身合身得体俊朗帅气的装扮,林玥马上转脸望向女儿,没再多看一眼。

还别说,这家伙还有那么点人模狗样。

林玥心中暗自腹诽着。

“玥玥,咱俩好好谈谈?”

杨凡边说边涎着脸笑嘻嘻紧挨着林玥身边坐下。

“我跟你很熟吗?

请叫我林玥!”

林玥板着脸瞪了杨凡一眼。

感受到林玥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杨凡禁不住使劲吸了几下。

她比西年前的她貌似成熟性感多了。

她身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种少妇风韵,较之青春时代的她更加迷人。

她是我的!

她这辈子只能由我杨凡拥有和呵护!

“玥玥,为了咱们的女儿,咱俩真得认真谈一次。

像今晚这种情况,以后真的不能再发生了。”

杨凡一本正经地打起了女儿的招牌。

“今天只是个意外。”

林玥这话说的明显有点心虚。

杨凡不着痕迹地伸手轻轻握住她的一只柔荑,深情地说道:“玥玥,咱们的女儿生下来就底子弱,她经不起任何意外。

女儿需要我,更需要你。

咱俩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缺一不可。”

没来由的,林玥眼前突然浮现之前她在雨中拦车的那一幕。

在她几乎陷入绝望的那一刻,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渴望有个男人的肩膀依靠。

不知不觉中,她缓缓将头靠在杨凡的肩头。

杨凡心中窃喜不己,伸手顺势将她轻轻揽在怀里。

“妈妈……咦!

爸爸回来了呀!”

不知何时,欢欢醒来了,正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爸爸和妈妈。

感觉到杨凡搂着她腰肢的那只大手在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腹部,林玥脸上挤出笑容看了看女儿。

随即转过脸在杨凡耳边用只有他俩才能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杨凡,你不要得寸进尺!

把手拿开!”

杨凡讪讪一笑,依依不舍地将手挪开,起身说道:“我记得车尾箱里好像有个芭比娃娃,我给欢欢拿去。”

“挣再多的钱,也经不住你这么乱花!”

林玥冲着杨凡的背影冷声说道。

她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两百多块,而一个芭比娃娃要三百多块!

这种进口高级玩具,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家庭能消费得起的。

“嘿嘿!

给你和女儿花钱,我乐意!”

杨凡傲骄地抬起头,那是相当的得瑟。

“小人得志,德性!”

林玥气得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