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版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全文版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墨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是作者“墨墨”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承安林安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以为是顾明浩叫送饭的人来了,迷迷糊糊的开了门,却看到两个面目严肃、穿着崭新军装的军人。林安安挑了挑眉,问话的人这么快就来了?“你们找谁?”“你好,同志,你是林安安吗?”林安安轻点了下头,“嗯,是啊。”其中稍年轻的男人说道:“关于特务黑鹰的事情,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表情严肃,语气冷酷......

主角:林承安林安安   更新:2024-07-21 1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承安林安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版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由网络作家“墨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是作者“墨墨”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承安林安安,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以为是顾明浩叫送饭的人来了,迷迷糊糊的开了门,却看到两个面目严肃、穿着崭新军装的军人。林安安挑了挑眉,问话的人这么快就来了?“你们找谁?”“你好,同志,你是林安安吗?”林安安轻点了下头,“嗯,是啊。”其中稍年轻的男人说道:“关于特务黑鹰的事情,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表情严肃,语气冷酷......

《全文版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彩片段


顾明浩走了以后,林安安打量了这间干净整洁的宿舍。


整个宿舍十几平米大,‘俭朴’的除了床之外,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和一进门地上放的一个白色搪瓷脸盆,连个衣柜都没有。

四处瞅了瞅,才发现床下有一个军绿色行李包,看到这样的环境,心里有些心疼那个男人。

从小受尽虐待,成长到现在,还没长歪,着实难得。

想到刚才发的脾气,以及顾明浩的反应,心里有点纠结,气劲儿也没开始那么大了。

如果被人知道,一定会骂她矫情,不就是被拍了几下吗?那也是因为担心她啊!

矫情就矫情!

想她林安安前世今生都是被宠在手心里长大的,谁敢打她?她难道不该生气吗?

虽然说不结婚有点草率,可她也绝对不能轻易原谅他,让他觉得他打她是对的。

必须要让他认识到动手的严重性,无论是什么原因!!!

哪怕是动嘴也不行!

烦人的事情甩到脑后,坐了三天火车,再加上对持特务的高度紧张,身体和精神早已疲惫不堪了,林安安等不上吃顾明浩叫人送的饭就合衣躺下了。

秒睡。

不过,她感觉刚睡着没多长时间,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了。

本以为是顾明浩叫送饭的人来了,迷迷糊糊的开了门,却看到两个面目严肃、穿着崭新军装的军人。

林安安挑了挑眉,问话的人这么快就来了?

“你们找谁?”

“你好,同志,你是林安安吗?”

林安安轻点了下头,“嗯,是啊。”

其中稍年轻的男人说道:“关于特务黑鹰的事情,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表情严肃,语气冷酷,一点都不像是‘请’。

呵!她抓特务倒抓出错误来了。

有些话顾明浩虽然没明说,可她林安安也不是傻子,这些人显然是把她当犯人一样找事儿了,是想在她身上找问题来对付林家么?

也要看她林安安愿不愿意!

不过,特务已经抓住了,不知为什么系统完成任务的叮咚声还没来报喜。

“特务?谁是特务啊?”林安安忽然瞪大眼睛,佯装惊吓的说道。

男人看了旁边年长的军官一眼,接着厉声说道:“休要装傻,不是你把特务领来军区的吗?”

“啊?大叔,你说啥呢,我什么时候把特务领来军区了,这帽子扣的可怪吓人的!”林安安一脸惊吓的说道。

“不要狡辩!你把特务带来是事实,跟我们走吧!”说着就要上前拉林安安。

林安安一闪身躲过了他的手,大声呵道:“喂,你们是军人,不是土匪,怎么抢姑娘呢!”

她知道,绝对不能跟这些人走,如果跟这些人走了,不知道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到时候她爸她爷爷想想办法,也没用。

只要不被他们带走,她爷爷,亦或者郭老将军,一定不会让她有事儿的!

打是打不过,所以还得出其不意的逃跑!

随后瞥了一眼两人,嘲讽的说道:“跟你们走,就跟你们走,不要拉拉扯扯的,抓个投机倒把的人应该立功,怎么反而成了罪犯,我还不信了,没个说理儿的地方,走吧,我跟你们走!”

为人民服务的军人,倒是成了有些人争权夺利的工具。

两人一听林安安愿意跟他们走,也不再说什么,侧了侧身,让出地方,让林安安先走。

顾明浩所在的宿舍是一栋四层小楼的第三楼,林安安率先走在前面,面上显得很气愤,只是心里不停的想着对策。

她以前跟着她三哥来过几次军区,所以知道她爸的办公室,至于大哥林承俞和三哥所在的连队,她就不知道了。

目前只能往她爸办公室跑,她爸在,一定会保护她的,想给她按个罪?!!

哼!!!

林安安前面走,那两个军人后面紧跟着,一出楼道门,林安安戏精化身,撒腿就跑,边跑边大喊道:“救命啊!猥琐大叔抓小姑娘啦!呜呜、、、快救命啊!军区领导强迫小姑娘了!”



晚饭非常丰盛,大圆桌上摆着八热四凉,还有一盆解腻的白菜豆腐汤。


这里无忧无虑,小点的孩子们已经过了思家想父母的时候,饭桌上还算愉快。

林安安照例边吃饭边和每个孩子聊了几句,了解他们一天的动向,并嘱咐几个大点的郭兴国郭暖暖照顾好弟弟妹妹们,看着身边默不作声平淡吃饭的周子昂,她很是无奈,这个小不点,人小鬼大,心思重,她丝毫看不透这小家伙心里想什么。

又看了看另一边一样清淡的顾明浩,如果不出错,这两可是亲兄弟,心思一样诡秘,可不知是否因为年纪相差太大的原因,两人从面部丝毫看不出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

周子昂对于林安安的动作一清二楚,林安安转头看顾明浩的时候,他也微转头看着和他爸爸很像的顾明浩。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和他爸爸年轻时那么像那么像?

可这个男人除了安安姐,对其他人不是淡漠如水就是冷若冰霜,他试着和他说过两次话,可是顾明浩淡漠冷酷的眼神令他害怕。

他连父亲和爷爷都没怕过呢!!!

顾明浩察觉到周子昂打探的目光,理都没理,安心的给林安安布菜。

一桌人你一言他一语的,边说边吃,很快吃光了一大桌子菜。

这个年代的人有点好处就是,从不浪费,连盘底的油都拿馒头蘸的干干净净。

林安安看的感叹不已,真应该让前世那些喜欢浪费食物的人来看看,来体会体会!

晚饭后,郭暖暖几个孩子帮着董美智收拾餐桌,林安安和冯清学又聊了一些话,直到董美智安顿好,他们一家四口才回了家。

冯家一家走后,堂屋只剩下林安安和顾明浩两人,想到任务,林安安把玩着顾明浩修长有力的大手问道:“明浩哥,你也知道现在很多资本家都出了事儿,有留学经历的教授等也被下放的下Fang,‘教育’的教育,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这些?”

顾明浩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人,人又聪明,万一有好主意呢?

顾明浩平淡的问道:“你想帮?趟这趟浑水,一个不小心不仅会连累你自己,也会连累你的家人。”

她又何尝不知道?

“所以才要你想办法嘛?我们想个万全之策,既能帮小姨夫,又不会牵扯我们。”林安安扣扣他大手的手心,撒着娇,享受着两人时光。

顾明浩听着娇软的声音,牙齿轻咬了下唇瓣。

小丫头片子,软软的,勾人心扉!

他忍!

斜眼瞥了她一眼,随后眯了眯凤眸,心想回去后马上递交结婚申请,婚后一定加倍讨伐!

林安安还丝毫不知她自己被算计,见顾明浩不说话,抬起头看着他,满眼疑惑,“嗯?快,想想办法嘛?”

低头看着萌萌撒娇的林安安,滚了滚喉咙,咽了口口水,克制住亲上去的冲动,淡然的说道:“办法不是没有,但也得你这个小姨夫自己能不能行。”

“你先说说办法,看可行不可行。”



从出生到这之前,被宠着长大的小千金,从来没受到过什么委屈,这几天的遭遇让郭雪儿和郭家其他子孙倍受打击,惊吓、恐惧等等让他们惶恐不安。

现在一听到砸门声,是又惊又吓,可是骄傲的郭雪儿,怎会忍了?

可惜,这个大院里每栋房子前后左右都有一段距离,就是为了保护每个官员的隐私,所以也没什么人听到郭雪儿的哭骂声。

或许隐隐听到,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谁敢去帮?

郭雪儿的哭骂声把楼上的几个小不点惊动了,最大的郭兴国率先跑了出来。

“雪儿,怎么了?怎么了?”

年幼的脸色,经过几天摔打,沉稳中夹杂着冷酷。

“大哥,那帮小崽子又砸门。”郭雪儿哭着说道。

而此时的郭兴国却看到了地上的格子手绢,他没有马上捡起,而是四处看了下,才快速的捡起攥入手中,拉着郭雪儿进了门后把门插上。

郭兴国不大的手紧紧攥着手绢,郭雪儿也懂事儿的没出事。

这时候,除了生病的郭兴野,其余三个都下来了。

十一岁的郭暖暖问道:“兴国,怎么了?”

七岁的郭兴军和五岁的郭兴泽也紧张的瞅着大哥。

郭兴国平复了下心情,伸出了手中的手帕‘小包裹’。

“刚才在门口捡到的。”

几人眼睛亮了亮,终于有人给他们递信儿了?

一个巴掌大的小包包,几人激动的红了眼眶。

“快,快,打开看看是什么。”郭暖暖紧张的说道。

既兴奋又紧张,几人对这个小包裹无由中寄了很大的希望。

郭兴国小心翼翼的打开手帕,取出里面的纸团。

几个小萝卜头不管识字的、不识字的都头顶头的看着纸条。

好一会儿,郭兴国略带失望的说道:“是安安姐,他让我们晚上九点在后面第一个巷口那等她,可是她怎么知道小野病了?他们家不是……”

郭暖暖说道:“说不定是林爷爷和林叔叔的意思。”

郭兴军及时说道:“我们现在拿不到条子,那些人话说的好听,可就是不给药,小野都烧了一天一夜了。”

他们都知道这些,可是他们这么多人,怎么出去?

安安姐为什么让他们都出去?

可是眼下郭兴野的病不等人,还有就是除了林安安,谁都不理他们……

几个小不点团坐在沙发上,一时间没有了主意。

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还是小孩的林安安或者她身后的林家。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极小,可是客厅整个家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别说敲门声了。

几人先是一紧张,后又满脸高兴。

这么小心翼翼的敲门声,一定不是‘坏人’!

“你们别出声,我去开门。”郭兴国小声的说完就咚咚咚的跑了出去后。

小心打开门后,看到是林安安,心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有些失望。

不过人小鬼大的郭兴国没表现出来,小声叫了句:“安安姐。”

林安安也怕人看到,快速的进了门,把门插上。

“走,进家说。”

说着就拉着矮一头的郭兴国进了家。


董新军进屋的时候,林安安和吴镇长已经吃完了。

董队长老婆给两人一人弄了一大海碗面条,每个碗里还卧着两颗雪白的荷包蛋,两人即使饿了一天,也还是吃到撑。

林安安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的在碗底下面压了一块钱和一张一市斤的粮票,吴传达看到赞许的看了她一眼。

他其实是想吃完饭后直接把钱给董队长的,不过现在想想,他活了一把年纪了,连个小姑娘考虑的周全都没有。

直接把钱票给董队长,他能要?随即也在口袋里掏出一块钱和一张三市斤的粮票压倒碗底。

华京来的小姑娘就是聪明,办事儿大气!

一天的时间,让吴传达彻底接受了林安安。


“吴、吴镇长,小、小林同志,可以走了。”董新军带着个双耳大棉帽,穿着打补丁的黑色土旧大棉袄,一脸紧张的站在堂屋地上。

随后董队长老婆抱着两张被子从屋里出来,“镇长,还有这个女同志,你们把被子拿上,车上披着,天冷着呢!”

看着老妇人颤颤巍巍抱着两床被子,林安安赶紧接过来,“谢谢大娘。”

总算能少受点罪!

天色不早,两人赶紧上了拖拉机车斗,董新军也爬上车头,“爹,娘,俺走了,你们放心,俺一定会把镇长和小林同志安全送到镇上的。”

“哎,路上小心点,送下镇长,早点回来。”董队长话音刚落,拖拉机就‘拖拖拖,拖拖拖……’的开走了。

夜幕降临,寒气刺骨,风吹的树木簌簌作响,道路两旁挂满冰霜的树枝沉甸甸的随风飘舞着,所有的田野山丘都被冰霜覆盖了,好看极了!

远近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给寂静的大自然添加了一丝美妙。

这是林安安两世都没有见过的景象,不用自己用力骑车,她也不怕挨冻,眨着好奇的杏眸好心情的欣赏着这里充满魅力的一切。

不用骑车,心情美好,时间就过的快了……

她还觉得没有看够,拖拉机就进了青石镇的镇子上。

骑车两个半小时的路程,拖拉机用了五十多分钟就到了镇上。

董新军先把吴镇长送到了政z府家属院后才把林安安送到家门口。

“董同志,谢谢你送我来回,进来喝点姜茶去去寒气再走?”

娇软好听的声音直接把董新军弄了个大红脸,说话都不利索了,“不、不、不了,俺,俺得赶紧、赶紧回!”

说完开着拖拉机落荒而逃,林安安笑了笑转身进了门。

“安安,怎么才回来?政z府冬天不是五点半就下班了吗?”

林安安看了看表,六点四十。

“哦,今天跟镇长去了趟村村里,回来的晚了。”

“第一天就下乡?刚才门口的拖拉机是送你回来吗?”董美智诧异的说道。

林安安笑了一下,“是呢,大队长儿子开拖拉机送回来的,否则真要冻死在半路了!”

“哦,来先喝碗姜汤,再吃饭。”董美智在铁炉上的锅里盛了一碗姜汤递给林安安,“明天上班的时候把那件军大衣套在外面,路上穿,去了办公室脱了就行,那是专门定制的,在这地方外面待上半天也不会冷。”

董美智知道小姑娘爱俏,还专门给收了腰身,穿上并不会很臃肿。

“知道了小姨,以后一定穿,今天差点就把我冻残废了!”

现在两只手都是冰凉的,不知道暖和过来会不会发痒。

“对了,拖拉机送你回来的,你去的时候咋去的?”

“骑自行车呗,那镇长脑子有坑,那么厚的雪骑了辆破自行车,蹬都蹬不动,路上又滑,好多地方雪厚的,都是推着车走的,我两条大腿现在都软……”不能说,说的她现在都想哭!

两世了,加起来活了36年,从未受过这等罪!

董美智眉头一皱,“政z府不是有一辆车?没什么天大的事儿,那吴传达领你去下乡干什么?还骑自行车!他这应该是想考验考验你这个华京来的,只是这做法,有点过分了!”

“哎,算啦,不说了,今天遇到一点事儿,从那以后对我还算不错,慢慢再看吧,小姨,你们和孩子们吃了吗?”

“没呢,孩子们都要等你回来才吃,你暖和一下,我叫他们过来吃。”说完董美智就出去了。



董美智出去没几分钟就带了两个孩子进来。


“这是我女儿冯晓慧,11岁,这是我儿子冯晓军,8岁,晓军,晓慧,过来见过安安姐姐,承安哥和其他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董美智介绍道,她以林安安小姨身份示人,她的孩子自然叫林安安姐姐。

“安安姐好,承安哥好,小哥哥小姐姐、弟弟妹妹们,你们好。”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好。”林安安说着掏出两张一块钱一人递个一张,“买学习用品或者好吃的哦。”

两个孩子先是懵了一下,然后摇头,姐姐冯晓慧说道:“谢谢,安安姐,不过,我们不能要你的钱。”

这真是家教,都不看他们妈妈就直接拒绝。

“没关系的,这是见面礼哦。”

见面礼?两个孩子这次不知道该不该接,齐齐看向他们妈,董美智笑了下,“拿上吧,以后安安姐闲了,你们多给她讲一讲学校里的事儿。”

两个孩子点了下头,转过头接过了钱,同声道:“谢谢安安姐。”

林安安看他们把一块钱折了一下随手放在了口袋,挑眉笑了。

一块钱啊!

现在的孩子能有个几分钱的零花都珍惜如宝,可看这两孩子看到一块钱平淡的眼神,以及进门后的大方礼貌,就知道一是他们家庭环境好,二是董美智和他丈夫把孩子们培养的很好。

林承安看林安安给了见面礼,他也拿出两张一块给了两个孩子,这次冯晓慧和冯晓军直接拿上道了谢。

“三哥,你去叫二哥吃饭,暖暖、雪儿,咱们和小姨一起摆饭。”

虽然董美智是她的管家,可是这个管家身份和能力实在太牛逼,她不可能让她沦为做饭伺候人的老妈子。

“小、安安,不用,晓慧晓军来就可以。”董美智着急的说道。

她怎么可能让林安安做这些粗活呢?

“不碍事,小姨,晓慧和晓军坐着。”说完就率先出了厨房。

林承安奇怪的看了眼董美智,也跟着出了堂屋,心里好生奇怪,小姨好像在怕小妹干活似得。

难道小姨以后不工作,要一直伺候小妹,给小妹做饭洗衣?

刚才小妹出去了一会儿,小姨把小妹的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还把小妹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洗了……

他和二哥怎么没这福利?

董美智是什么人?

她一眼就看穿了林承安所想,可是会在乎吗?

她是林安安一个人的管家,不是林家的管家。

中午的饭很丰盛,也充分展示了董美智高超的厨艺,不是林安安这个初级大厨可比的!

软糯可口的东坡肉,红烧狮子头,酱骨头,白切鸡,麻婆豆腐,酸辣土豆丝,最令她惊奇的是竟然有珍贵的清蒸白鱼,最后是一大盆羊肉汤。

主食是白米饭和松软可口的馒头。

“小姨,这个!”林安安比了个大拇指,“绝了!”

这饭菜,光是这食材就不好搞。

董美智笑了笑,“吃吧。”她暂时只能搞到这些了。

“好,咱们都吃吧。”看董美智等她动筷,她对着大家就说了句。

忽然想到还缺一个人!

“小姨,小姨夫呢,怎么不过来吃?”

大家又收回筷子,看向董美智。

小家伙们即使个个出身不凡,但饿了一上午,这会面对着一桌子菜都偷偷的咽着口水,只有吃惯了董美智饭菜的冯晓慧冯晓军好些。

董美智没想到林安安忽然会问起丈夫,楞了一下很快说道:“不用管他,昨天晚上夜班,现在在补觉。”

林安安却坚持道:“那怎么行,我去取个碗,给小姨夫留些。”

人家妻子在这边伺候他们这么多人,让丈夫自己在家喝冷水,道理不通!

看着小跑出了门的林安安,董美智心里感动的难以自制,一向自制力极强的她眼睛模糊了……

跟在总理身边近十年,那位待人也是极好的,可是威严在那儿,哪里能体会到她的生活,她的不易?

在那位身边,她的丈夫和孩子是不能过明路的,就怕被人作为要挟那位的把柄。

丈夫极其有才华,孩子们也都聪明,可是为了她的事业,他们只能灰淡无光,这次,师父突然说她该效忠的人出现了。

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她竟然看不到她的未来,五官也像蒙了一层纱……

师父说,跟着林安安,她的这一辈子将达到她自己期盼的生活的巅峰。

她是她这辈子倾尽一生效忠的人。



林安安找到乘警值班室,敲门得到允许进了门后,发现一名乘警长,四名乘警都在,七个罪犯被铐在了床架子上,三个小孩躺在值班室的床上,还在昏睡着。

“咦,怎么还没给孩子们喂解药?他们有药就应该有解药。”

进了门看着三个孩子并排着躺在病床,疑惑的问道,常人思想难道不是先找解药救醒孩子?

几人被林安安猛不愣登的一句话弄得心情尴尬。

这丫头是专门来打脸的吗?

他们只顾得上逼问他们的同伙了,哪里顾得上‘睡着’的几个孩子?

年轻乘警找着理由:“你好同志,我们这儿没有女同志可以照看几个孩子,我们想着先抓到他们的同伙再找他们要解药。”

林安安点了下头,不知可否,看着人贩子勾唇说道:“反正都是要吃枪子的人贩子,我们来个杀一儆百,怎么样?”

“怎么杀一儆百?”

“臭丫头你敢!”

几乎是同时,乘警长和光头男人齐声说道,只是一个着急,一个气急败坏。

可爱的长相说着冰冷残忍的话,无论是经历资深的乘警还是常年混迹犯罪道上的人贩子都浑身一抖。

杀一儆百?!

这是一个小姑娘说的话?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瞥了一眼眼中愤怒的人贩子们和着急的乘警,语气轻松的说道:“他们都是些小喽啰,偷偷跑了,总要有个顶杠的,拉个刺头,到走廊上,砰砰砰一枪毙,你们回去也好交差。”

说着深深看了眼乘警长,中年乘警长心中诧异了下,微点了下头,表示明白了林安安的意思。

最年轻的小乘警惊吓的看了看林安安又看了看乘警长和其他几人,嘟囔道:“那怎么行,那怎么行…… ”

不是为了形象,林安安差点喷了,也是个可爱的人啊!

“好啦,现在挑个,乘警长,你挑吧,挑好了就拉出去,哎,我这人心软,见不了血腥。”

“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说枪毙就枪毙啊!”光头狠声说道。

“我说了不算啊,但是抓捕过程中误伤个一两人还是可以?不过估计乘警长仁慈,如果谁说出同伙的信息并且交代出所有的犯罪点,被拐孩子的下落,乘警长应该不会……”

“哎,算了,乘警长,他们还不愿意说,你直接拉出去吧,先拉哪个呢?……”

看着拧头横气的几个人,林安安笑了笑说道,那个中年乘警长也是个人才,估计看出林安安有两下子,也乐得配合。

上前解开吵闹最厉害的光头男拷在床上的手铐,押着就出了门。

“你不能枪毙我,你不能枪毙我!”

紧接着门外稍远一些的地方‘砰’的一声枪响,值班室内不光人贩子,就连乘警和林安安也是浑身一颤。

真杀啊?

三个字围绕在每个人贩子和乘警的脑中,中年乘警长‘嚓’的拉开门,所有人都紧张的看了过去。

一个人!

一个人回来了!

“你们有谁愿意说出来你们的同伙?坦白从宽,我一定会上报你们的贡献。”

带着冷意的声音,几个人贩子中的女人们最先受不z了,争先恐后的抢着回答。

她们还有家人啊!干这么冒险的事情,还不是为了多挣钱,吃好喝好?

命都要没了,一群乌合之众合伙人算什么?

没几分钟,火车上的同伙交代的清清楚楚。

张老四,十六车厢,32号座,梳着二八偏分头,狭长细眼,高鼻梁,一身灰色西装,黑皮鞋,黑色皮包,最重要的是右手有六指。

“行动!”乘务长一声令下,看着几个人贩子冷声道:“把值班室的门锁了,他们逃不了。”

林安安站起来说道:“把嘴也堵了吧,有绳子的话绑了,这些花招可多得很。”

乘务长赞许的看了林安安一眼,又嫌弃的看着几个手下,“还不行动?”

“是!”几人惭愧的大声道,说完没一分钟,几个人堵嘴的堵嘴,绑的绑,很快就好了。

林安安为了任务,也有跆拳道技能傍身,缓慢的跟在乘警身后。



林承业和林承安走了,在林安安去上班以后。

林安安敲响镇长吴传达的办公室,得到回应后,推门进了办公室。

看着办公桌后坐着亲和的四十多岁男人,脑子里瞬间自动调出吴传达的信息。

上任三年多,是个清正干实事儿的官,林安安得出结论。

“您好,吴镇长,我是林安安,来报道。”

吴传达看着明媚俏丽的林安安,一脸笑意,“小林同志,欢迎,你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从小就是学霸呦,我很看好你哦!”

其实吴传达对这个事儿很是郁闷不解,华京政z府什么时候会关注他这个小镇以了?还突然派来个刚高中毕业生的!

这不是开玩笑吗?!

咋说他这也是政z府单位,不是个小厂子!

再看看这小同志,细皮嫩肉,娇弱如花,能跟着他天天跑?再有,他一个大男人,天天屁股后面跟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像什么话??

林安安不管这吴镇长是否真的欢迎,她又不是真的高中毕业生,前世名牌大学是白念的?会做不好一个小小的秘书?

两人笑容可掬,心思却各不相同。

“镇长,我的办公室在哪儿?您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给我。”林安安笑着说道,尽力扮演好一个秘书的样子。

前世他爸的秘书好像就是这样……

吴传达也想考验考验这个上面派下来的女同志,笑着说道:“今天我正好要去红旗大队,你跟我去吧。”

“好!”林安安点头。

“你先去秘书办公室找宋国庆同志交接,她把一些东西交接给你后,就要去县里报道了。”

林安安点头,“好,那我去了。”

吴传达点头后,她出了镇长办公室,找到秘书办公室后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进来。”

林安安进门后,看着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个二十二三岁和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笑着说道:“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林安安,吴镇长的秘书,希望以后多多指教。”

三人先是一愣,最后都笑着打了招呼,只是中年妇女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不过林安安也没在意。

二十七八岁的那个高个子男人看着林安安说道:“林同志,我是宋国庆,你过来我和你交接下工作内容。”

林安安踩着羊皮棉靴‘咯噔咯噔’的走到宋国庆办公桌跟前,看着宋国庆,等着他说。

宋国庆等了一分钟,没等到林安安说什么话,抬头疑惑的看向林安安。

嗯,长的挺好看,萌萌的,不过却是个憨的!

这个时候不应该说点好话,让他交代的详细点,以免她刚上任出了差错丢人?

不过他升迁,接他职位的小姑娘长的也好看,所以心情也高兴了,交代的尽量详细点!

说不定以后还打交道呢!

“小林同志,你先搬个椅子坐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

林安安笑着道谢,然后在门口搬了一把没人坐的椅子坐到宋国庆旁边。

“你看,这个是青石镇各个单位以及下面公社的一些电话,你保存好,这些是今年各个公社秋收的报表,领导自己看过了,但你要好好了解清楚,看看哪个公社、村子是交够了任务粮,还是又欠着,做到心中有底,这个是……”

林安安听的很仔细,边看边应,宋国庆足足说了一个小时才把所有的交代清楚,“好了,目前就这些了,以后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去了县里有了电话,会给办公室打个电话,给你电话号。”

看着宋国庆起身,林安安也跟着起身。“好的,谢谢宋同志。”

林安安也是真的感激,他能感觉到宋国庆对她的善意。

宋国庆看着可爱中带着明艳的林安安,两个醉人酒窝如个邻家妹妹,不自觉的让人忍不住对她好。

笑着说道:“好了,我要走了,有机会再见,你送送我?”

林安安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笑着说道:“好。”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县长的话令吴传达苦恼的久久无声,急的来回拨拉着那寸头。


郑桦一直没说话,等着吴传达做决定。

他们县里也只有这么几个老顽固,还固守成规的不思改革进取。

林安安看着吴传达坐如针毡,不一会儿站起来,在县长办公室来来回回的走着,迟迟不说话。

她翻了翻脑海中青石镇现在的资料,改革不算正式的改革,说不改革吧,很多东西也改革了,比如镇上的两个大厂已经单独成立了厂部革委会,直接归县里管辖,镇上现在也只差成立个革命委员会和正式把人民政府变更成人民公社了。

很多人蠢蠢欲动,准备争权夺利,所以视吴传达为眼中钉。

人民公社化虽然会有一些弊端,但也不是全无好处,如果他们要在农村搞一些集体企业,这个就需要直接的权利,而人民公社化改革后,吴传达如果能做公社书记,行动起来就会轻松很多。

这个项目可以给部分农民带来实际利益,所有就有了竞争,有了竞争就会有积极性,关键看怎么运用!

林安安把吴传达从县长办公室叫出外面后,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和吴传达说了。

“话是这么个话,我们目前还是以农业为主,鸡场能不能成功还是两说……”

“镇长,凡事都事在人为,没有做怎么知道成不成功?如果遇事就前怕虎后怕狼的,只会停步不前。”

更何况,她对系统的奖励有百倍信心!

吴传达被林安安激的一愣,前怕虎后怕狼?

“你让我想想,我想想……”说着又慢慢的在院子里来回渡步。

如果改革后,他能够做公社书记,就会直接管农业生产和经济,这样也大幅度的提升了‘科学养鸡’这个项目的成功比,如果推广开来,原来的顾及也会减少很多……

良久……

“小林,你说,改革后,我做公社书记的几率有多大?”

林安安一愣,随后说道:“这公社书记和社长不都是上面任命的吗?你要做肯定做书记兼社长,县长不是你战友吗?有这靠山不用干啥?”

吴传达真被林安安理所当然的话给说懵了,竟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让我公开走后门?”

林安安撇了撇嘴,又调皮的笑道:“镇长,大事儿当前,何必在乎这些小细节?您做了书记兼社长,对您以后大干一番事业,难道有坏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哈哈……,好个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老吴啊,你连个小同志都不如了!当年行军打仗那股热血哪去了?我知道你的顾虑,可是现在国家政策就是个这,你要像这个小同志学习,摒弃糟粕,取其精华,凡事儿都有好的方面嘛!”

郑县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人身后,看着两人说道,林安安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她还在背后让吴传达抱这个金大腿呢,没想到被人家抓了个正着!

郑县长把吴传达叫进办公室后又谈了一个半多小时,吴传达才出来。

脸上满是轻松,略带笑意,看来相谈甚欢!



农村的人比较朴实,林安安送李桂兰去医院,林安安就成了马家的救命恩人。


一家人见了林安安就差把她当成活菩萨了,左一句大贵人,右一句恩人,让她浑身不自在。

正是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林安安不想给他们添加负担,说了句有事儿就赶紧闪人了。

快要走出门的时候,李桂兰叫住了林安安,“小同志,俺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

林安安一愣,随即笑着说道:“您叫我安安就好,同志、同志的,显得生疏是不?”

“好,好,安安,俺让俺大儿子带你去俺们生产队长家看看,你看可以不?不是俺不要这张老脸提过分的要求,虽然这村的生产队长是俺弟弟,但是俺敢保证,他绝对是为民的好队长,只是苦于俺们这村都是山地,产量少,村民们再勤劳,地不产粮啊……”

老人家都这么说了,无论成不成,她都得去看看。

“好,大娘,我去了解下情况,再在村里看看,合适了,我回去就和书记提,您好好养病,不要担心这些。”

李桂兰喜极的点点头,“哎,好,家宝,你快带着安安同志去你舅舅那一趟。”

“哎,好!”李桂兰大儿子马家宝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林安安说道:“安安同志,俺带你去。”

林安安看着穿着满身补丁薄棉袄的马家宝问道:“你不回去穿件厚棉袄再走吗?这样会冻坏的。”

黑瘦的脸闪过羞涩,“这、这就是俺最后的棉袄了。”

在这么白净好看的姑娘面前丢脸,还是个小辈,马家宝黑黄的脸下满是尴尬。

林安安转眸瞅了瞅其他人,都是!

衣服薄,补丁多!

“你们放心,只要好好干,我给你们承诺,一定有粮吃,有新衣服穿!”

林安安的语气真诚,李桂兰一家人听得眼睛放光,里面满是对未来的期盼。

一天的接触,他们对林安安的好感爆满,现在几乎是毫不怀疑她的话。

昨天一天,她走访了好几个地方,李桂兰所在的这个杨树大队第四分队马家村还不属于最穷苦的分队或者村子,还有比他们村更贫穷的地方。

山脚边有一些村子,地没多少,别说种地打粮少的话,是根本没地种,村民们只能每年秋天上山猎一些野物卖到公社,然后生产队统一购粮分给村民们……

越走访心里越难受,越走访,她越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尽自己所能改善他们的生活。

哪怕是一小部分!

林安安和司机跟着马大柱到了这个杨树大队第四分队的生产队长李为民的家﹣五间土坯房。

与其他家低矮陈旧的房子没有半点区别!

“小舅,在家没?”

马家宝带着林安安两人直接进了院子,他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后,直接进了屋。

李为民正躺着呢,听到动静还没坐起来,人就进了屋子了。

“家宝?”李为民坐起身后又看到了他身后的林安安和司机,看到这么‘贵气’的人,眼中满是疑惑,“这两位是?”话虽是问马家宝,眼睛却打量着林安安和司机。

炕上熟睡的另一位妇人听到动静,也赶紧起身,睡眼迷糊的看到几人,“家宝?你咋来了?哎呀,还有两位贵客,快炕上坐,俺给你们倒水喝!”

说着就下了地,并推着林安安和司机两人坐到了炕上,“快,坐炕上,暖和,俺给你们倒水喝去。”说完急匆匆的走出了屋子。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董美智愣了一下,疑惑又心惊的说道:“你,请的保姆?”


呃……

“算是吧,我心疼小姨啊,你看,手都粗糙了,小姨夫也该心疼了吧?”林安安眼不眨心不慌的说道。

再说,她说的是实话好伐?她真的心疼董美智啊!!

董美智白了她一眼,就会打趣她,不过,请保姆,这小丫头也忒胆大了吧?

随后想到自己的存在,也不再多说什么,“行,知道了,你赶紧去上班吧,路上小心点。”

林安安眯眼灿烂的笑了一下,“好哒,我走啦啊!”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林安安又骑着破烂自行车,伴随着这种零件响动到了单位。

她真怕坏在半路,骑不了不说,还得推着……

因为马上要实行体制改革,前期工作并不少,林安安一下午陪着吴镇长骑着破自行车跑了好几个地方,直到天黑才回了家。

刚拐到巷口就看到门口站了个人,大高个,一猜就知道是谁。

骑到跟前儿,她跳下自行车,看着穿着军大衣双手抱胸的顾明浩,“你回来啦?这么冷待在这儿干什么?”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回家有人等着,还是喜欢的人等着,真好!

“去你单位了,门房大爷说你不在单位,又回了家。”顾明浩边说边接过林安安手里的自行车,两人相继进了院子,林安安直接把大门反锁。

看着顾明浩把自行车停在门边,直接伸手插入他的臂弯,抱着他的胳膊,半吊在他的身上,撒娇道:“明浩哥,你不知道,我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好累哦,腰酸背疼腿抽筋……”

顾明浩低头看着娇气的小丫头,好笑的捏了捏她带着棉手套的手,“那我待会给你捏捏?”

“嗯哼。”林安安哼哼了声,又说道:“哎,算了吧,你能待几天啊,万一我习惯了,你走了后,我还不得浑身疼?”

这个小丫头,每一句话都有本事让他发笑!

轻弹了她脑袋一下,“你确定就这样进屋吗?你小姨夫在堂屋,今晚一起吃饭。”

“真哒?”林安安惊喜道:“啧,今天可终于要见到小姨夫的‘庐山真面貌’了,我可要好好看看被小姨珍藏的人。”

林安安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制,人也走到半院了,所以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她说的话。

这时堂屋只有冯家一家四口,两个孩子听到林安安的话都笑了。

董美智羞恼的斥道:“这个丫头,整天瞎说!”

而坐在沙发上带着眼镜一脸平淡沉默的冯清学此时耳朵也红了起来,眼镜下的眸子对这个声音清脆说话有趣的丫头升起了好奇。

董美智拍了拍丈夫的肩膀,“安安很好,和那些人不一样。”

冯清学抬头看着董美智,拍了拍她的手,笑了一下,安抚道:“放心,我知道。”

话落,堂屋的棉门帘就被掀开,林安安和顾明浩前后走了进来。

林安安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董美智旁边的男人,笑了笑说道:“你好啊,小姨夫,我可终于见到你了。”

冯清学眼镜下平淡的眸子闪过笑意,站起身说道:“你好,安安,我是小智的丈夫,冯清学。”

林安安光明正大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黑框眼镜遮住了这个男人的锋芒,平淡的眸子下满是睿智,皮肤小麦色,长相很英俊。

答案,不错的男人!

林安安打量冯清学的同时,冯清学也打量着林安安,这个长相好看的小姑娘,眼目纯净!

“小姨夫坐吧,不用管我,我暖和暖和咱们再开饭?”

“嗯,好。”冯清学应了一声,又坐下。

顾明浩帮着林安安把外面的大衣脱了,放回她的屋子,两人坐在了冯清学对面的沙发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