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傅承洲姜渺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主角:傅承洲姜渺   更新:2023-11-20 16: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承洲姜渺的女频言情小说《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由网络作家“傅承洲姜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精彩片段

姜渺却肯定道:“我因为一些原因,对气味比常人敏感。常人闻不出来,我闻得出来。”

犹豫几秒后,她再次开口道:“我可以取走一些你的血吗?作为交换,我今晚守着你睡。”

她总觉得他的血似乎有些特殊。

她想研究看看。

傅承洲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点头道:“好。”

随后,就见姜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很细的竹筒,里面爬出来一条细长的虫子。

她将虫子放在傅承洲的伤口上,那虫子的身体便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那虫子明显是在吸傅承洲的血,不过傅承洲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痛不痒。

等整个虫子吸成圆滚滚状态的时候,姜渺将虫子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然后在傅承洲的伤口上撒了些不知名的药粉,他伤口处的血便很快止住了。

“走吧。”姜渺淡淡道。

傅承洲二话不说,回到自己的座驾上发动了引擎。

“我让你陪我睡觉,不是想占你便宜。主要是因为我多年来一直患有失眠症,找了很多医生,尝试了各种安眠药,甚至还请来了专业的催眠师,可对我来说都毫无效果。

然而,昨天当我和你一起坐在车上时,竟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巧合,但当我们上了飞机后,我又在你身边安然入睡。

我觉得那不是巧合,我想今天再试一次。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

姜渺听完他的这些话,低头沉默了一会儿。

她确实好几次注意到傅承洲的眼下有淡淡的乌青,想必就是因为睡不好觉导致的。

姜渺点点头:“我用你的血做实验。你用我的身体做实验,二者交换,很公平。”

傅承洲却噎了一下。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

没过多久,车便开到了所处尚城边郊的著名别墅小区——翡翠湾畔内。

姜渺下车后,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四周。

这么大的小区,却没几座别墅,目之所及全是大片大片的草地,周围也十分静谧。

傅承洲直立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映出他那非凡的容颜以及眼底藏不住的笑意。

“这是我在尚城的住处,走吧,带你进去看看。”

姜渺点了点头,跟着他走进了小区里其中一幢最大的别墅。

进门后,首先映入姜渺眼帘的是一小片波光粼粼的月牙状人工湖,月牙的凹处种满了兰花,她认出了那是黄金兰花,是一种特别珍贵的稀有花种,市场售价大约4万一株。

除此之外,别墅的院子里还有大片花园,种着的也全都是一些天价植物。

此时,一个身着燕尾服,管家模样的男人快步走到傅承洲面前,弯了弯腰,毕恭毕敬地说道:

“傅爷,您回来了。”

站在管家身后的几个保姆也跟着他一起鞠躬。

令姜渺微微有些意外的是,那些保姆,竟然都是男的......

傅承洲颔了颔首,以示回应,然后他侧身低头温柔地对身后的姜渺问道:

“你晚上只吃了点蛋糕,怕是没饱,要不要让他们再给你做点吃的?”

管家这才发觉傅爷身后居然跟着一个女人,心里一咯噔。

这是什么情况?从不近女色的傅爷怎么会把女人带回家?还对她这么关心!

还没等他理清眼前的状况,就听见傅承洲吩咐道:

“姜小姐今天在这过夜,你让人去把我房间的床上用品换套新的。”

管家:!!!

少爷和这位小姐的进展这么快的吗?!

姜渺:???

为什么要说得这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啊?!

傅承洲却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又接着轻声对姜渺笑道:

“走吧,我带你上楼。”

二人来到楼上的书房,一进门,姜渺就闻到一股好闻的淡淡书墨香气。

书房内干净整洁,还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她慢慢走到窗前,将楼下美如仙境般的月牙湖景尽收眼底。

傅承洲见她好像很喜欢自家庭院的景色,浅笑着问道:

“你有喜欢的花吗?我让人种一些。”

姜渺下意识地接过话说:“山茶花吧。”

山茶花,是婆婆生前最喜欢的花,她每次进城置办生活用品的时候,婆婆总让她顺便带一盆回来,久而久之,她也渐渐喜欢上了这象征着高洁的冬春之花。

傅承洲会意道:“好,我处理点公事,你先到处参观一下。”

姜渺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默默拿出手机打起了游戏。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困意袭来,姜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正专心工作的傅承洲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时针已悄然指向了11点的方向,他赶紧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转过身一脸歉疚地说道:

“不好意思,今天事有点多,一时忙忘了,我先带你去洗个澡?”

姜渺倦倦的眯起双眼,没多想便跟着他进了卧室。

傅承洲在衣柜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套白色睡衣递给姜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抱歉,家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将就穿穿,我明天让人去买。”

见姜渺没吭声,他又解释道,“你放心,这个我还没穿过,是干净的。”

姜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接过睡衣就进了浴室。

傅承洲也转身去了二楼另外一件浴室。

姜渺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换好衣服走出浴室,坐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打量着傅承洲的房间。

她注意到正对着床的墙上,挂着一副中年男女合照,两人的眉眼与傅承洲有七分相似。

这时,傅承洲也洗完澡推门走了进来,姜渺听到动静下意识地朝门口看去——

贴身的睡袍将他健美的线条和矜贵的气质彰显的一览无遗,衣领半敞,露出一片健康的肤色,微乱的湿发不断有水珠低落在他修长的脖颈,蔓延至锁骨,最后滑落到胸膛内消失不见。

他就慵懒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浑身上下却透露着一股致命般的禁欲诱惑。

姜渺愣了愣神,睡意顿时全无。

她赶紧移开目光,看着墙上的照片转移话题道:

“这是你的父母?”

傅承洲的眼中划过一丝悲凉,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嗯,他们已经去世了。”

许是不愿让姜渺注意到自己情绪上的失控,他假装不在意地走进浴室,拿出吹风机递给姜渺。

“把头发吹干吧,就这样睡容易着凉。”

姜渺乖巧地接过吹风机,插上插座低头吹着头发,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她轻声说道:“你一定很爱他们。”

傅承洲垂下眼皮,一种无力感遍布全身。

他紧握双拳,深呼吸了一下,想努力遏制住自己内心的悲伤和痛苦。

这种时候,再愚钝的人都能察觉出他的不对劲,姜渺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但她不懂应该如何安慰他。

两人沉默了良久,最终,姜渺略一迟疑,朱唇微抿道:

“睡吧。我守着你。这是我答应你的。”

傅承洲苦笑了一下。

“我一个大男人睡在床上,却让你一个小姑娘守在床边。这让我怎么睡得安稳?”

“那就一起睡吧。”姜渺一脸平静地说,“反正你这床够大。”

傅承洲的喉结上下翻滚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姜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可以试试。”

她不介意把他腿打断。

傅承洲笑着摇了摇头,躺了下去。姜渺也毫不避讳地睡在了他旁边。

正如傅承洲所料想的那样,没过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深眠。

这一夜,他睡得十分安稳。

第二天,姜渺睁开眼,看着睡在身旁的男人安静的睡颜,实在有些怀疑。

这人确定有失眠症?

睡得比她还香,睡得比她还长。

然而,在她起身后片刻,傅承洲便立即睁开了双眼。

昨夜睡得很好。

他很满意。

看着姜渺去洗手间洗漱的背影,他眸光有几分晦暗。

他已经开始琢磨,要怎么长久的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了......

十分钟后,姜渺下了楼,发现下人们看向她的眼神都有点怪怪的。

她知道自己肯定又被误会了。

但这种事越解释越乱,还不如不说话。

她淡然走到餐桌前坐下,一言不发地舀着碗里的粥往嘴里送,却吃出了不对劲。

鲍鱼海参粥,大补的。

姜渺简直哭笑不得。

傅承洲倒是毫不在意,往牛奶里加了好几勺糖才递给姜渺,问:

“你昨天晚上没回顾家,告诉她们没有?”

“她们”,当然是指纪栀柔和顾婉婉。

姜渺接过那杯加了糖牛奶,懒懒地回复道:“我做什么还不至于事事向她们报备。”

看着她乖巧地喝下牛奶,傅承洲又忍不住笑了笑:“走吧,送你上学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