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

全文完结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

一路开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一路开花”,主要人物有孟宁傅廷修,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琳娜面无表情,十分严肃。孟宁进去,瑟琳娜就将一张会员卡递给她:“万大小姐今天在皖西会馆,别怪我不帮你,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梁朝的话对瑟琳娜还是有些影响,她不方便出手,那就让万美丽去教训孟宁。万美丽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几次在万美丽那吃瘪,今天,她就让孟宁吃吃苦头,让孟宁知道,职场艰难,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混下去的。......

主角:孟宁傅廷修   更新:2024-07-21 2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宁傅廷修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由网络作家“一路开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一路开花”,主要人物有孟宁傅廷修,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琳娜面无表情,十分严肃。孟宁进去,瑟琳娜就将一张会员卡递给她:“万大小姐今天在皖西会馆,别怪我不帮你,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梁朝的话对瑟琳娜还是有些影响,她不方便出手,那就让万美丽去教训孟宁。万美丽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几次在万美丽那吃瘪,今天,她就让孟宁吃吃苦头,让孟宁知道,职场艰难,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混下去的。......

《全文完结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精彩片段


孟宁接到瑟琳娜的内线电话,虽然知道没好事,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孟宁站在办公室门口敲门:“瑟琳娜。”

“进来。”

瑟琳娜面无表情,十分严肃。

孟宁进去,瑟琳娜就将一张会员卡递给她:“万大小姐今天在皖西会馆,别怪我不帮你,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

梁朝的话对瑟琳娜还是有些影响,她不方便出手,那就让万美丽去教训孟宁。

万美丽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几次在万美丽那吃瘪,今天,她就让孟宁吃吃苦头,让孟宁知道,职场艰难,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混下去的。

“谢谢。”孟宁拿了会员卡:“定不负所望。”

瑟琳娜冷笑:“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孟宁拿着会员卡走出办公室,叶素走上来问:“那个女魔头又刁难你了?她为什么就跟你过不去呢。”

“有时候,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有时候,一个理由就够了。”孟宁心知肚明:“我在设计部,算是异类了。”

在一群高材生面前,她高中生毕业的就是异类。

叶素问:“她让你做什么了?”

孟宁晃了晃会员卡,说:“我得去会会这位万大小姐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叶素提醒道:“孟宁,你不能去,万美丽的刁蛮任性,不是说说的,她眼睛长在头顶上,有很多整治人的手段,你肯定会吃亏的。”

孟宁笑了:“你这么说,不知道还以为是妖怪呢,放心吧,我本来也打算见见万美丽,正愁着呢,瑟琳娜这张会员卡送的及时,想要设计出让对方满意的珠宝,那一定要见面聊聊,瑟琳娜给的资料太空洞了。”

资料上,万美丽的要求只有一个,好看,独一无二。

好看是没有定义的。

万美丽一个不开心,可以直接否定,所以她得见见万美丽。

“那我跟你一起去。”叶素真怕孟宁吃亏。

“够义气。”孟宁也不客气:“正好我没车,坐你车去。”

叶素笑道:“没问题。”

皖西会馆。

叶素很熟,她来过,两人有会员卡,很容易就进去了。

孟宁没什么钱,这次拜访,也不知道能不能向公司报销,她又不能让叶素出钱,两人就只能在大厅坐着等。

孟宁看过万美丽的资料,有她的电话,她给万美丽打了几个电话,说明来意,万美丽在电话里很不耐烦的让等着。

她与叶素从上午等到下午,又等到天黑了。

叶素说:“这么总不能一直这么等着吧。”

孟宁点头:“确实不能这么等,我去打听一下,万大小姐在哪个包厢。”

叶素顺口说:“万美丽她们一般都是在顶楼玩,不在包厢。”

孟宁看了叶素一眼,能这么清楚万美丽喜好的,跟万美丽肯定也很熟。

看来,叶素跟万美丽是一个圈子里的。

孟宁不多问,朝顶楼走,两人来到顶楼入口,就被会馆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请出示邀请函。”

叶素拉着孟宁小声说:“这里面被她们包下了,每个月都要举办几次私人聚会,没有邀请函,是进不去的。”

孟宁说:“你肯定有邀请函。”

“你怎么知道?”叶素都诧异了,她确实有,只是她不屑参加这种乌烟瘴气的聚会,也就没来。

孟宁浅笑道:“先带我混进去,见见万大小姐,回头请你吃饭。”

“那可说好了。”叶素笑了,出示电子邀请函,两人也就进去了。

这一进去,孟宁才明白什么叫有钱人的聚会。

这群富家千金少爷的聚会,那叫一个纸醉金迷,电视上演的那些,也只能算冰山一角。

叶素指着不远处,正在玩飞镖射击游戏的一位身穿鹅黄色抹胸裙的女孩说:“那就是万美丽。”

孟宁顺着视线看过去,果然,人如其名,万美丽长得十分美丽动人,二十一岁,正是青春靓丽的时候。

孟宁正要过去,忽然一个帅气的男人跑过来将她一把抱住。

孟宁吓得魂都快没了,挣脱不开,直接用脑袋去撞开对方。

嘭!

帅气的男人被撞倒在地,鼻血顷刻间流出来了。

有人大喊:“秦少,秦少,快叫救护车。”



孟宁回家哪能坐得住啊,在电话里急道:“欢欢,你派出所有没有认识的熟人?”


“这个还真没有,宁宝,你就放一百个心……”秦欢想到孟宁不知道傅廷修的身份,现在人被警方带走,孟宁肯定着急:“这样吧,宁宝,你先回家,我打个电话问问,看有没有人跟派出所熟悉。”

秦欢这样做也只是先拖着孟宁,以免孟宁担心。

“那好,你快点打电话问问,我等你电话。”

孟宁挂了电话,她担心傅廷修,开车去派出所。

就算是做不了什么,也要去派出所看看。

孟宁开车来到派出所门口,她刚下车,就看到顾长明也从一辆车上下来。

“顾长明,你卑鄙无耻。”孟宁对着顾长明就是破口大骂:“你赶紧撤诉。”

“孟宁,我已经警告过你老公,是他不肯求饶,现在是法治社会,我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合法的。”顾长明冷笑:“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怎么这么无耻。”孟宁情绪有些失控:“你撤诉,一切赔偿我来给,你想要多少钱。”

“孟宁,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赔偿。”顾长明双手揣兜,阴冷一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孟宁气得浑身发抖,眼前如此卑鄙无耻的男人,还是她认识的顾长明吗?

孟宁咬牙切齿道:“你做梦。”

顾长明嗤笑一声,走到孟宁面前:“想要我撤诉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你老公跪下来跟我道歉,承认他是捡了个破鞋。”

“顾长明,你混蛋。”孟宁气得扬手打了顾长明一巴掌。

顾长明瞬间就恼了,用舌头抵了抵被打的脸,阴冷一笑:“看来我得再重新验伤了,你的这一巴掌,我会算在你老公头上,判他个一年半载,应该是没有问题。”

听到傅廷修可能会坐牢,孟宁慌了,她就算再恨顾长明,也不得不压制住怒火。

“多少钱,你要多少钱才肯撤诉。”孟宁压着怒火说:“顾长明,别以为你读了几本律法,就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你若不撤诉,我就找更好的律师,跟你奉陪到底。”

让她屈服顾长明的条件,这绝不可能。

顾长明不屑道:“孟宁,你有金钱,有时间精力跟我耗吗?我只要拖着这起官司,就能让你老公在里面待个几年,官司一天不判,他就一天在里面给我待着,我反正不急,有的是时间跟你们耗,这就是你当年欺骗我的代价。”

顾长明的无耻刷新了孟宁对他的认知。

为了傅廷修的安危,孟宁极力克制着,解释道:“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当年我真的没有脚踏两只船,当初明明是你先离开的,顾长明,你凭什么把怒火发泄在无辜人身上,你我之间的事,你把傅廷修扯进来做什么,有什么怨气,你冲我来,放过他。”

顾长明冷血的看着孟宁,她越是维护傅廷修,替傅廷修着急,他心里的怒火越甚。

“孟宁,你真不要脸,现在还恬不知耻的不承认,你想让我把你在大学干了什么事抖出来吗?”

顾长明讽刺道:“别在我面前装清纯,脏。”

孟宁真的一脸懵,她大学时期干什么了?让顾长明这样愤怒?

难道,她真的遗忘了什么?

小说《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孟母一直都在等这句话,傅廷修这句保证,让孟母心里更踏实了几分。

“小傅啊,你们已经领证,当妈的,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一起努力,把日子过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孟母语重心长地说:“小宁从小就没有父亲,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比谁都希望她幸福,以后小宁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把人给我送回来,我来教育她。”

就算是有错,自己的女儿,也得由自己管教,别人休想动女儿一根手指头。

孟宁心中动容:“妈。”

傅廷修看了眼孟宁,郑重地向孟母承诺:“我会让孟宁过上好日子。”

傅家的男人,对婚姻也是从一而终,只要孟宁好好跟他过日子,那他也不会负她。

孟宁看着傅廷修,两人其实也不过见了三次,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可他的每一个字,每一个举动,都给足了她安全感。

傅廷修说:“吃菜吧,待会就凉了,尝尝这家店的菜,看看合不合口味。”

孟宁尝了一口,十分惊喜:“太好吃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来过这么豪华的地方,吃这么贵的饭呢,果然贵是有道理的。”

傅廷修笑道:“以后我多赚钱,每个月都带你来一次。”

孟宁连忙摆手,浅笑道:“那倒不用,你赚钱也不容易,吃一次就很满足了。”

老婆这是在给他省钱?

傅廷修眉眼温柔,孟宁真的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她笑起来很好看,让人如沐春风。

见两人相处算不上如胶似漆,却也相敬如宾,孟母脸上的笑也深了几分。

三人在包厢里吃饭,而同样来餐厅吃饭的傅博轩,在经过包厢时,从虚掩的门看到了里面的傅廷修,惊讶得不行。

他没看错?

大哥竟然是和一个女人吃饭?

傅博轩赶紧揉了揉眼睛,真是他大哥。

大哥旁边的女人是谁?

傅博轩心里好奇,扒着门缝,凑近了看。

这一看,不得了。

也太老了点吧。

傅博轩看到的正是孟母,孟宁去包厢洗手间里,从傅博轩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傅廷修与孟母坐着一起吃饭。

傅廷修用公筷给孟母夹菜,倒茶。

在外,他是晟宇集团的掌权人,此时,他只是孟母的女婿,是小辈,该有的礼节,必须有,这也是傅家的家教,素养。

傅博轩心里那个激动啊,除了老妈,他何曾见大哥对哪个异性这么周到过啊?

大哥拒绝老妈安排的那些名媛千金,原来是有这特殊癖好,喜欢老一点的?

恋母情结?

傅博轩有一种如遭雷劈的感觉,一激动,将门不小心给推开了,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傅博轩的突然闯入,让傅廷修与孟母下意识看过去。

傅廷修皱眉,孟母则好奇地问:“你是?”

“大哥。”傅博轩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是有意的,就是路过,路过。”

孟母看了眼傅廷修,傅廷修淡淡地瞥了眼傅博轩,云淡风轻地说:“远房亲戚。”

远房亲戚?

傅博轩懵逼,他跟傅廷修是亲兄弟,啥时候成了远房亲戚了?

孟母一脸顿悟的表情,慈眉善目地笑道:“长得一表人才。”

傅廷修:“……”

几个小时前,岳母也是这样夸他的。

傅博轩不明所以地坐过去,也不敢乱说话,用眼神询问傅廷修,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要真喜欢这么老的,那可真是造孽啊,还不如喜欢男人呢。


傅廷修怎么都没想到,孟宁也去了鑫兴俱乐部。

傅廷修喉咙发紧,问:“你们看到了晟宇集团的总裁?”

孟宁耸肩,说:“没有,秦欢说,就看到一个背影,人太多了,没看清,不过就一个背影,把她激动的语无伦次的,你们老板真有那么帅吗?”

傅廷修心里松了一口气,说:“跟你老公比,还是要差一点。”

孟宁笑了:“你这么自大,被你老板听见了,小心给你穿小鞋。”

傅廷修说:“我是做程序的,没了这家公司,还可以再换,不过我们老板也不会那么小气。”

孟宁八卦道:“傅廷修,你们老板那么有钱,长得又帅的话,怎么还是单身啊,你说他会不会有别的特殊爱好?”

傅廷修:“……”

“我不清楚,老板的私事,员工也不能议论。”傅廷修赶紧转移话题:“不是五点要出摊吗,都准备好了?”

“哦,差点忘了,我现在去搬货。”

什么晟宇总裁,那都太遥远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搬砖赚钱,才是她该做的。

把钱揣到兜里,才最实在。

这次有傅廷修帮忙,搬货这些苦力都落傅廷修身上了。

一切准备就绪,两人一起出发去兴乐路夜市。

孟宁在这租了个摊位,也不用害怕城管撵。

一开始入这行时,孟宁什么都不懂,被城管给逮住,交了罚款,货品还被没收了。

孟宁当时心慌又心疼,委屈的哭了,回到家也不敢跟孟母说。

一切心酸,都是她自己撑过来的。

傅廷修第一次来摆摊,什么也不懂,孟宁倒是手脚麻利,很快就把摊位支好,小台灯也打开了。

傅廷修看着那么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着孟宁亲手制作的饰品,心底触动很大,她就靠着摆地摊在京市生存下来。

傅廷修抬头望了眼夜市,这一排过去,卖饰品的不少,大多数都是小姑娘出来摆摊,竞争也不小。

还有卖衣服的,生活用品的,也有卖小吃的,应有尽有,十分热闹。

这条夜市街周边有几所大学,所以一到放学的点,就热闹起来了。

附近的居民也愿意出来逛逛,人流量很大。

孟宁从后备箱拿了两张折叠凳子,递给了傅廷修一张:“坐这个吧。”

傅廷修看了眼折叠凳子,也没说什么,接过坐下来。

天气有点闷热,孟宁又准备了小风扇,塞给傅廷修:“你拿着吹,这样就不会热了。”

傅廷修第一次来,孟宁担心他不习惯,给他准备了不少东西。

小风扇,水,还有零食,怕他无聊,又准备了平板电脑。

傅廷修有一种被人宠着的感觉,他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

孟宁不仅十分客气,还有点小心翼翼,生怕傅廷修不适应。

孟宁笑着说:“怕你无聊嘛。”

她挨着傅廷修坐下来,旁边的摊位老板也来了,是一个卖衣服的大哥,笑着打趣:“小孟,这是你男朋友啊,长得真俊。”

孟宁正要开口,傅廷修纠正:“我是孟宁的丈夫。”

孟宁:“……”

卖衣服的大哥都快四十了,为生活所累,长得着急了点,傅廷修这是在吃醋吗?这么急着宣示自己的身份?

孟宁微笑道:“周大哥,这是我先生。”

周大哥很惊讶:“小孟,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之前也没听你说过啊。”

“刚、刚结的。”孟宁岔开话题:“周大哥,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啊,蔡大姐怎么没来。”

周大哥叹息一声:“她带孩子去医院了,又病发了,总得有人来出摊赚钱,耽搁一天,租金浪费了,钱还没赚着,孩子看病哪样不花钱啊。”

用最无奈的语气,简单的话,讲述底层人的不易。

感叹之后,生活还得继续。

孟宁小声在傅廷修耳边解释:“周大哥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一直没有合适的骨髓移植,夫妻俩为了这么个孩子,家底都掏空了,欠了不少债,现在亲朋好友也都躲着。”

傅廷修从来没有接触过底层圈的人,在他的世界里,谈论的都是投资,项目,动辄都是上亿的项目,与这些人的生活太遥远。

然而这些人身上,却有着不屈的精神,无论生活多么艰苦,依然压不垮他们的脊背。

孟宁感慨:“厄运专挑苦难人,周大哥自己的身体也不好,他是家里的支柱,他要是倒了,家就没了,我一开始摆摊不懂规矩,都是周大哥夫妻俩照顾我。”

明明自己活得也不如意,却还是会心疼别人。

傅廷修看了眼在铺摊位的周大哥,说:“有句话叫苦尽甘来,他们会好起来的。”

他又看了眼孟宁的摊位,问:“我能做点什么?”

孟宁定神,说:“就这样坐着等顾客来就行了。”

傅廷修还真不会卖饰品,两人坐一起闲聊:“平均每天能卖多少?”

“差不多四百左右吧,今天有你来帮忙,你长这么帅,看着都赏心悦目,可能会卖得更多一点。”

傅廷修勾了勾唇,这话很受用。

天很快就黑了,人也越来越多,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孟宁一件饰品都没有卖出去。

平常这个时候,肯定开张了。

孟宁都感到很奇怪,只要路过摊位的人,都会往傅廷修那边看一眼,走远了也要回头看一眼,却又不靠近。

很快,孟宁找到了症结。

她做的都是女孩子们的生意,傅廷修太帅了,面无表情的坐在这里,一副可远观而不能亵玩的高冷样子,那些女孩子都羞涩了,哪好意思来买东西啊。

孟宁拿出个口罩给他:“傅廷修,你还是把这个戴上吧,不然今晚开不了张了。”


孟宁一直看着傅廷修,傅廷修同样身为男人,自然能明白男人怎么想。


那傅廷修也是这么想的?

被孟宁这么盯着,傅廷修就知道这丫头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红绿灯时,傅廷修伸手摸了摸孟宁的头,说:“别胡思乱想,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

被看穿心思,孟宁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话都说到这里了,她也表态:“我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傅廷修,如果你哪天想要分开了,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跟我说,我会成全你,只希望别瞒着,让我像个傻子一样。”

她可以接受傅廷修哪天爱上别人,但不接受被欺骗。

她希望在婚姻里,只有两个人,永不出现第三者。

如果真有那天,她也是希望傅廷修能坦白,两个人分干净了,再进行下一段感情或者婚姻。

傅廷修幽深的眸子凝视她片刻,说:“好。”

一个“好”字,让孟宁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

一般人不是应该保证的说,绝不会有那天吗?

傅廷修太坦白了,果然,人还是喜欢听甜言蜜语。

孟宁不说话了,扭头看向窗外,这举动,多少是带了点情绪的。

傅廷修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伸手抓住孟宁的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

亲密的举动令孟宁心跳加速,猛然扭头看向他。

他注视着前方,嘴角带着笑意,什么也没说,却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孟宁发现,傅廷修还挺会撩人的。

孟宁心里刚才那点不舒服也就消散了,心情好了些。

没一会儿,车子在一家酒楼门口停下,傅廷修去停车,孟宁在门口等他。

这时孟母又打电话来,果然如傅廷修分析的那样,杨柳与朱军一时半会离不了。

小三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再加上小三的大女儿也有继承权,如果杨柳跟朱军离婚,财产分割上也有分歧。

孟母在电话里唠叨,孟宁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听着。

私生子也有继承权,还是挺讽刺的,这也间接纵容了小三的嚣张气焰。

在通电话时,傅廷修停了车过来了,孟宁对孟母说:“妈,我跟傅廷修在外面吃饭,回去再说吧。”

听到女儿跟女婿在一起,孟母也不打扰了。

“好,你们吃,小宁,你跟女婿一定要好好的。”孟母也受了杨柳的事影响,有点担心孟宁的婚姻。

孟宁是闪婚,两人还分房睡,这不是更容易出事?

“好了,妈,我知道了。”

孟宁挂了电话,傅廷修正好走到身边:“走吧。”

傅廷修今天找的这家酒楼,算不上非常高档,他知道孟宁心疼钱。

两人进入酒楼大厅,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忽然朝傅廷修走过来。

“傅总。”

男人十分殷勤的样子:“傅总,好巧啊,没想到能在这见到您。”

听到傅总二字,孟宁看了傅廷修一眼,他不就是公司一个小职员吗?怎么别人叫他傅总?

傅廷修倒是面色平静,对孟宁说:“你先去枫叶阁等我。”

“哦。”孟宁应了一声,随着服务员去枫叶阁包厢。

枫叶阁在二楼,孟宁上楼时,朝傅廷修那边看了一眼。

她听不到傅廷修跟中年男人说了什么,只能看见中年男人对傅廷修毕恭毕敬的样子。

中年男人看起来也像是个成功人士,她刚才还注意到,男人手腕上的表都是百万级别的,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傅廷修这么客气呢?

孟宁到了枫叶阁,坐了一会儿,傅廷修才回来。

“刚才那位是公司的客户,以前我帮他们做了个程序。”

孟宁问:“刚才那个人,为什么喊你傅总啊。”

傅廷修笑说:“在职场上,不管是不是什么总,这走出去了,人家也会客气的称呼一声什么什么总,就是客气而已。”



孟宁听到去买车,还是挺诧异的。

她的车子坏了,他昨晚什么也没说,她也没指望这个闪婚丈夫能做什么,今天他却直接用行动来告诉她,他上心了。

孟宁从小就跟母亲相依为命,家里没有男人,什么都得靠她们母女自己来。

孟宁很早就独立了,家里的水龙头,马桶,灯泡坏了,都是她修的。

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有人为她遮风挡雨。

就像昨晚,他把伞递给了她,接过她手里的重物,他是一家之主,站在前面,为她遮风挡雨。

孟宁侧头看着他,认识不久,她摸不透他的性子与经济情况,可也不想占人便宜。

“不用了,我那辆车修修还能开,就别乱花钱了。”

傅廷修就知道她会拒绝,说:“你什么都不要的嫁给我,这要传出去,我也没有面子,我赚的不多,却也足够生活开销,这些年我攒了些钱,买辆车完全没有问题。”

这话若让傅博轩听到,得膜拜啊。

傅廷修的身家别说买辆车,就算是随便买栋楼都是九牛一毛。

傅廷修拿男人的面子说事,孟宁还真不好说什么。

两人来到车店,孟宁不敢看太贵的车,傅廷修开的车子,也就十万出头,她买个这样价位的就合适了。

最后,孟宁选了一辆性价比高的车子,全款十一万,付钱的时候,她坚持自己付了五万块。

这五万,她攒了一年,还是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才攒出来的。

别看孟宁长得温温柔柔,性子却说一不二,傅廷修也没办法,只能同意这个方案。

孟宁此举,倒也让傅廷修对她欣赏了几分。

他认识的女人之中,除了母亲,也就孟宁不贪他的钱,就连买车,孟宁还杀价了,让车店送了不少礼品。

这点钱在傅廷修看来,还抵不过他脚上一双鞋,可这就是普通人生活的样子,孟宁这种才是勤俭持家过日子的。

付钱的时候,孟宁有点肉疼,开上新车时,那点肉疼就烟消云散了。

“新车果然不一样,无论是马力还有提速,都比我之前那辆好太多了。”孟宁有点小兴奋,车子还是她喜欢的红色。

在傅廷修眼里,孟宁是太容易满足的女人。

见她高兴,傅廷修嘴角也跟着上扬:“开上你的新车,带着我兜一圈?”

“没问题。”孟宁笑道:“上车,坐稳了。”

傅廷修上车,系上安全带,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女司机开的车。

想到女司机是马路杀手,傅廷修多嘴问了句:“你的车技,如何?”

孟宁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笑着问:“你买保险了吗?”

“回头买上,受益人写你的名字。”

两人相处很轻松,孟宁也没想到,傅廷修还挺幽默的。

孟宁启动车子,开着车,带着傅廷修在周边转了一圈。

孟宁的车子开得很稳,遇到紧急情况,反应也很快,从容淡定。

傅廷修一直注意着她,孟宁颠覆了他对女司机的看法,并不像网上评价的那样,女司机手忙脚乱,胆小畏缩。

傅廷修说:“导航去水沐天城小区。”

“啊?”孟宁下意识问:“去那做什么?”

“你的新家。”

孟宁:“……”

水沐天城距离并不远,也不是什么高档小区,不过在这京市,以水沐天城的地段,三室两厅的房子,租金也不便宜。

为了节约租金,她和母亲也只能租在五环外面去,以她的收入,这辈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子。

傅廷修也是第二次来水沐天城,他在去A市之前,让傅博轩帮忙全款买了套二手房,里面东西齐全,拎包就能入住。

早上他来看过,担心穿帮,又带人把家里的东西都换了,收拾了一些常穿的衣服过来。

孟宁进屋时,对房子的第一印象就是温馨,整洁。

这点她倒是有点意外。

一个单身男人,屋里还能收拾的这么整洁?

厨房里还有锅碗瓢盆,油烟机也是用过的。

孟宁问:“你平日里自己做饭吗?”

傅廷修也看了眼厨房,除了锅碗瓢盆是新买的,抽油烟机那些都是旧的,一眼能看出是用过的。

“嗯。”傅廷修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偶尔做,平常忙起来,也没时间做饭。”

会做饭的男人,好感度又增加几分。


孟宁听到声音回头,笑着跟车里的叶素打招呼:“开车慢点,我就先回去了。”


叶素探头朝孟宁挥手,因为角度的关系,她只能看见傅廷修的侧影。

“明天见。”叶素开车离开。

“走吧。”孟宁对傅廷修说。

傅廷修拉开车门,手护着她头顶,等孟宁坐进车里了,才回到主驾驶上。

傅廷修问:“今晚想吃什么?”

“我要先去一趟医院。”孟宁说:“今天销售部同事生孩子,认我做干妈,我得给干儿子买点礼物过去啊。”

孟宁将送廖文倩去医院生孩子的事大致说了一下,又感慨道:“新生儿好小哦,那小手,小脚,看着好可爱。”

傅廷修见孟宁憧憬小孩子,唇角微扬:“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一定是世上最可爱的宝宝。”

孟宁囧:“……”

她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傅廷修这话,让她有那么一点点小期待。

傅廷修的基因也不差,他们的宝宝,肯定非常可爱。

女人就是这样,是个矛盾体,总希望得到最肯定的答复,否则一切暧昧,都只是暧昧。

两人去母婴店逛了逛,孟宁想着给宝宝买两套衣服,第一次买新生儿的衣服,也不太懂尺寸。

孟宁让老板娘帮忙推荐一下,老板娘见两人一起来的,误以为是孟宁怀孕。

老板娘看了眼孟宁的肚子,笑着问:“几个月了?预产期什么时候?我才好根据季节给你推荐合适的衣服,刚出生的宝宝,皮肤娇嫩,得穿质量好点的衣服。”

孟宁尴尬地看了眼傅廷修,对老板娘说:“我买来送朋友的。”

老板娘这才恍然,误会了,笑道:“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男宝。”孟宁问:“老板娘,你帮忙推荐一下。”

在孟宁跟老板娘聊天时,傅廷修走到新生儿穿的衣服面前,伸手摸了摸衣服。

这是一套粉色的,很卡哇伊的小衣服。

老板娘见状,笑着推销:“现在小孩子不分颜色的,粉色的也很好,这套衣服有好几个尺寸,要不拿一套吧?这套衣服纯棉的,也不贵,199一套,多买,还能打折。”

孟宁也看了一下衣服,确实很可爱,她问傅廷修:“选这个吗?”

“我随便看看。”傅廷修说:“廖经理生的是男宝,还是买蓝色或者黄色的好一些。”

老板娘立即说:“这款蓝色的也有。”

老板娘连忙拿了几个颜色给两人挑,傅廷修就像是给自己孩子挑衣服似的,选得很认真。

孟宁在一旁看着,嘴角不知觉带上了笑。

她看得出,傅廷修很喜欢小孩。

孟宁对买小孩子的东西不太懂,最后都是傅廷修挑好的,买了两套衣服,还有拨浪鼓,一套会叫的小黄鸭玩具。

付钱时,孟宁拿出手机:“我来扫。”

傅廷修站在一旁,也不争抢,老板娘笑了笑,只有结了婚的才懂,这结婚的男人,手里都是没有钱的,财政大权都在老婆那里。

两人买好了东西,从母婴店出来,上车时,傅廷修察觉不对,站在车门边,四处张望了一眼。

车里的孟宁问:“怎么了?”

“没事。”傅廷修没有发现可疑的,坐进车里启动车子。

就在他们走后,一个男人拿着相机从一辆车后走出来。

此人正是顾长明请的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反手就将刚才拍到的照片发给了顾长明。

顾长明看到两人逛母婴店,下意识认定孟宁是怀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