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

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

一路开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是作者“一路开花”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孟宁傅廷修,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相亲的总觉得不靠谱,秦欢还想撮合一下两人。孟宁会意,笑着摇头:“我就不去了。”她现在结婚了,就算与傅廷修没有感情,两人也是法律上的夫妻,她也应该做到忠诚。傅廷修不负她,她也会试着跟他好好生活,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顾长明过得怎么样,是富是穷,也都跟她没有关系了。秦欢还想再说什么,孟宁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顿时有点......

主角:孟宁傅廷修   更新:2024-07-11 17: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宁傅廷修的现代都市小说《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一路开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是作者“一路开花”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孟宁傅廷修,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相亲的总觉得不靠谱,秦欢还想撮合一下两人。孟宁会意,笑着摇头:“我就不去了。”她现在结婚了,就算与傅廷修没有感情,两人也是法律上的夫妻,她也应该做到忠诚。傅廷修不负她,她也会试着跟他好好生活,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顾长明过得怎么样,是富是穷,也都跟她没有关系了。秦欢还想再说什么,孟宁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顿时有点......

《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高质量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孟宁真没想过那么长远的问题,怕秦欢误会,解释道:“这些都是我提出来的,我不想占人家便宜,我们闪婚,能走多远还是未知数,这些都不重要。”

孩子教育问题,那就更长远了。

秦欢十分无语地盯着孟宁看了很久,她还是了解孟宁的,现在却做出惊世之举,让她着实惊讶。

“孟宁,那下周五同学聚会,你还去不去了,听说顾长明会去,地点都订好了,就在明月楼,顾长明现在混得很不错,不仅开了律师事务所。”

秦欢又说:“我还听说还在南山那一块买了别墅,京市南山,那可是有名的别墅区,一套就要上千万呢,你要真跟顾长明和好了,以后也不用辛苦。”

相亲的总觉得不靠谱,秦欢还想撮合一下两人。

孟宁会意,笑着摇头:“我就不去了。”

她现在结婚了,就算与傅廷修没有感情,两人也是法律上的夫妻,她也应该做到忠诚。

傅廷修不负她,她也会试着跟他好好生活,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

顾长明过得怎么样,是富是穷,也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秦欢还想再说什么,孟宁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顿时有点紧张。

电话是傅廷修打来的。

孟宁接通,傅廷修温厚的嗓音从听筒传来:“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我跟朋友在外面。”孟宁问:“有什么事吗?”

不会是着急让她搬过去吧?

“有事。”傅廷修言简意赅:“你忙完了发个位置过来,我过来接你。”

孟宁看了眼秦欢,秦欢压低声音问:“你新婚老公?”

孟宁点对秦欢了点头,又对电话里说:“我这边忙完了,我现在就把地址发给你。”

孟宁还没有去进货,她担心如果说有事,会被傅廷修误以为是找借口,躲避着他。

既然领证了,孟宁也打算跟傅廷修好好相处。

不管有没有感情基础,婚姻也是需要经营。

领证是她提出来的,在婚姻里,她也必须拿出个态度来。

挂断电话,孟宁抱歉地对秦欢说:“今天休假一天,就不去市场了,待会他过来接我。”

“宝,你真的变成已婚妇女了。”秦欢接受现实,叹口气,说:“行,身为你的好闺蜜,我现在也只有祝福你,不过如果那男的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别委屈自己。”

孟宁心里感动:“他人很温和的。”

地址发过去不久,傅廷修开着一辆十万出头的雪佛兰车来了,给孟宁发了微信:“我已经到了,在路边。”

孟宁看到信息,从饮品店出来。

傅廷修在车子里,一眼就看到了孟宁,他下车走过去。

“孟宁。”

傅廷修穿着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可还是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气质。

随随便便一套衣服穿在他身上,都给人一种模特走秀的感觉。

天生的衣服架子。

秦欢看到傅廷修时,顿时被颜值折服,就差流口水了。

她拍了拍孟宁的肩膀,说:“宁宝,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闪婚了,美色误人。”

长这么帅的老公,一时头脑发热也正常。

不过,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

孟宁知道秦欢是什么德性,哭笑不得:“当初领证,长得帅确实是占很大的成分。”

傅廷修已经走到两人面前,孟宁为两人介绍:“这是我的闺蜜,秦欢,我们是从高中就认识的好朋友,欢欢,这就是我……先生,傅廷修。”

老公两个字她说不出口,孟宁有点不好意思,耳根都红了。

傅廷修看了眼孟宁,知道她脸皮薄,温和有礼的向秦欢打招呼:“幸会。”

秦欢回神,笑道:“傅帅哥,你好,长得真帅,孟宁眼光真好。”

说话时,秦欢看了眼傅廷修的车子,十万出头的车子,在这京市也就是薪资阶级的水平。

孟宁知道秦欢这话是客套话,秦欢恨不得她嫁入豪门,常说她长得这么漂亮,性格好,以后肯定能嫁得好。

孟宁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富豪也不是傻子,美貌是贬值的,生意人怎么会做亏本买卖。

孟宁只想过简单普通的日子,把小日子过好了,她就满足了。

秦欢对傅廷修的颜值还是很欣赏,长这么帅的男人,可真不容易见。

傅廷修温笑道:“我和孟宁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一起吃饭。”

傅廷修自然将秦欢的心思看穿了,不过是孟宁的好友,傅廷修自然会给几分尊重。

“客气什么,你们忙,以后有的是机会吃饭。”

孟宁上了傅廷修的车,跟着一块儿走了。

车子开出几个红绿灯了,孟宁才想起来问:“我们去哪?”

“今天我请了一天假,先带你去买车,再带你去我家里。”傅廷修调侃道:“结婚一周了,你也应该知道自己老公住哪里,认认路。”


傅廷修看到傅博轩,就像看到了一只大肥羊。

傅廷修也不客气的直接薅羊毛了:“这是你嫂子手工做的饰品,买几件送给你女朋友?”

这语气是询问,了解傅廷修就知道,这是命令。

傅博轩不买也得买。

嫂子亲手做的,傅博轩必须光顾啊,说:“必须的,这些饰品也太漂亮,小萱,选几件。”

小女友一听“女朋友”三个字,有一种被认可的喜悦,开心的选了几件:“这些都好漂亮,我都好喜欢。”

傅廷修趁机说:“喜欢都买下,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比如这对樱桃耳环,寓意好事成双,正适合你们热恋中的情侣,还有这枚太阳花发夹,寓意热烈的爱……”

一旁的孟宁听了都要竖大拇指,这营销文案,也太牛了。

这些寓意,纯属傅廷修现场编的。

傅博轩的小女友越听越喜欢,囔着要全部都买下。

“博轩哥,都买下,好不好?”

小女友并不是与傅博轩一个圈子里的,也不认识傅廷修,她不知道傅博轩到底多有钱,也不知道傅廷修与傅博轩的真实关系。

傅博轩大手一挥,慷慨道:“买,都买。”

孟宁知道傅博轩是傅廷修的远房亲戚,哪好意思收钱啊,笑着说:“我给你们包装好,送给你们了,就当是见面礼。”

孟宁心里其实还是挺心疼的,这十几件饰品,可要花她两天时间才做好呢。

都是她的心血。

不过孟宁心疼归心疼,却没有表现出来,大不了她再辛苦点,这两天多做一点饰品。

傅廷修说:“这些都是你熬夜做的,怎么能不收钱,亲兄弟明算账,我跟他只是远房亲戚,不亲,别不好意思,而且我们还要攒钱买房,自然每一分都要精打细算,更不能浪费。”

傅博轩:“……”

这是有了老婆忘了亲弟弟啊。

傅廷修名下几套别墅,前不久又在水沐天城小区买了一套三居室,还买房子?

他忽然很想看到傅廷修翻车的那一天,看孟宁怎么收拾他。

傅博轩笑道:“嫂子,大哥说得对,应该给钱的,不能白拿,你这么辛苦,我哪好意思,一共多少钱?”

孟宁摆手,笑说:“真的不用,不值什么钱……”

虽然要攒钱买房子,也不能收亲戚的钱啊。

傅廷修拿起桌上孟宁的收款二维码,递到傅博轩面前:“扫码,一共四千块。”

听到报价,孟宁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看向傅廷修,这不是讹诈吗。

直接涨了十倍价格啊。

这要是被举报,她得进局子里喝茶了。

坑熟人,就算是远房亲戚,也不太好啊。

“傅廷修……”孟宁正要阻拦。

傅博轩已经扫码,笑道:“这也太便宜了,已经扫码转过去了。”

傅博轩那边一转账,孟宁这边就收到了收款提醒:支付宝到账,四千元。

孟宁:“……”

傅廷修将收款码放下,说:“我们要收摊了,你可以带着小女友去别处逛逛了。”

潜台词就是赶人。

傅博轩还想多跟孟宁套近乎呢,自己大哥都陪着来摆地摊了,看来是认真的,讨好了嫂子,以后他也有保护伞啊。

傅博轩打开微信,嬉皮笑脸地:“嫂子,加个微信呗。”

傅廷修刚坑了傅博轩,孟宁哪好意思拒绝加好友啊。

此时的傅博轩在孟宁眼里,那就是个冤大头,傻大个,被坑了还笑嘻嘻的。

傅博轩却觉得自己赚大发了,四千块就拿到了嫂子的微信。

孟宁拿出手机,两人互加上好友,傅博轩走的时候,还很热情的跟孟宁打招呼。

弄得孟宁怪不好意思的。

饰品都卖完了,傅廷修说:“可以收摊了。”

孟宁问:“傅廷修,刚才你为什么乱报价啊,万一你的远房弟弟知道了,那多伤感情啊。”

“你亲手制作的,就算是涨一百倍价格,那也值。”傅廷修沉声道:“你别有负罪感,他几年前欠我三千五百块钱,一直不还,刚才正好拿回来了。”

“真的吗?”孟宁半信半疑:“我看他也不像缺钱的,怎么会欠你钱不还啊。”

傅廷修一本正经地说:“可能是忘了,我也不好意思提,刚才也就借机要回来了。”

孟宁看了看傅廷修,总觉得这话有点水分。

刚才的傅廷修报天价时,可没有不好意思。

为了不让孟宁胡思乱想,傅廷修转移话题:“明天我们就不出摊了,我们结婚这么久,岳母也没有来过家里,明天把岳母叫家里一起吃饭,还有你那个朋友,也一起叫来吧,我们没有办婚礼,这顿饭还是要吃的。”

“其实我也正有这个打算,你之前忙,明天你周末不用上班是吧,那我待会给秦欢和我妈打电话。”

孟宁说:“要不也叫上你姨妈还有刚才那位远房弟弟吧,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来。”

傅廷修说了句:“你邀请他们,他们肯定非常乐意来。”

“那就这么定了,那你记得给你姨妈打电话,我也没有她联系方式。”

“好。”

两人收摊回去,在孟宁去洗漱时,傅廷修在自己房间给方琼打电话:“你儿媳妇请你明天来家里吃饭……”

通知了方琼,至于傅博轩那边,他只是发了个信息知会一声。

忙完这些,他又给公司总秘打了个电话,知会晟宇集团旗下珠宝公司人事部,对外发布招聘设计师的信息,并将招聘条件放宽至高中文凭。

总秘接到电话,对于招聘条件都懵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晟宇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对接的主要是上流社会的客人,对设计师的要求也至少是本科以上。

且必须是211或者985毕业的,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或者在这领域有突出成就,拿过奖项的人。

更重要的是,从不外招。

总秘不确定地问:“傅总,您说的是,外招设计师,高中文凭就可以了?”

“嗯。”傅廷修言简意赅:“明天我要看到这则招聘信息。”

“是,傅总。”总秘不再多问,按命令执行。

在浴室洗漱的孟宁并不知道这些,她洗好后,又手洗了小内内出来。

她跟傅廷修分开住,但是这房子晾衣服的只有一个地方,厨房外面的生活阳台。

孟宁去生活阳台晾晒小内内,恰好这时傅廷修也进厨房,打算煮点东西吃。

他听到生活阳台有动静,走过去一看,就见孟宁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半湿的举着晾衣杆晾小内内。

孟宁的腿很白,很细,她踮起脚时,睡衣都跑到大腿那了,目光再往上移,勾人得很。

小内内没挂好,忽然掉在地上,孟宁伸手去捡,这才发现傅廷修在身后,再看手里的小内内,顿时脸红了,放在身后藏好。


傅廷修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拿着口罩看着孟宁。

孟宁无奈地说:“你长这么帅,那些女孩子都不敢靠近,那我还怎么做生意啊。”

她反应过来,这句话有点伤人,怕他误会,又补充道:“我不是怪你的意思,越是美好的事物,人们都会抱着仰望的姿态,不敢生出亵渎之心,这么帅的老公,如果被别的女孩盯上了,那我可亏大了。”

除了在外人面前必要的介绍,孟宁这还是第一次主动称呼“老公”这两个字。

傅廷修心底莫名愉悦,戴上口罩:“好了。”

孟宁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冲过路的行人笑道:“小美女,看看吧,这些饰品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亲手做的……”

“小姐姐,我这里还接受定制,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全是纯手工制作……”

孟宁热情的揽客,嘴巴又甜,很快就有女孩围了过来。

孟宁做的每一件饰品都非常精致,独特有趣,各种风格都有。

不管是耳环,发夹,指环,都非常的漂亮。

孟宁为了宣传自己的饰品,在自己头上,手上也戴了,她人长得美,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皮肤白皙如雪,这些饰品更是锦上添花,吸引了不少客人。

女孩子就是喜欢这些特别的饰品,孟宁卖的也不贵,三十块钱一个,饰品制作复杂一点的,就卖五十。

孟宁平常做一个饰品,最简单的也要一个小时,复杂的需要半天。

她主打纯手工,加上饰品确实设计很好看,这些女大学生们也不缺钱,也是愿意买单。

傅廷修在一旁看着,他计算着孟宁的成本,这些饰品的材料不怎么值钱,可是很费时间。

孟宁一天如果想要赚到四百左右,需要卖十几件饰品,而这十几个饰品,可能需要她一天,或者两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这样算下来,利润就很薄了。

等一批客人买走之后,傅廷修建议:“孟宁,以你的设计天赋,足可以去应聘珠宝设计师,你喜欢的是设计,如果靠你一个人纯手工制作,效率非常低。”

“我也想过啊,可是那些大公司都需要文凭。”孟宁抿了抿唇,说:“文凭是进入大公司的门槛,我连大学文凭都没有,只是单纯会设计,也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拿过什么奖项,好的作品,别人也不会要我。”

孟宁望着马路的广告牌,憧憬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像她一样出色的珠宝设计师。”

傅廷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广告牌上的美女正是晟宇集团旗下珠宝品牌的总设计师,瑟琳娜。

傅廷修说:“你比她更优秀。”

孟宁笑了:“她可是珠宝设计师里的天花板,法国进修回来的,曾在法国拿了很多奖项,是晟宇集团旗下珠宝品牌的总设计师,对了,你们在一个公司,你有没有见过她本人?”

“没有见过。”傅廷修这句话说的是真的,他身为一个公司的总裁,没有时间去见一个设计师。

而且珠宝品牌也只是晟宇集团旗下产业之一,算是傅廷修开发出来的副业。

孟宁感到遗憾道:“也是,你是搞程序的,她是设计珠宝的,应该没有什么交集。”

傅廷修说:“晟宇集团旗下的珠宝公司最近要招聘新的设计师,你可以试一下。”

孟宁张张嘴,正要说话,傅廷修打断道:“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以,晟宇集团需要的是有真材实料的人才,而不单是凭一纸文凭说话。”

傅廷修这么一说,孟宁心里忽然有了点勇气。

“晟宇集团真的要招聘新的设计师?他们不是不外招吗?”

傅廷修一本正经的说瞎话:“我得到的内部消息,今年会对外招聘。”

这也不算瞎话,招不招聘,也就是傅廷修一句话的事。

孟宁十分相信:“对哦,你就是晟宇集团的员工,知道一些消息也正常。”

她心里想着,傅廷修鼓励她去应聘,是想让她跟他一个公司,一起进步吗?

她如今靠摆地摊生存,总不能摆一辈子地摊。

而且一个人的能力有限,效率非常低,她更喜欢的还是设计,也想要更多的人戴上她设计的珠宝。

她与傅廷修是夫妻了,他是精英白领,两人应该一起进步,共同努力,她也不能拖后腿。

一旦两个人不同频,差距拉大,迟早也会出现问题。

“嗯,我试试。”孟宁问:“对了,你饿没有?我去买点吃的。”

两人都还没有吃晚饭,傅廷修也确实饿了。

“可以。”傅廷修说:“我去买吧,你喜欢吃什么?”

他心疼她赚钱不容易,不舍得她花钱。

“还是我去吧,你对这里不熟悉。”孟宁起身说:“这条小吃街有很多好吃的,有一样好吃的,你肯定没吃过,你看一会儿摊子,我很快回来。”

傅廷修被留下来看摊位,孟宁径直往前面去了。

她走后,隔壁摊位的周大哥过来,拿出一包利群:“兄弟,来一根?”

十三块钱的利群,傅廷修还真没抽过。

他不好拂了别人的好意,拿了一支:“谢谢。”

周大哥坐在折叠凳上,说:“兄弟好福气,小孟人不错,能干又节约,长得又漂亮,又心善,俗话说,好妻旺三代啊。”


孟宁去楼下超市买菜,傅廷修已经耽搁了一天,助理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也有几份文件需要他过目同意。

傅廷修去书房里忙正事,又召了几位高层开视频会议。

傅廷修忙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他走出书房,饭桌上摆了两个家常菜,孟宁还在厨房里忙碌。

看着孟宁忙碌的身影,以及冒着热气的饭菜,傅廷修觉得生活多了一丝烟火气。

其实普通夫妻的生活也就是这样的,妻子操持着家务,做饭,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丈夫在外赚钱养家,各司其职。

“你忙完了。”孟宁端了一个汤走出来,笑着说:“可以吃了,饿了吧,我去盛饭。”

孟宁刚才买菜回来,听到傅廷修在书房里开视频会议,也就没有打扰。

在那样的上市公司,一定很忙,他今天陪着自己一天了,想到这,她还有点过意不去。

孟宁盛了饭,两人坐下吃饭。

傅廷修看着桌上一荤一素一汤,说:“厨艺不错。”

“你上班肯定忙,以后家里的饭我来做,你需不需要带饭?以后我早上做好了,你带着去公司。”孟宁说:“我看很多人上班都自己带饭,干净卫生,还节约。”

傅廷修不想孟宁这么辛苦,说:“不用,公司有食堂,我们吃饭不花钱。”

“这样啊。”孟宁点点头,拿出之前傅廷修交给她的银行卡,说:“这个还给你,你的钱,你自己保管就行。”

之前在孟母面前,孟宁不好拂了傅廷修的心意,暂时收下。

这里的钱都是傅廷修辛苦攒的,他们才认识不久,她真不敢拿。

傅廷修也没想到孟宁会还给他,说:“这是家庭基金,以后花钱的地方很多,你刚买了车,应该身上也没什么钱,丈夫赚钱养家,天经地义,你收着,买菜买日用品都需要钱,以后每个月工资都会打在这张卡里。”

孟宁身上确实没什么钱了,可她也没有花男人钱的习惯。

“那我以后每天记账,我有下载记账软件,每一笔钱用在哪里,也一目了然,之前说好了AA制,每个月花多少,我出一半,我再从你这张卡里扣一半。”孟宁也有原则,AA制生活,这是之前说好的。

傅廷修无奈:“都依你。”

只有AA制生活,才能让孟宁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孟宁心里踏实了:“那就这样决定了,对了,这里的房租一个月多少?”

傅廷修还真不是很清楚,根据市场,大概报价:“八千五一个月。”

三室两厅的房子在京市八千多一个月,真不贵了。

孟宁点头:“那以后房租我出三千。”

出一半,她怕自己真去喝西北风,看来,她还得增加自己的收入才行。

傅廷修皱眉,看向孟宁:“孟宁,我娶老婆,不是来跟我分担压力的,也不希望,你嫁给我之后,会给你增加经济压力,我收入比你多,房租我来就行,你不用操心。”

这一次,傅廷修没有退步了,这丫头,还真是太计较了,什么都要AA,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要真付了房租,平摊了生活费,还剩下什么?

傅廷修语气强硬,孟宁还想再说什么,他又说:“孟宁,婚姻是需要经营,不是需要计较,责任划分也不会有一个公平的界线,这就好比以后你生孩子,我也无法帮你分担妊娠的辛苦。”

生孩子……

今天是孟宁第二次听到这话,心底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那、好吧。”孟宁察觉到傅廷修生气了,也不再说什么:“吃饭。”

孟宁的厨艺比不上大厨,可也不赖,傅廷修吃了两碗米饭,两个人将两个菜都吃干净了。

孟宁盯着空盘子,嘀咕了一句:“下次我得多做点了。”

傅廷修起身收碗。

孟宁说:“我来就行。”

“我来。”傅廷修端着碗,说:“你说的,AA制,你做饭,我洗碗,合情合理。”

经济AA,家务也应该AA。

孟宁是想到这个房子自己没出钱,算是白住了,这才想多干点活。

她又担心自己算的太清楚,伤了傅廷修的自尊心。

最后还是傅廷修去洗碗,孟宁偷瞄了一眼系着围裙在洗碗池边洗碗的傅廷修。

做家务的男人,魅力值增加了不少。

她发现跟傅廷修生活,也不是很糟糕。

这要是让晟宇集团的员工们以及上流社会的精英们看到,跺跺脚就能整出一场金融风暴的傅家掌权人跟新婚妻子住在这么小的房子里,还在洗碗,恐怕得跌破眼镜。

孟宁收回视线,手机在这时响了,是秦欢打来的电话。

孟宁去阳台接通:“欢欢,怎么了?”

“周五的同学聚会,李老师也要去,刚给我打电话,问了你的近况,话里的意思是想见见你。”

闻言,孟宁为难的蹙眉。

李老师是孟宁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对她非常不错,是她的恩师,恩师想要见见她,那这同学聚会就逃不了。

如果去了,就会碰到顾长明。


孟宁打开盒子,里面竟是一对戒指。

她看了眼傅廷修,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

他说:“婚戒,当时领证来不及买,现在补上。”

“你什么时候买的?”孟宁心中动容。

她并没有在乎有没有婚戒,可他如此细节,她又怎会没一点触动?

“昨天买的。”傅廷修抓住她的手,拿起盒子里的女戒,亲手为她戴上。

一根蜡烛,一份礼物,一碗鸡蛋面,营造出浪漫的氛围。

他说:“孟宁,希望我们能在这场婚姻里,一直走下去。”

没有什么深情的告白,或者甜言蜜语的话,却是最实在的。

她急嫁,他急婚,两人闪婚组成一个家庭,自然都是希望婚姻保质期更长。

“嗯。”孟宁点头。

他笑了笑,自己取了男戒戴上:“吃面吧,待会凉了。”

也许是收了礼物,也许是这撩人又充满浪漫气息的氛围,孟宁觉得今晚的面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鸡蛋面。

那一刻孟宁觉得,就这样和傅廷修一直生活下去,真的挺好。

傅廷修温文尔雅,与他相处,十分自在。

翌日。

孟宁一大早就醒了,她得去菜市场买菜,为午饭做准备。

她换鞋子出门时,傅廷修也起来了:“这么早去哪?”

“菜市场啊,中午我妈她们不是要来吃饭嘛,我得去买菜做准备啊,对了?你邀请你亲戚没有?”

“打了电话。”傅廷修说:“你等等,我换身衣服,跟你一起去。”

今天买的东西可能有点多,孟宁也缺苦力,就同意与傅廷修一起去了。

两人出门,在小区门口吃了一碗馄饨,这才去菜市场。

孟宁早就把附近的菜市场熟悉了,她想好买什么,直接去摊位买,傅廷修就跟在后面提东西。

他第一次来这样杂乱的菜市场,拥挤,嘈杂,有点不习惯。

买好后,两人又赶着回去开始弄菜。

至于欠费停电的问题,傅廷修还是打电话找傅博轩搞定的。

孟宁在厨房里弄菜,傅廷修系着围裙打下手。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傅廷修虽然不用做这些,但是不代表不会。

差不多十点半左右,门铃响了,孟宁在炖猪蹄,傅廷修去开门。

来人是方琼与傅博轩,两人看到系着围裙的傅廷修,都愣了几秒。

“儿子,你亲自下厨了?”方琼太惊讶了。

傅博轩更是一副被雷劈的样子,上下打量傅廷修一眼,竖起大拇指:“大哥,居家好男人,模范老公啊。”

傅廷修睨了傅博轩一眼:“想留下来吃饭,少说话。”

傅博轩笑道:“懂。”

孟宁在厨房里问:“傅廷修,谁来了?”

傅博轩扬声说:“嫂子,是我。”

傅博轩跨进去,方琼也进去:“小宁,我来帮忙。”

今天方琼穿得朴素随意一点,没有那么精致了。

“姨妈,你们去客厅坐着休息,我来就行。”孟宁笑着说:“傅廷修,你招呼一下姨妈。”

厨房并不大,傅廷修眼神示意方琼去客厅坐着休息就行。

傅博轩倒是不客气,当起了客人,翘着腿在客厅嗑瓜子。

没一会儿,秦欢与孟母也来了,这两人还是第一次来,不熟悉路,傅廷修下楼去小区门口接的。

秦欢在知道傅廷修就是晟宇集团总裁后,也不像之前那样随意了,有点拘谨。

那可是千亿身家的总裁,金字塔顶端的人,竟然这么接地气的窝在三居室,在厨房里帮忙打下手?

若不是秦欢再三确认过,又看到傅家女主人方琼在这,她还真有点怀疑上次看花眼了。

秦欢一直暗中观察方琼对孟宁的态度,方琼似乎很喜欢孟宁,也对孟母热情得很,她更疑惑了,傅家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秦欢忽然尿急:“宁宝,我想上洗手间,你房间是哪一间?”

客卫被傅博轩霸占着,秦欢急得不行,这才想去主卧卫生间。

“我房间没有洗手间。”孟宁说着看向傅廷修:“借用一下你房间的卫生间可以吗?”

傅廷修点头:“可以。”

两人简短的对话,暴露出的信息让大家惊讶。

我房间?你房间?

这两人不是睡一个房间?

夫妻不睡一个房间,那说明什么?

傅博轩与方琼面面相觑,孟母与秦欢也对视了一眼。

孟宁并没有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领着秦欢去主卧卫生间。

秦欢解决完后,从洗手间出来,拉着孟宁压低声音问:“你跟傅廷修不住一个房间?你们分开睡的?”

秦欢刚才也注意到主卧卫生间里并没有女性用品。

孟宁并不觉得有什么,浅笑道:“是啊,我们又不熟,当然分开睡了。”

秦欢:“……”

不熟?

秦欢提醒:“宁宝,你们俩领证了,难道你们到现在还没有…那个?”

孟宁不好意思的摇头,这时孟母也走了进来。

孟母也小声问:“小宁,你跟女婿,一直分开睡的?”

孟宁在卧室里被盘问,傅廷修在客厅里被方琼盘问。

方琼还想着抱孙子呢,没想到儿子儿媳妇竟然分开睡的。

孟宁点头:“嗯,我和傅廷修的意思一样的,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合不合适。”

秦欢追问:“如果不合适难道还要离?”

这是老天爷开眼,孟宁才找了这么好的婆家,秦欢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两人凑一对,锁死了。

傅廷修这样条件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

孟宁看了眼孟母与秦欢,说:“应该会吧,不合适,也不能勉强。”

人生还长,不合适的婚姻是痛苦的,孟母想了想,说:“小宁,你做得对,先相处看看,当初你们闪婚太着急了,先观察观察。”

“嗯,知道了,妈。”孟宁想起厨房里的菜,说:“糟了,锅里还炖着猪蹄呢,我去看看。”

孟宁出去后,孟母拉着秦欢问:“小欢,最近小宁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跟你说过什么?”

“没有啊,阿姨,怎么了?”

“昨天小宁回来,说她想起了一些事。”孟母忧心道:“我担心她想起那件事,那她现在的生活就毁了。”

秦欢心里也咯噔一下,如果孟宁真想起了,或者被傅廷修发现了孟宁的秘密,说不定两人就真完蛋了。

那件事过去了几年,秦欢都差点忘记了这茬事。

“阿姨,你放心,有我在,一定看好孟宁,让她跟傅廷修好好的,婚姻幸福。”

“小宁能有你这个朋友,是她的福气啊。”孟母说:“小欢,最近我常做梦,梦见那个孩子,那可是我亲外孙女,我就这么、这么……”

想到那件事,孟母心里也是悔恨。

小说《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孟宁接到瑟琳娜的内线电话,虽然知道没好事,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孟宁站在办公室门口敲门:“瑟琳娜。”

“进来。”

瑟琳娜面无表情,十分严肃。

孟宁进去,瑟琳娜就将一张会员卡递给她:“万大小姐今天在皖西会馆,别怪我不帮你,我给你一个机会,否则,我赢了你,也胜之不武。”

梁朝的话对瑟琳娜还是有些影响,她不方便出手,那就让万美丽去教训孟宁。

万美丽可是出了名的刁钻,她几次在万美丽那吃瘪,今天,她就让孟宁吃吃苦头,让孟宁知道,职场艰难,不是一个高中生就能混下去的。

“谢谢。”孟宁拿了会员卡:“定不负所望。”

瑟琳娜冷笑:“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孟宁拿着会员卡走出办公室,叶素走上来问:“那个女魔头又刁难你了?她为什么就跟你过不去呢。”

“有时候,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有时候,一个理由就够了。”孟宁心知肚明:“我在设计部,算是异类了。”

在一群高材生面前,她高中生毕业的就是异类。

叶素问:“她让你做什么了?”

孟宁晃了晃会员卡,说:“我得去会会这位万大小姐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叶素提醒道:“孟宁,你不能去,万美丽的刁蛮任性,不是说说的,她眼睛长在头顶上,有很多整治人的手段,你肯定会吃亏的。”

孟宁笑了:“你这么说,不知道还以为是妖怪呢,放心吧,我本来也打算见见万美丽,正愁着呢,瑟琳娜这张会员卡送的及时,想要设计出让对方满意的珠宝,那一定要见面聊聊,瑟琳娜给的资料太空洞了。”

资料上,万美丽的要求只有一个,好看,独一无二。

好看是没有定义的。

万美丽一个不开心,可以直接否定,所以她得见见万美丽。

“那我跟你一起去。”叶素真怕孟宁吃亏。

“够义气。”孟宁也不客气:“正好我没车,坐你车去。”

叶素笑道:“没问题。”

皖西会馆。

叶素很熟,她来过,两人有会员卡,很容易就进去了。

孟宁没什么钱,这次拜访,也不知道能不能向公司报销,她又不能让叶素出钱,两人就只能在大厅坐着等。

孟宁看过万美丽的资料,有她的电话,她给万美丽打了几个电话,说明来意,万美丽在电话里很不耐烦的让等着。

她与叶素从上午等到下午,又等到天黑了。

叶素说:“这么总不能一直这么等着吧。”

孟宁点头:“确实不能这么等,我去打听一下,万大小姐在哪个包厢。”

叶素顺口说:“万美丽她们一般都是在顶楼玩,不在包厢。”

孟宁看了叶素一眼,能这么清楚万美丽喜好的,跟万美丽肯定也很熟。

看来,叶素跟万美丽是一个圈子里的。

孟宁不多问,朝顶楼走,两人来到顶楼入口,就被会馆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请出示邀请函。”

叶素拉着孟宁小声说:“这里面被她们包下了,每个月都要举办几次私人聚会,没有邀请函,是进不去的。”

孟宁说:“你肯定有邀请函。”

“你怎么知道?”叶素都诧异了,她确实有,只是她不屑参加这种乌烟瘴气的聚会,也就没来。

孟宁浅笑道:“先带我混进去,见见万大小姐,回头请你吃饭。”

“那可说好了。”叶素笑了,出示电子邀请函,两人也就进去了。

这一进去,孟宁才明白什么叫有钱人的聚会。

这群富家千金少爷的聚会,那叫一个纸醉金迷,电视上演的那些,也只能算冰山一角。

叶素指着不远处,正在玩飞镖射击游戏的一位身穿鹅黄色抹胸裙的女孩说:“那就是万美丽。”

孟宁顺着视线看过去,果然,人如其名,万美丽长得十分美丽动人,二十一岁,正是青春靓丽的时候。

孟宁正要过去,忽然一个帅气的男人跑过来将她一把抱住。

孟宁吓得魂都快没了,挣脱不开,直接用脑袋去撞开对方。

嘭!

帅气的男人被撞倒在地,鼻血顷刻间流出来了。

有人大喊:“秦少,秦少,快叫救护车。”



在得知方琼只是无聊时想找孟宁说说话,有个伴,才买了隔壁的房子搬过来,孟宁更是惊讶不已。

在聊天时,搬家公司已经把家具都搬进去了,方琼邀请孟宁进屋坐坐。

盛情难却,孟宁说:“姨妈,我先把菜放回去。”

孟宁买了不少菜,还买了个大西瓜。

她放回屋里,又切了一半西瓜给方琼送去。

方琼在隔壁房子打电话,联系家里的保姆过来打扫卫生。

孟宁站在方琼背后没打扰,也就听了会儿通话内容。

等方琼结束通话,孟宁好奇地问:“姨妈,你买房子的事,家里人知道吗?”

在孟宁的观念里,买房子就是大事情,肯定得跟家里人商量。

方琼笑着摆手:“不用,我就是买套房子而已,哪那么麻烦,还跟他们商量什么,想买就买了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孟宁:“……”

她想到之前方琼送自己见面礼的事,那一个玉镯也是价值不菲。

她知道方琼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

孟宁浅笑:“姨妈,我刚买了西瓜,给你送一半过来。”

“谢谢。”方琼笑着接下,又给孟宁一把钥匙:“这是家里的钥匙,你拿一把,万一哪天我记性不好,出门忘记带钥匙,也好找你。”

忘记带钥匙是假,方琼主要是想跟孟宁拉近关系。

而这样的理由,孟宁是没有办法拒绝,她只能接下钥匙。

孟宁迟疑片刻,说:“那好,放一把备用钥匙在我这,姨妈,我买了菜,晚上来家里一起吃饭吧。”

“行啊。”方琼是不客气的:“晚饭我给你们露一手。”

方琼十分热情,孟宁又哪好意思真让方琼一个人做,于是两个人一起在厨房里忙活。

孟宁洗香菜时,方琼看见了说:“小修不能吃香菜。”

“啊?”孟宁还真不知道这事。

方琼说:“他对香菜过敏。”

“我不知道啊。”孟宁之前做菜也没弄过香菜,今天想着做一道蒸菜,用香菜做佐料,才会买的。

听到傅廷修对香菜过敏,孟宁也不洗了,赶紧把香菜收起来。

孟宁发现了一个现象:“姨妈,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一般远房亲戚,哪知道谁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方琼怕露馅了,说:“很多年前,小修来家里吃饭,香菜过敏进医院了,所以记得清楚,小修这孩子啊,成天就知道工作,一个人也怪可怜的,都三十岁的人了,连个女朋友也不交,幸亏遇见了你,不然啊,他得打一辈子光棍。”

孟母也不多疑,笑说:“姨妈,傅廷修十分优秀,怎么会打光棍呢,就算没遇见我,也会有别的女孩子。”

方琼吐槽:“我都给他介绍十几个了,没一个成的,他能找着老婆才怪呢。”

孟宁:“……”

方琼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孟宁都被逗笑了。

她也是才知道,傅廷修在去相亲网站之前,方琼还给介绍了十几个。

孟宁八卦道:“姨妈,那他为什么看不上那些相亲对象啊?十几个都没有满意的?”

“那可不,小修这人从小就挑剔得很,不是说这个胖了,就说那个瘦了,不然就说面相不好,克夫。”

方琼讲述时,表情十分夸张,把孟宁乐得不行。

她想到与傅廷修相亲时的场景,倒是觉得傅廷修一点也不挑啊。

她算不上是什么顶级美人,家境更是一般。

“姨妈,你再给我多说说傅廷修以前的事呗。”孟宁很想多了解一点。

方琼也来劲了,笑道:“那没问题,小修的事啊,几天几夜都聊不完。”

方琼聊开心了,把傅廷修小时候尿床的事都说出来了,这越说越来劲,从上幼儿园到大学,都讲述了一遍。

孟宁起初听得还津津有味,越听越不对劲了。

只是一个远房亲戚,为何对傅廷修小时候的事,事无巨细都这么清楚?


孟宁以为瑟琳娜找自己是为了昨晚的事。


看来秦家已经找上门了。

孟宁心里忐忑地进了办公室,果然,瑟琳娜高高在上的坐在转椅上,说:“你自己干了什么,应该不用我提醒,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自己去人事部辞职走人吧。”

秦氏集团暴雷的消息,瑟琳娜也看到新闻了。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秦家就算是暴雷,只要没有宣布破产,那也是不能得罪的,随随便便甩卖旗下的产业,那也是普通人几辈子赚不来的。

当然,瑟琳娜也有点公报私仇的意思,想借机让孟宁走人。

孟宁并没有生气,这件事是她惹出来的。

“瑟琳娜,抱歉,我给公司惹麻烦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孟宁说:“请问,辞退我这件事,是上级决定,还是你的意思?”

这两者可完全不一样。

瑟琳娜没有辞退她的权利。

见这个时候了,孟宁还能如此冷静,心思缜密,瑟琳娜沉着脸,说:“你觉得这有区别吗?让你自己辞职,那是给你留面子,一大早我就接到了万大小姐的电话,她对你十分不满意,要求必须开除你,我已经将意思传达给梁总了,你很快就会收到开除文件。”

原来是万美丽先找上门算账了。

孟宁也料到了这个结果:“我会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辞职信,我会很快递交。”

“不用,辞职信已经帮你准备好了,签个字就行。”瑟琳娜将一份辞职信递给孟宁,得意的挑眉:“签字吧。”

孟宁冷笑:“还真是迫不及待,看来,你早就想踢我出去了。”

瑟琳娜双手环胸,说:“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圈子,孟宁,给你一句忠告,珠宝设计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行的,你不是这块料,别痴人做梦了。”

孟宁深吸一口气,说:“你的忠告,我记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从这里走出去,也相信,很快我们会再见面。”

人活着,不蒸馒头争口气。

行不行那是后话,但是气势必须拿捏住了。

瑟琳娜冷笑:“真是死鸭子嘴硬,那我可就等着。”

孟宁很有骨气的在辞职信上签字,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公司。

叶素见状,问:“孟宁,这是做什么?”

“我辞职了。”孟宁心胸豁达地说:“后会有期。”

“是瑟琳娜那个女魔头开除你的?她凭什么啊,梁总下达命令了?”叶素撸起袖子说:“我去找瑟琳娜理论。”

“叶素。”孟宁拉住她:“谢谢了,这次我闯祸了,公司不管有没有下达命令,我都待不下去,以后有机会再约。”

孟宁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唯一舍不得就是叶素。

叶素是她在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

孟宁收拾好东西,抱了抱叶素,拿上东西,最后看了一眼设计部的同事。

大家都停下手里的事情,也在看孟宁,但是没有人为孟宁说话。

她们也盼着孟宁离开。

孟宁收回视线,走出了设计部。

瑟琳娜就在窗户边看着孟宁离开的,见孟宁真走了,她心情大好。

而就在孟宁前脚走了不到几分钟,分公司的总经理梁朝来了。

梁朝是来找孟宁的,见座位上没人,随口问叶素:“孟宁呢?”

“走了,被瑟琳娜开除了。”

听到这话,梁朝说:“糟了。”

说着,急匆匆去找瑟琳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