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

全文完结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

晴天看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晴天看月”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夏思月霍言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找到汽车站。所以没赶上夏思月那班车。夏思月两口子到镇上,已经是下午六点。她去邮局将寄放的自行车推出来,拍了拍后座:“我载你回去。”黄官屯离镇上有十多公里,坐牛车要一个小时左右。自行车速度快点,也要四五十分钟。霍言怕夏思月一个人踩着累:“要不,让王大刚送我们回屯子?”夏思月抬起下巴,眯眼看......

主角:夏思月霍言   更新:2024-06-14 21: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思月霍言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由网络作家“晴天看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晴天看月”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夏思月霍言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找到汽车站。所以没赶上夏思月那班车。夏思月两口子到镇上,已经是下午六点。她去邮局将寄放的自行车推出来,拍了拍后座:“我载你回去。”黄官屯离镇上有十多公里,坐牛车要一个小时左右。自行车速度快点,也要四五十分钟。霍言怕夏思月一个人踩着累:“要不,让王大刚送我们回屯子?”夏思月抬起下巴,眯眼看......

《全文完结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精彩片段


人群中有个背着行李的老人正慌张地喊着:“妮妮,妮妮……”

好心人指着站台的方向:“那边喊喇叭,说有个叫妮妮的孩子在等你,你去那边看看。”

老人一脸感激地看着好心人:“谢谢,谢谢你。”

好心人朴质一笑:“快去吧,别让孩子等太久。”

老人朝站台走去。

看到熟悉的身影,热泪盈眶:“妮妮,妮妮,奶奶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妮妮张开手臂,飞快地朝老人跑来,紧紧抱住她:“奶奶,奶奶,妮妮碰到坏人了,是哥哥救了妮妮。”

妮妮转身去找夏斌,却没看到人影,她失落地垂下眼眸:“哥哥走了。”

老人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有缘总会相见的。”

这句话让妮妮看到了希望,她眼睛一亮,脸上挂着笑,像太阳一样明媚。

……

前面不远的夏思月脚步一顿。

霍言目不斜视地看着她:“怎么了? ”

夏思月没说话,她转身一看,恰在此时离她不远的夏斌鞋带松了,正蹲下身在系鞋带。

夏思月看了个寂寞,她小声说道:“没什么。”

肯定是幻听。

那家伙在京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两人出了火车站,直奔汽车站。

夏斌第一次来安市,又加上汽车站跟火车站不是一个地方。

他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汽车站。

所以没赶上夏思月那班车。

夏思月两口子到镇上,已经是下午六点。

她去邮局将寄放的自行车推出来,拍了拍后座:“我载你回去。”

黄官屯离镇上有十多公里,坐牛车要一个小时左右。

自行车速度快点,也要四五十分钟。

霍言怕夏思月一个人踩着累:“要不,让王大刚送我们回屯子?”

夏思月抬起下巴,眯眼看着霍言:“你瞧不起我?”

这是个送命题,霍言握着夏思月的手,给出满分答案:“我是怕你累着。”

夏思月心里甜如蜜,眉眼弯弯地看着霍言:“算你会说话。”

……

霍家。

刘桂花吃完饭,坐在凳上直叹气:“老三媳妇去了这么久,只发了一次电报,也不知道老三严不严重?”

霍晓兰坐在刘桂花对面,问出心底的疑惑:“我怎么感觉三嫂比我们更早知道三哥受伤的事。”

霍铁刚用烟杆敲了敲桌子:“可能做噩梦害怕,才想去西北看看,也幸好她去了,不然没人照顾老三。”

刘桂花回想起夏思月当时的脸色,附和着脸色:“对,肯定是做梦。不过,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看到大黄?”

霍铁刚跟霍晓兰齐齐摇头。

“没看到。”

刘桂花皱眉:“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跑了?”

霍铁刚不关心大黄,只关心霍言:“我明天去镇上拍电报,问问老三,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力力跌跌撞撞从外面走进来,小手指着院子:“奶,奶,给糖的三婶回来了。”

在家时,夏思月偶尔会给力力几颗糖。

小家伙一直记着呢。

刘桂花只当小孩子在乱说,没当一回事:“你三婶去找三叔了,没那么快回来。”

话一落,打脸的就来了。

夏思月将自行车停在院子里,扯开嗓子喊:“爹娘,我们回来了。”

刘桂花呆呆看着霍铁刚:“好像,真的回来了。”


黄母抄起柴堆里的棍子,朝大黄打去:“打死你,炖狗肉吃。”

大黄嗖的一下跑远了。

到了门口,还挑衅黄母:“汪汪~~”有本事,来追啊!

黄母感觉自己被一只狗给吼了,顿时失去了理智,拿起棍子追上去:“老娘就不信,打不到你。”

大黄看到黄母要追上来了,四肢一跃,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口。

黄母气的不行,撸着袖子继续追。

一人一狗,成了屯子里的一道风影。

大黄带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

黄母好几次差点崴到脚,想放弃又不甘心。

她举起手里的棍子往空中一扔。

大黄快速躲开,还朝黄母大吼:“汪汪~~”

老家伙,敢欺负主人,戏弄死你。

没了棍子,也就没了依仗。

大黄一口咬住黄母的裤管,也不管她有没有站稳,拽起她就往前拖。

主人说,不可以咬屯子里的人,但可以吓坏人。

黄母想打狗,手上又没有棍子。

她一个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

嘴唇磕到石头上,磕掉半颗牙齿,下嘴唇内部破裂出血,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狗……日的,放,开老娘,放开老娘……”

大黄看到有人往这边走来,立刻松开黄母的裤管,嗖的一声跑远。

还边跑边汪。

好像在说:来啊,来追啊!

村民走近,看到黄母脸色苍白,嘴唇出血,好奇问道:“大嫂子,你咋搞成这样?”

黄母没有回答,而是指着跑开的大黄:“你……知道那只狗是……是哪家的吗?”

下嘴唇肿的老高,一张嘴就流口水,说话口齿不清。

村民怪异地看着她:“不知道,我们屯子里没有狗。”

看着消失的大黄,黄母眸底划过一抹恶毒,野狗看上去跟老三媳妇很熟,找她赔钱去。

“老三……老三媳妇,你养的狗咬伤了我,快赔钱。”就算那只狗不是老三媳妇养的,她也要赖上她。

黄玲刚跟夏思月道完歉,就听到这句,差点原地死去。

她红着眼眶,走出灶房,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娘,亲娘,那不是三弟妹的狗。”

追了大黄一路,摔了半颗牙齿,连狗毛都没碰到一根,黄母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

黄玲正好成了她的出气筒。

黄母走上前,一耳光扇在黄玲脸上:“老娘伤成这样,你一句关心话都没有,还朝老娘大吼大叫。”

这句话说的很利索,一点也不漏风。

黄玲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明明是你乱冤枉人。”

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讽刺跟悲哀。

她这个娘,为了讹钱,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的出来。

夏思月觉得这个大嫂还不错,在那样扭曲的家庭里长大,没有长歪,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她大儿子涛涛在她的溺爱下,长大后,跟她娘家弟弟一样,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最后还进了监狱。

夏思月收回思绪,目光落到黄母身上,嘴角一勾:“大黄只是叫了几声,又没咬你,找我赔什么!”

她看上去就那么好欺负?

黄母指着自己肿起的下嘴唇:“我的伤,是那只狗害的。”

夏思月冷声一笑,眼里蓄满冰寒:“明明是你走路不稳,摔到地上,把嘴磕了,关我什么事?

我可不是你闺女,任你打任你骂,惹火了我,我就让我男人揍死你儿子。 ”

儿子是黄母的逆鳞,谁欺负她儿子,她就跟谁拼命。

这句话让黄母失去了理智,她眼睛变成红色,朝夏思月出手。

“啪——”黄玲眼见情况不妙,跑过来挡在两人中间,一耳光打在她脸上,左右对称了。

黄母怒瞪着黄玲,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短命鬼,吃里扒外的贱皮子。

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生出来就该把你掐死!”

黄玲对这些话已经免疫了,她内心毫无波澜。

“你今天要是打了我三弟妹,老三会把你家搅得鸡飞狗跳。”

黄母想起混不吝的霍言,浑身一僵,脸扭曲了一下。

那家伙没入伍之前,就打遍无敌手,屯子里的小伙子几乎全被他祸害过,在队里练了几年,只怕更厉害了。

黄母犹豫了,但又不想放过夏思月:“赔一块钱,就不跟你计较了。”

不等夏思月说话,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赔什么钱?”

低沉沙哑的声音冷不丁从院子门口传来。

黄母吓得三魂掉了两魂,啊!来了,他来了!

跑!

黄母一句话也不敢说,跌跌撞撞跑出灶房。

看到霍言从对面走来,黄母一双腿是软的。

幸好霍言没有继续追究,不然她会吓死在这里。

其实不是霍言不追究,而是以为黄母来找大嫂的,所以没多管闲事。

夏思月看着黄母落荒而逃的背影,眼底涌出一抹轻蔑。

欺软怕硬的老家伙。

再次抬头时,她脸上洋溢着笑容:“回来了,快洗手吃饭。”

霍言看到夏思月白皙的脸变成了大花猫,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

他快步走过去,粗粝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低沉的嗓音带着宠溺:“怎么把自己搞成了大花猫?”

夏思月反应极快地拿出一块手帕递给霍言,娇滴滴地说道:“帮我擦干净。”

纯白的手帕绣着一朵红色牡丹。

色泽艳丽、栩栩如生。

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如同夏思月这个人一样,让霍言欲罢不能。

擦干的,容易伤皮肤。

霍言将手帕浸湿一点点又拧干,才小心翼翼地擦着夏思月的脸。

两人只看得到彼此,黄玲好像是多余的,她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挺尴尬的。

“好了。”霍言将手帕递给夏思月。

“吃饭,吃饭,兔子肉不多,我分成两碗,我们一碗,爹娘他们一碗。”

孝顺爹娘是应该的。

至于哥嫂,给他们是情分,不给他们是本分。

夏思月收好手帕,将分好的兔子肉递给霍言:“送过去。”

霍言闻着香味,感觉肚子有了饥饿感。

……

郭菲儿提着蛇皮袋进屋,刘桂花喊住她:“老三媳妇救了慢慢,你不应该表示一下?”

郭菲儿手指紧紧攥住蛇皮袋,生怕刘桂花抢了去。

她眼珠子微微一转,呵呵笑着:“当然要表示。我把罐头拿给她,你觉得怎么样?”

刘桂花黑脸磨牙:“不怎么样?把蛇皮袋的东西全给她。”

周扒皮。

老三媳妇救了慢慢,只给一瓶罐头,她也好意思说出口。

郭菲儿感觉天要塌下来:“……”


夏思月正准备往女厕所钻,大黄牛不知道从哪冲出来,直直撞向男子。

男子被大黄牛撞出好几米之远。

“啊——”凄惨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五官狰狞。

男人想拿武器对准黄牛。

说时迟那时快,夏思月举起篮子往空中一抛,罩在男人头上。

抢过男人手里的武器。

紧接着,又以口袋做掩护,从空间里拿出辣椒水泼在男人脸上。

她的动作又快又干脆。

男人辣的睁不开眼,眼泪像雨水一样往下涌出。

夏思月扫了下大黄牛:“跑——”

……

赶牛车的老大爷一瘸一拐追上来。

看到黄牛将革委会的人撞倒在地上,吓得躲在暗处不敢露面。

紧接着,又看到一位老妇人用篮子罩住那人的头。

老大爷看得心惊胆跳,差点摔到地上。

这老妇人胆大包天,连革委会的人都敢惹。

看到革委会的人躺在地上捂住眼睛哀嚎,老大爷才敢从暗处出来。

“老牛,老牛,等等我……”

夏思月看到老大爷也来了,拍了拍大黄牛的头,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小声说道:“我要去卸妆了,你跟老大爷先走。”

“哞哞……”大黄牛叫了几声,转身来到老大爷面前。

撞了革委会的人,老大爷一刻也不敢停留,喊了一声“驾”,赶着牛车就跑了。

黑市地势偏僻,人流量少。

被喷了一脸辣椒水的男人躺在地上哀嚎半天,才被同伴发现,送去了医院。

清洗完眼睛,终于能看到了,他怒气冲冲地要去找人报仇。

同伴拉住他:“那位老人肯定伪装过的,人海茫茫你去哪找?”

那人攥紧拳头,关节发出咯吱的声音,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不报仇,我咽不下这口气!”

同伴拍了拍他的肩膀:“有耐心点,慢慢逮,总会碰到的!”

那人眼里露出一抹希翼:“只要不放弃,肯定能找到。”

被抢走的武器也要找到。

……

夏思月安全逃离后,一口气跑到偏僻的地方将老人妆洗掉,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

换上之前的列宁装,扎着两根麻发辫,既时髦干练又英姿飒爽。

换好衣服,又从空间里拿出需要的物资,快步朝镇口走去。

来到汇合处,夏思月没看到牛车就先走了。

走了几分钟,确定周围没人,她从空间里拿出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骑上。

屯子里的人看到夏思月骑了一辆自行车回来,纷纷跑来看热闹。

车还没来得及推进院子,就被人围住了。

夏思月只好提着袋子进屋。

“哎呦,我们屯子终于有自行车了!”

“好新啊!老三媳妇,这个要不少钱吧?”

“老三媳妇,我能摸一下吗?”

一辆自行车要一百多块。

工人一个月工资也才三十多,不吃不喝,要四五个月才买得起。

乡下买自行车的更少。

一个劳动力一天挣10个工分,换算成人民币也只有几毛钱。

一年下来,也买不起一辆自行车。

而且自行车不仅贵,还要自行车票。

没有票,就算有钱也未必能买到。

天噜噜!

老三媳妇好有钱!

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

这边,温馨热闹。

另一边,压抑恐惧。

赶牛车的老大爷无精打采地找到村长:“村长,不好了,老牛今天撞了革委会的人。”

村长吓得脸色一白,连手里的烟杆掉了都不知道。

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怎,怎么回事?”

老大爷将镇上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

到底是一村之长,听完后,他抓住了重点:“你的意思是,革委会的人没看到你?”

老大爷红着眼眶点头,哽咽说道:“发生那样的事,我哪敢出面。”

村长用力拍了下大腿:“躲的好,只要革委会的人没看到,就不会有事。”

老大爷听到这话,心里并没有减轻一点恐惧感,依然很害怕:“万一找来怎么办?”

村长沉思几秒,严肃说道:“这段时间,牛车不要外出。”

老大爷点头:“好——”

……

第二天一早,夏思月跟霍铁刚来到村尾。

她指着一块空地:“这个地方不错。”

霍铁刚了然:“行,你先回去,我去找村长。”

霍铁刚办事效率很高,一天就把地皮搞定。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十天过去了。

这天早上,一道尖叫声划破天际,惊醒了睡梦中的夏思月。

她揉了揉眼睛,从枕头底下拿出闹钟一看。

特么的,才六点!

夏思月蒙着被子继续睡。

刚躺下不到五分钟,外面便传来拍门声:“三嫂,三嫂,我的皮肤白了,脸上的痘痘也少了。”

夏思月磨了磨牙:“大早上的,那么大声干嘛?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

霍晓兰摸了摸自己的脸,呵呵一笑,笑得像个二傻子:“我这不是开心嘛!”

郭菲儿在院子里洗漱,听到霍晓兰的话,嗖的一下跑过来,盯着她的脸,惊叹道:“哇,痘痘真的少了。”

霍晓兰拍了拍脸,龇牙一笑:“那当然,我最近用了祛痘面膜。”

郭菲儿眼珠子一动,亲昵地挽着霍晓兰的手臂,想打听消息:“小姑子,面膜是什么东西?”

霍晓兰一高兴,就藏不住秘密:“三嫂给了我一瓶祛痘面膜,睡觉前涂在脸上,第二天洗掉就可以了。”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郭菲儿一听这么有用,立刻打起了主意:“小姑子,送我点呗。”

霍晓兰掰开她的手,警惕地看着她:“想都别想!”

郭菲儿撇了撇嘴:“真小气!”

……

夏思月睡到自然醒。

她看了下闹钟,时针对准九点。

这个点,大家都去上工了,家里很安静。

她穿上衣服走出屋,洗漱干净,跟大黄去了山里。

一进山,便从空间拿出面包慢慢吃着。

“汪汪~~”

主人,大黄去抓兔子。

夏思月从空间拿出一个鸡腿给它:“别进深山。”

“汪汪~~”

大黄知道。

夏思月在附近挖野菜。

挖着挖着,前方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她那么听你的话,你只要开口,她肯定给你。”

“她现在没以前那么好糊弄了!”

“你说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吗?”

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刘桂花以为夏思月要随伍,呆呆看着她:“老三级别不够,还不能随伍。”

夏思月垂眸看着地板,浓密的睫毛遮住那双哭过的眼睛:“我不随伍,只是去看看。”

两口子感情好,刘桂花理应高兴,但这么远的地方,夏思月一个人出门,她不放心:“让老大,不,让老二,那性子也不行。”

三个儿子,除了老三能拿得出手外,其他两个好像都不行。

一个太老实,一个嘴巴没把门。

出门在外,嘴巴不严,容易出事。

“让你爹陪你去。”

刘桂花想来想去,觉得霍铁刚最合适。

夏思月摇头拒绝:“我带大黄去。”

刘桂花瞪眼看着夏思月:“你开什么玩笑?”

夏思月没有开玩笑,大黄有预知能力,将它带在身边,更有安全感。

“娘,不要爹陪,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先不跟你说了,我去村长家开介绍信。”

出远门,没有介绍信,被人抓到,会被当成特务的。

村长听到夏思月说,要开一个月的介绍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确定?”

夏思月点头:“嗯——”

村长没有多问,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介绍信,上面写着伟人语录四个大字,下面的字稍稍小了一点。

再往下就是填写名字。

“村长,我要去霍言那里。”

介绍信里要写对方单位。

村长的手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扫向夏思月:“老三前脚刚走,你后脚追去,这么舍不得老三?”

夏思月知道村长误会了,也没解释。

她接过介绍信,转身就走。

回到家,她清好行李,提着箱子走出屋,将门锁好:“娘,我走了。”

刘桂花得知夏思月要去霍言那里,匆忙贴了五个玉米饼子给她:“拿着路上吃。”

夏思月红着眼眶:“谢谢娘。”

刘桂花叮嘱夏思月:“车上,不要跟人搭讪,不要乱吃别人的东西,别人凑过来,千万别搭理……”

越说,刘桂花越担心:“要不,还是别去了。”

夏思月很想说实话,但大黄的能力,除了她外,没人会相信,甚至还会觉得她信口开河。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在刘桂花不舍的目光下,夏思月提着自行车去了镇上。

镇上的邮政局可以寄放私人物品。

到了镇上,她将自行车寄放在那里。

……

夏思月所在的县城没有火车站。

市里才有。

县城到市里有大巴车,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夏思月买的是卧铺票。

卧铺比硬座舒服多了。

人少不拥挤,每个位置还配备一个暖壶,里面装满了热水。

她将箱子行李架上面,给自己泡了一杯茉莉花茶。

整个车厢香味四溢。

夏思月轻轻抿了一口。

鲜醇爽口,口感柔和,鲜活回甘持久。

别人以为她在享受,其实她在让自己冷静。

不喝点茶,她会胡思乱想。

绿皮火车启动,鸣笛声不断。

看着窗外的田野山川从窗前闪过,夏思月的心情好了几分。

晚上。

车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马甲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现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现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晴天看月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目前已写1013749字,小说最新章节第478章 雪雪篇,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现代言情、宠妻、甜宠、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前面特别好看,剧情紧凑不拖沓,内容新颖,前面的人物性格明朗主人公爱憎分明,夏三岁活泼勇敢爱闯祸把十几岁孩子的特点描述的淋漓尽致,写的真的超精彩的给五星好评!后面有甜甜之后就算了

少了两个人没头没尾的刘亚后面怎么了都没写陆林后面发生啥也没写有没搞错像不像死一样这两个人

还有霍晓兰,结了婚考上大学之后就没出现过…

热门章节

第119章 照样把你打的落花流水

第120章 明明没有错,却要挨打

第121章 预知能力时灵时不灵

第122章 他这是被嫌弃了

第123章 怎么有种送他上路的感觉

作品试读


“潇潇,我承认霍言有潜力,也有责任,但他现在躺在床上没醒,你一个未婚女,守在这里,像什么话!”

“他救了你,就等于救了我全家,我以身相许怎么了?”

王一国气的倒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胡闹,他是一个活死人,你想都别想!”

王一国出任务时,伤了根本,只有王潇一个女儿。

从小把她当眼珠子来疼,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

王潇也争气,学习成绩好,高中毕业后,又凭自己的能力考进文工团,成了团里的台柱子。

大家都以为她会找个家庭背景跟她差不多的。

但她偏偏不按常理出牌,看上了从乡下来的泥腿子——霍言。

王潇对待感情,不像其她女生那样害羞含蓄。

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

她跑去跟霍言表达心意,惨遭拒绝。

越是这样,越想得到。

王潇看着病床上毫无生机的霍言,胸口闷闷的:“我相信他会醒。”

王一国怕自己气出病来,深吸一口气,将怒火压下去:“潇潇,别拿自己的后半生做赌注,我们赌不起。”

夏思月听到两人的对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家阿言行情真好!

都躺在床上不能动了,还有女人想嫁给他。

方脸男尴尬地挠了挠头。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夏思月听不下去了,她提着箱子走进病房,慢慢来到霍言面前。

看到他的鼻子插着呼吸管,整个人看上去消瘦了不少。

她握着霍言的手,一滴滴泪水落到他手背上:“阿言,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了。”

千言万语,化作这一句。

王潇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漂亮女人,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女人是谁?

方脸男一句话介绍了夏思月的身份:“王团,这是霍言同志的妻子,叫夏思月。”

轰!

这番话宛如一道炸雷在王一国父女俩耳边响起。

两人顿时被炸得手脚发颤,全身血液急速逆流而行。

霍言结婚了?

她刚刚听到了多少?

王潇反应过来后,睁大了双眸,泪花像水晶般凝结着。

“不,我不相信,肯定是假的。”

王一国也觉得这话的可信度不高,他是霍言的领导。

霍言打结婚报告,必须经过他的手。

他并没有看到霍言的结婚申请报告。

“姑娘,霍言还是单身。”

夏思月拿出结婚证明给他看:“我们在村里打了结婚证明。

结婚报告,他打算回部队再申请,只是世事无常,还没申请,就出了这样的事。”

王一国的表情一言难尽。

刚刚还担心闺女嫁给一个活死人。

转眼又来了个大反转。

王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不信,没有结婚证,婚姻是不受法律保护。”

夏思月冷着脸,义正辞严道:“在我们乡下,只要摆了酒,就是两口子。

再说,受不受法律保护,不是你说了算。只要我婆婆,我男人,霍家的每一个人承认就行了。”

说完,不再去看王潇那张惨白如纸的脸,转身问方脸男:“你知道主治医生是哪个吗?”

小说《重生新婚夜,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手电筒照在黑影身上。

他戴着斗笠,穿着黑布衫,相貌普通,眼神流里流气的。

此人是屯子里的二流子,二十五岁左右,游手好闲,好吃懒做

“呦,老三媳妇,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里干啥?”二流子语气轻浮,眼神不怀好意地在夏思月身上扫了扫。

笑得一脸暧昧:“难道你知道哥哥要来,特意在这里等哥哥?”

夏思月警惕地看着二流子:“滚开,别挡我的道。”

二流子靠近一步,伸手往夏思月身上抓,她下意识退后一步,手电筒的光照着二流子的眼睛。

光太刺眼,二流子有些睁不开眼。

说时迟那时快,夏思月从空间里拿出一根电棒。

打开开关,电棒碰到二流子身上。

二流子肌肉狂抽搐,浑身像被锯子锯过一般,剧烈疼痛。

他惊恐地看着夏思月,牙齿打颤:“你……”

才说一个字,人就倒了。

重物落在地上,水溅的到处都是。

夏思月连个眼神都没给二流子,将电棒放空间,跨步继续往村长家走去。

夏思月走了一会,昏迷不醒的二流子才渐渐恢复意识,他眼里的惊恐还没完全消散。

心里对电棒有了忌惮。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为啥有那么大威力?

二流子爬起身跌跌撞撞溜进寡妇家。

“哎呦,倒霉催的,你咋搞成这样?”

刘寡妇嫁进来冲洗的第二天,男人就撒手人寰了。

她婆婆骂她克夫,把她赶出家门。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她不敢回娘家,于是找到村长,哭着求着要留下。

村长跟屯子里的几个长辈商量,让她住在不要的茅草屋里。

二流子经常去茅草屋转,一来二去就跟刘寡妇好上了。

二流子看到刘寡妇眼里的关心,瞬间有了冲动,他脱掉全是黄泥的衣服,解开裤子,抱起刘寡妇驾轻就熟地往里面走。

刘寡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里的煤油灯差点打翻在地上。

“要死啊!你想吓死我?”

二流子亲了亲刘寡妇的额头:“别怕,让我好好疼你。”

刘寡妇咯咯一笑。

圈住二流子的脖颈,亲上他的唇。

二流子想加深这个吻,刘寡妇阻止他:“看着路,别摔着了。”

这边发生的事,夏思月一无所知,她冒雨来到村长家,敲响他家的门:“村长,出大事了!”

被暴雨吵醒的村长心脏一跳一跳的,差点没蹦出来。

他慌慌张张打开门:“出啥事了?”

“村尾的房子倒了。”

村长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上。

“我,我马上安排人去村尾。”

说完,他转身进屋,穿上蓑衣,戴上斗笠:“走吧。”

路过霍家时,他叫上霍家的两个兄弟,还另外找了两个。

来到村尾,众人看着倒塌的房子,心里跟灌了铅一样沉重。

村长的手电筒照在霍言身上:“都救出来了吗?”

霍言抹了下脸上的水珠:“人是救出来了,但两位老人受了伤,要马上送医院。”

村长让霍老大去拉牛车,又安排人背受伤的老人去村口等牛车。

霍言跟夏思月走在最后头。

她看到霍言的手被残渣刮了几道口子,肉都翻出来了,流了好多血。

立即拿出随身带的手帕帮霍言包扎好伤口:“等会,你也去医院看看。”

霍言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两个孩子看上去没事,但霍言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没事更好,有事趁早治疗。

“行,那就带上。”村长说完,又看着大家:“你们有谁带了钱?”

大家齐齐摇头。

大晚上的,带钱干啥!

村长:“老三,看着点,我去拿钱。”

说完,转身就要走,夏思月叫住他:“村长,我这里有三十块,你先拿去用。”

夏思月的举动,让村长很意外,他接过三张大团结,真诚说道:“谢谢夏同志。”

夏思月摆了摆手:“不用谢,你也帮过我不少。”

霍言不放心夏思月,要送她回去,夏思月拒绝:“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快走,别耽误时间了!”

霍老二看着眼里只有彼此的两人,无语道:“你们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霍言听到声音,才想起霍老二也在:“二哥,思月就交给你了。”

霍老二笑着调侃:“放心,不会弄丢你媳妇的。”

一道犀利的眼神射过来。

霍老二背脊一凉,立马改口:“我一定把她安全送到家。”

有了媳妇,忘了兄弟,调侃一句都不行。

得到满意的答案,霍言才收回目光,将手电筒塞给夏思月。

“我有,你拿着吧。”夏思月扬了扬手电筒:“之前去喊村长,经过知青点,找人借了一个。”

这句话解释了手电筒的来历。

霍言还想多叮嘱几句,村长实在看不下去了:“霍老三,能不能麻利点?牛车上还有伤员呢!”

牛车刚离开,刘桂花披上蓑衣匆匆赶来。

她听村民说,人都是霍老三跟夏思月救出来的。

她担心两人受伤,冒雨来到村口,看到霍言不在,以为他出事了,心头一紧,喉咙也干涩起来:“老二,老三呢?”

霍老二指着消失在暴雨中的牛车:“他去镇上了。”

刘桂花追问:“老三没受伤吧?”

霍老二摇头:“没有。”

夏思月瞥了眼霍老二,眼瞎,刮伤那么多口子,居然没看到!

不过,她也没打算说,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担心。

回到家,夏思月擦完头发,正准备去灶房,便看到霍晓兰提着一桶热水过来:“三嫂,快洗澡。”

夏思月看着满脸通红的霍晓兰,心里是满满的感动:“谢谢。”

霍晓兰呵呵一笑:“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谢。”

霍家没有澡堂。

洗澡都在屋里。

夏思月把热水倒在木盆里。

试了试水温,才慢慢脱下衣服。

她坐在澡盆里,捧起一掬水洒在身上。

冰凉的皮肤有了温度。

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就在这时,外面的大黄狂叫起来。

“汪汪~~”

主人,有人偷窥。

夏思月眉头一拧,立刻穿上衣服让大黄进屋:“别出声,会打草惊蛇的。”

【白天去拜年了,晚上才开始写的,又加上时速比较慢,所以更得有些晚。】


霍老二看了看四周,见没人往这边看过来,凑近郭菲儿小声说道:“我经常看到二流子在她那边溜达。”

郭菲儿眼睛一亮,八卦之心蠢蠢欲动:“你是说刘寡妇跟二流子睡了?”

郭菲儿说的太直白,霍老二害羞地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的关系肯定不浅。”

郭菲儿拍了下大腿:“难怪她帮着二流子说话,原来是这样。不行,我得把这事告诉大家。”

说着,风风火火就要冲出去。

霍老二抓住她的手臂:“没有亲眼看到,不要到处乱说。”

“为啥?” 郭菲儿心里很不得劲,好不容易有狗血八卦,却不能分享,太难受了。

“别问那么多,你要是闲的慌,就上工。”

“出太阳了,我得回家把被子拿出来晒一下。” 郭菲儿拢了拢怀里的孩子,丢下这句话就走。

昨晚下暴雨,半夜起来拿瓶瓶罐罐接雨水,一晚上都没睡好。

今天精神不好,不想上工。

……

霍言从镇上回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他的手缠着一层白纱布,昨天刚刮的胡子,一晚上就长出来了。

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

夏思月心疼坏了,她打开柜子,拿了两个苹果递给他:“先应付一下,我去热菜。”

说完,转身去了灶房。

一天没吃饭,霍言饿得肚子咕咕直响, 他接过苹果,咔嚓咔嚓,三两下解决一个。

他虽然吃的很快,但吃相一点也不狼狈

霍言只吃了一个,另一个留下给夏思月吃。

他将苹果放在原处,又从柜子里拿出换洗的衣服。

夏思月热好菜回屋,看到床上的衣服,问道:“你要洗澡?”

霍言点头:“嗯。”

夏思月的视线落到他受伤的地方:“你的手不能沾水,先吃饭再说。”

霍言听话地接过筷子。

只不过,手上包了一层白纱布,不是很灵活。

他抬头看着夏思月:“你吃过没有?”

夏思月笑着回答:“吃过了。”

霍言发现夏思月很沉得住气,居然没有问村尾那户人家的情况。

“你不想知道,两位老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夏思月坐在霍言对面,眉眼弯弯,笑容甜美:“有你在,他们肯定不会有事。”

她曾经看过一本书,说婚姻当中,适当地夸赞一下男人,会让男人精神抖擞,对夫妻关系也有好处。

果不其然,霍言听闻此话,心跳突然加快,他站起身坐到夏思月旁边,大掌贴着她的后脑勺。

舌尖在她唇上轻舔啄吻,辗转反侧……似在亲昵一件珍爱的无价之宝……

夏思月怕碰到他的伤口,立刻推开他,红着脸呵斥:“手都伤成这样了,还乱动,给我坐好。”

夏思月虽然凶巴巴的,却处处透着关心。

霍言呵呵一笑,笑得像个痴汉,还扬了扬受伤的手,凑近夏思月:“媳妇,我手疼,抓不住筷子,你喂我!”

夏思月翻了个白眼:“既然知道手疼,干嘛还乱动?”

吐槽归吐槽,但还是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塞到霍言嘴里。

肥而不腻、香甜松软。

吃完一块,他还咂嘴舔唇,意犹未尽。

“媳妇,你做的菜真好吃!”

夏思月又夹一块肉塞他嘴里:“喜欢,就多吃点。我明天让人再带一斤肉回来。”

霍言虽然不当家,但也知道肉很珍贵,他摇头:“不用。”

夏思月喂的很认真,霍言吃的很享受。

两人纵使没有说话,空中也流淌着甜蜜的气息。

不知不觉,霍言吃完了三碗饭。

“媳妇,我饱了。”

夏思月站起身:“你休息一会,我去给你烧洗澡水。”

……

烧好水。

夏思月又提进屋,将水倒在澡盆里。

霍言看着夏思月忙碌的像只小蜜蜂,笑了笑,懒洋洋地说道:“媳妇,我手疼,无法用力,过来帮我脱一下衣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