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官途纵横高质量小说

官途纵横高质量小说

红尘小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纵横》内容精彩,“红尘小吏”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秦东旭姚翠芳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官途纵横》内容概括:已经放了,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如果你不能做到,他们两个依然要接受惩罚!”“哼!放心吧,我秦东旭不是耍赖的人!”说话间,秦东旭开始解衬衣的扣子。他的夹克衫在冲进来的时候,扔到人群外面了,上身已经只剩一件白色的衬衣。此时许静也恢复了自由,她快步跑到秦东旭身边,着急道:“你干什么!还真打算被浸猪笼啊?”“当然,大丈夫一言既......

主角:秦东旭姚翠芳   更新:2024-06-11 22: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东旭姚翠芳的现代都市小说《官途纵横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红尘小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途纵横》内容精彩,“红尘小吏”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秦东旭姚翠芳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官途纵横》内容概括:已经放了,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如果你不能做到,他们两个依然要接受惩罚!”“哼!放心吧,我秦东旭不是耍赖的人!”说话间,秦东旭开始解衬衣的扣子。他的夹克衫在冲进来的时候,扔到人群外面了,上身已经只剩一件白色的衬衣。此时许静也恢复了自由,她快步跑到秦东旭身边,着急道:“你干什么!还真打算被浸猪笼啊?”“当然,大丈夫一言既......

《官途纵横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之前许静说赵家人不惧上级,秦东旭还以为许静的话有夸张成分。

现在才相信,赵家这些人是真不拿领导当干部!

“秦书记,这是我赵氏家族十二护法,你不是他们对手的,赶紧回来吧!打伤了你,我怕承担不起责任!”赵青山大声说道。

秦东旭心中直骂娘!

码的,你怕承担责任,还不赶紧让他们回去?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护法这种神奇的存在!

老子是穿越了吗?

不过仔细想想,既然赵家的家法一直存在,有护法好像也不奇怪。

他正犹豫要不要下狠手,耳边就传来“噗通,噗通”两声重物落水的响声!

他扭头一看,赵小六和杨荣花已经被扔下船,快速沉没下去。

秦东旭顿时眼睛都红了,不假思索的大声吼道:“都给我住手,把他们拉上来!我愿意替他们受罚!”

赵氏家规,有人被浸猪笼,是允许别人代为受罚的。

听起来很离谱,但赵氏家规却就是这样规定的。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奇葩的家规,只能去问赵家的祖先。

现场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许静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秦东旭可是镇委书记!

他竟然要替赵小六和杨荣花受罚!

开什么玩笑?!

“赵青山,我了解过你们的家规,允许别人替他们受罚!你立刻把他们拉上来,我替他们受罚!”

秦东旭再次急促的大声道。

赵小六和杨荣花已经沉没在水面之下,很快就会窒息而亡了!

秦东旭的方法,是最快的救人方法!

“秦书记,你可想好这样做的后果!”赵青山阴沉着脸说道。

“少废话!我秦东旭说到做到!快把人拉上来!如果他们两个出了事情,你们都是杀人凶手!”秦东旭愤怒的吼道。

秦东旭现在是按照赵氏家法做事,赵青山没有任何理由不听,只好大声吼道:“十二护法住手!执行队把人拉上来!”

十二护法立刻停手,不再阻拦秦东旭,快速重新回到香案两边,笔挺的站定,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好像机器人一样。

小船上的六个壮汉立刻抓着绳子,将落水的赵小六和杨荣花快速拉了上来。

赵小六和杨荣花从落水到出来,总共大约五十秒。

这两人在被扔下水之前,都没有放弃挣扎生存的机会,全都深深吸了一口气!

就是这一口气,让他们在水下支撑了五十秒!

两人被拉上来后,竟然都没事,只是不断的挣扎,同时心中也纳闷,为什么他们这么快就被拉上来了?

这显然不够三分钟啊!

岸上。

赵青山面色铁青的看着秦东旭,冷冷道:“秦书记,人,我已经放了,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如果你不能做到,他们两个依然要接受惩罚!”

“哼!放心吧,我秦东旭不是耍赖的人!”

说话间,秦东旭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他的夹克衫在冲进来的时候,扔到人群外面了,上身已经只剩一件白色的衬衣。

此时许静也恢复了自由,她快步跑到秦东旭身边,着急道:“你干什么!还真打算被浸猪笼啊?”

“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秦东旭郑重道。

“你开什么玩笑!你是镇委书记,他们的家法是违法的,你竟然要按照他们的家法行事,这是等于承认他们家法的存在!你这是在犯错误!”许静急的眼睛都红了!

秦东旭要代替赵小六和杨荣花受罚,这等于替他们两个死!

以秦东旭的身份,他这行为是违反纪律的!


赵青山脸色一冷,道:“如果两位不想留下来观礼,那现在就离开吧,我们赵氏家族执行家法,本来就不欢迎外人!”

说话间,他已经重新坐下,枯瘦的双手再次紧紧的抓在椅子扶手上,手背上青筋绷起。

秦东旭指了指猪笼中的赵小六和杨荣花,问道:“赵族长,我听说杨荣花只是婚内出轨,赵小六更是没有婚配,你凭什么就把他们浸猪笼?”

赵青山重重的一拍太师椅的扶手,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犯了错误,就必须要受到惩罚!”

秦东旭冷声道:“说的好!好一个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赵青山,我想问问你,是国法大,还是你家规大?”

赵青山毫不迟疑道:“当然是国法大!”

秦东旭立刻道:“既然是国法大,你为什么将赵小六和杨荣花浸猪笼?哪一条国法规定,婚内出轨,就必须要浸猪笼?”

赵青山眼神中满是不屑,道:“秦书记说的都对。可是国法虽大,大不过民情!我倒是想放过赵小六和杨荣花,但是你问问赵家人愿意吗?”

“不同意!”

几乎是所有人都齐声大喊,震耳欲聋!

赵青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道:“秦书记,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民意!我可以听秦书记的,但是大家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说话间,他给几个拎着绳子的大汉使两个眼色。

几个大汉立刻又把两个猪笼提了起来,绳子一荡,就要把人往水里扔!

“住手!”

秦东旭被气的太阳穴青筋蹦跳,抬腿就朝岸边的小船冲去!

赵大海急的直跺脚,忍不住道:“你看看,你看看,我早就说要胡镇长来,你们都不听,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许静怒喝道:“你给我闭嘴!”

她见秦东旭已经一瘸一拐朝岸边冲去,生怕秦东旭出事,迈开两条大长腿便要去追。

可是不等她跑出两步,两名胖大的女人已经到了她身边,拦腰便把她抱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是在犯罪!”

许静脸色涨的通红,手脚乱舞,拼命的挣扎,可是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原本站在香案两侧的十二个精壮汉子,也从左右两边,快速冲向秦东旭,在秦东旭前方站成一堵人墙!

秦东旭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撞了过去!

之前赵星博带着三十多个青年都没拦住他,他不相信这些人能拦住他!

即便他们手中都拎着水火大棍!

可是双方刚刚冲撞在一起,秦东旭便大吃一惊!

这十二个青年即便手中没有大棍,也要比赵星博等人强悍的多!

进退有据,攻防协调,手中大棍更是舞动的虎虎生风,一棍一棍专往他要害之处招呼!

竟然已经具有阵法之势!

饶是如此,如果不是秦东旭残了一条腿,也能轻松制服他们。

即便是现在,他如果不计后果,也能冲开他们的阻拦。

毕竟他曾经是国之利刃,是兵王中的兵王!

可是他一旦不计后果,全力出手,眼前这十二个人,至少得死一半,能侥幸活下来的,也得重伤。

他一个镇委书记,在这里亲自下场和人动手,已经很离谱,如果打死了人,那就更离谱了!

而且这些青年罪不至死。

然而他不下狠手,就无法冲破他们的阻拦!

怎么办?


杜子山根本没把秦东旭放在眼中。

他正敷衍秦东旭,却发现电话被挂断了。

“好你个放屁不响秦瘸子,脾气不小,还敢挂我电话?让我跟你去卧龙村?别说胡镇长已经吩咐过我,就是没吩咐我,我也不会去!谁不知道卧龙村那些人无法无天,连警察都敢打?”

杜子山扔掉手机,心中暗骂,随手扔出一张牌,喝道:“发财!”

党政办大院中。

许静一脚刹车,长城皮卡停在秦东旭面前。

秦东旭拉开车门,上了副驾位。

他喜欢副驾位宽阔的视野。

“联系过杜所长了?”

许静轻抬离合,缓踩油门,长城皮卡稳稳的朝大门口开去。

“联系过了,但是杜大所长忙,手下也忙,抽不出人手和我们一起去。”秦东旭苦笑道。

“最近没听说有重要案子,杜子山肯定是在敷衍!我给县局长打电话,我们请不动,看看他们局长的话,杜子山听不听!真是岂有此理!”

她伸手就要抓手机。

秦东旭却道:“不用打了,就我们两个去!就杜子山这个态度,就算迫于压力去了,也是出工不出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如不去!”

秦东旭心中又给杜子山记了一笔账。

车子经过大门口的时候,秦东旭让许静停了一下。

他放下车窗,问看门大爷:“胡镇长出去多长时间了?”

看门大爷愣了一下,道:“大约七八分钟?十来分钟?大概就是这个时间,具体多长时间,我也有些吃不准。”

秦东旭点点头,道一声谢,升起了车玻璃,道:“走。”

许静轻踩油门,车子缓缓出了大门。

看门大爷爷挠挠头,低声道:“秦书记这是要去找胡镇长吗?大小王乱套了啊!果然是放屁不响!”

车子里,秦东旭脸色有些阴沉。

他算算胡为民离开的时间,对比一下姚翠芳通知自己的时间,就可以肯定,姚翠芳是先向胡为民汇报了卧龙村的情况。

胡为民怕惹一身骚,不想去现场,便临时脚底抹油——开溜了!

把事儿推给了自己。

胡为民和姚翠芳联手摆了自己一道!

“哼,有困难就躲,有好处就上,拈轻怕重,这如果在战场,老子一枪毙了他!”秦东旭心中冷笑。

许静扭头扫一眼副驾位的秦东旭,见他面色阴沉,便道:“刚才说你腿脚不好,伤你自尊心了?生我的气了?”

“瘸子就是瘸子,事实摆在那里,还不让别人说了?我没那么敏感。而且,我这是幸运的了,至少我的腿还在不是?”

秦东旭使劲拍了一下的残腿,苦笑道。

许静忽然来了兴趣,道:“你的腿肯定是执行任务时伤的吧?能不能跟我说说?”

“我查过你的资料,出身农村,三代贫农,靠着自己的天资和努力,考入上京中医药大学,大三应征入伍。”

“入伍之后,你便如游龙入海,再也查不到你的信息了。参军部队机密,部队履历机密,你在部队的一切都是机密!”

“我就很好奇啊,不就当个兵吗?怎么还成机密了?你要知道,我可是让我老爸查的,我老爸的权限很高……”

许静刚提到她父亲,忽然戛然而止,转口道:“你能不能给我说说,你当的到底是什么兵?”

“知道是机密还问?”秦东旭兴味索然道。

许静恨的牙根痒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