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失去并不可惜

失去并不可惜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对啊,一清哥刚从上海出差回来,就被我拉过来——」陈瑞话说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里头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好了吗?」「好了好了,你不用上来了,我们现在就下楼。」

主角:江陵陈楠   更新:2023-01-06 14: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陵陈楠的其他类型小说《失去并不可惜》,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对啊,一清哥刚从上海出差回来,就被我拉过来——」陈瑞话说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里头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好了吗?」「好了好了,你不用上来了,我们现在就下楼。」

《失去并不可惜》精彩片段

「对啊,一清哥刚从上海出差回来,就被我拉过来——」

陈瑞话说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

里头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好了吗?」

「好了好了,你不用上来了,我们现在就下楼。」

陈瑞一边说,一边提起我的行李箱,「姐,走了。」

我没再犹豫,拿起包跟在他后面走出门。

身后江陵好像在喊我名字,但我脚步没有丝毫停顿,更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乔一清的车就停在路边。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他正坐在车里。

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着他线条流畅的侧脸,微微有些愣神。

乔一清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那一届出了名的学神。

但他性格冷漠,我又比较内向,所以我们虽然是同桌,但几乎没说过几句话。

毕业后,我本来以为,我跟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

直到两个月前,陈瑞进了一家证券公司实习,有次我去他公司找他,这才知道乔一清是他顶头上司。

「一清哥。」陈瑞突然喊了一声。

座位上的男人转头,恰好跟我四目相对。

我礼貌性地跟他打了声招呼,想了想,然后去开后车座的门。

刚要坐进去,就听乔一清说,「坐前面吧。」

「晕车坐前面会好点。」他淡淡地说。

我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去问他怎么知道我晕车,安静地关上后车门去坐副驾驶。

一路上我们几个都没再说话。

一路上我们几个都没再说话。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

乔一清把我们送到楼下,没上去,就自己开车回公司了。

我妈端着两碗菜从厨房出来,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面色不是很好。

看到陈瑞时,她的神情又变得温柔起来,「菜热好了,快来吃饭。」

这顿饭吃得格外沉默。

我妈不喜欢我,所以这次我没打算在家住多久,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搬家。

傍晚的时候,我妈坐在沙发上织毛线。

可能是年纪大了,视力不好,灰色线团掉地上她也没发现。

我走过去,默不作声地把线团捡起来,放在茶几上。

正准备回房间,头顶传来我妈带着点怒气的责问声,「为什么跟江陵分手?」

我慢慢站起身,没说话。

「江陵都跟我说了,不就是女同事送了他一块手表吗,又没真干什么,你折腾个什么劲儿?」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喉间瞬间有些干涩。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小时候我被同学欺负故意绊倒,回家告诉我妈,她正追着给我弟喂饭,听到后神情没有一丝波动,反而把我教训了一顿,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你就不能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吗?」

那时我完全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冷漠的话,整个人愣在原地。

我弟趁我发愣,使坏地揪我头发,我下意识推了他一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狠狠的一巴掌就甩在我脸上。

我妈一边哄着哭闹不止的弟弟,一边用眼神狠狠地瞪着我。

我红着眼睛跑了出去,记不清到底跑了多久,直到没力气后,才慢慢停了下来,然后把脸死死埋在膝盖里。

我红着眼睛跑了出去,记不清到底跑了多久,直到没力气后,才慢慢停了下来,然后把脸死死埋在膝盖里。

最后还是江陵找到了我。

他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没有说话,仿佛在一点一点消融我的委屈。

那时,我想,我妈或许永远不会站在我这边,但是江陵会。

「行了,多少注意点分寸。明天他过来接你,你就给他一个台阶下,这件事就当过去了。」

我妈的一句责备,把我来回了现实。

她看了我一眼,低着头继续织毛线,

「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弟想想。江陵他妈妈是什么人,手头上那么多资源,你弟将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屋外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眼睛盯着窗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推开。

有人轻轻揽住我,额头抵住我的肩膀,极力遏制的哽咽在寂静的黑夜格外清晰,「姐,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我们都是她的孩子啊」

我转过身看他。

那张跟我很像的脸上挂着泪痕,眼睛红红的。

从前我试着讨厌陈瑞,卑劣地把对我妈的愤怒,不甘心,以及求而不得的爱,通通转化成对陈瑞的恨,仿佛这样心里就能好受一些。

可他懂事以后,对我太好了,所以我连恨他都做不到。

「我租了个房子,刚签完合同,本来打算自己住的,你先过去住吧。」

最后,我听见他坚定地说,

「你的未来是你的。我的未来我自己会负责,你完全不需要为了我,或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姐,明天我带你搬家。」



睡觉前,我收到了周璇的一条微信:

「如果是那块手表让你误会,我可以解释。」

我没理。

十分钟后,周璇又发来一段话:

「上个月我妈从国外带回来两块手表,我自己留了一块女式的,那个时候刚好是江陵的生日,我没多想,就把另一块送给他了。」

紧接着,她又补了一句,「江陵也知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打字问,

「你是说,你手上也有一块跟他相同款式的手表,女士的?」

周璇没再回复了。

第二天一早,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就提着原来那个行李箱,和陈瑞一起坐上一早就预约好的滴滴。

通过后视镜,看见我妈站在门口。

她怔怔地看着我们,嘴唇好像动了动,最后我也没听清楚她到底说话了吗。

路上,江陵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发了几十条微信,问我现在在哪。

我只简单回了一句,「我们已经分手了。」

江陵隔了很久才回复,「陈楠,我没同意。」

我直接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陈瑞租的房子是个小两室,装修走现代简约路线,很干净,而且离我公司也近。

忙活了一个下午,才把东西整理好。

陈瑞累得瘫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姐,今晚你必须请我大餐。」

我笑着说了声好。

拿手机预订餐厅的时候,我想了想,让陈瑞把乔一清也叫了过来,就当答谢他昨天帮我搬家。

路上有点堵车,我跟陈瑞俩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赶到约定的餐厅。

乔一清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了。

他微微低着头,一手搭在屈着的膝上,一只手搅动着咖啡,四周嘈杂的世界仿佛跟他格格不入。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高中的某个午休,我被梦魇惊醒,平复着呼吸,余光不经意往乔一清的方向瞥了一眼。

他在做题。

坐姿很端正,手指拿着笔在草稿纸上计算着,指甲修剪得干净平整。

发现我的目光,他偏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拿出一张纸巾递给我,转过头继续做题。

过了好一阵我才反应过来,拿纸擦了擦额头,低头一看,那张纸瞬间被汗湿透。

刚收回思绪,就听见陈瑞在我旁边捂着脑袋嘀咕,

「完了完了,上班迟到就算了,请他吃个饭我还迟到,新仇旧怨,一清哥那不得削死我。」

「完了完了,上班迟到就算了,请他吃个饭我还迟到,新仇旧怨,一清哥那不得削死我。」

我拉着陈瑞走过去,语气诚恳地说,

「抱歉,我们来晚了,待会儿你想点什么尽管点,不用帮我省钱。」

乔一清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笑了,「没关系,我也才刚到。」

随后叫来服务员,很自然地把菜单递给我,「还是你来点吧。」

饭吃到一半,店里突然响起钢琴声。

我这才发现,餐厅大厅中央有个很大的台子,上面放置着一架白色的钢琴。

有个女生正背对着大家在演奏。

她身后的墙上挂着很多同心结。

陈瑞小声咳了一声,

「这是这家餐厅特有的营销模式,来这里吃饭的情侣,只要上去弹奏,就可以获得一个写着两人名字的同心结。所以很多情侣都会来这里打卡。」

我正吃着菜,一个没注意地「哦」了一声,就被呛到了。

正低着头小声咳嗽,感觉有人轻轻拍着我的背。

刚刚缓过来,就看到面前被推过来一碗汤。

顺着那只修长的手缓缓抬头,正好对上乔一清漆黑的眼。

我愣住了。

乔一清也微微一顿,随后动作十分快速地拿过陈瑞的碗,也给他盛了一碗汤。

陈瑞一脸蒙,「我又没被呛到。」

乔一清:「」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微妙,陈瑞看了看乔一清,又看了看我,然后默默去洗手间了。

台上的钢琴演奏刚好结束,我下意识看过去。

那个女生恰好转过身。

竟然是周璇。

她笑着接过工作人员给的同心结,低头在上面写了什么,然后便走下台,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出意外地,我在她对面看到了江陵。

同心结被他捏在手里,隔着一段距离,我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周璇凑过去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

他突然就笑了起来。

可能是察觉到有人定定地看着这边,他抬起头,刚好跟我对上视线。



一瞬间,他眼里有明显的错愕,脸色也沉了下来。

下一秒,人已经大步走到我面前。

视线在乔一清脸上停了停,转过头看向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带着质问的语气,让我感到一股怒意顿时涌了上来。

目光下移,落在被他紧紧攥着的东西上,这才淡淡地问,「同心结好看吗?」

江陵脸色微变,隔了好一会儿才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定定地看着他。

不明白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记忆里那个青涩真挚,总是温柔注视着我的少年,好像越来越模糊。

「是这样的。」周璇也走了过来,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刚才我和江陵打赌,如果我能拿到同心结,今天这顿饭就让他请。他大概也没想到,我还会弹钢琴。」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这又是一场误会?」

她微微一笑,「当然。」

江陵似乎松了口气,眼底最后一丝不自在也逐渐淡去。

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无声的斥责。

好像在说,陈楠,你看啊,你就是在无理取闹。

可笑之余,我忽然感觉很疲惫。

沉默了很久,我小声问他,「你还喜欢我吗?」

江陵一愣,下意识地看了周璇一眼。

接着迅速移开视线,盯着我,斩钉截铁,一字一顿,「陈楠,我爱你。」

这一幕让我的心重重收缩了一下。

我很清楚,江陵不见得多喜欢周璇。

我也相信,他确实是爱我的。

可他全心全意爱着我的时候太热烈,以至于他没那么爱的时候那样明显,连我这么粗心的人,都可以一眼看穿。

我曾听人说,毁灭永远是最容易的。

就像现在,我对他的感情,在他看向周璇的那一眼,在他迟疑的那一刻,忽然就消散了。

江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想触碰我的脸颊,被我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他手上动作停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和无措。

「楠楠,我承认之前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我向你道歉。但同心结的事真的是个误会,我从来没想过和她在一起,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平静地看着他,余光瞥见一旁周璇惨白的脸。

我平静地看着他,余光瞥见一旁周璇惨白的脸。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嗤笑,很轻的一声,讽刺意味却很浓。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二位。」

乔一清慢慢站起身,看着江陵和周璇的眼神,像是置身事外要看一场好戏。

「你们知道同心结的寓意吗?」

江陵冷冷盯着他,没有搭话。

「看来是知道。」

乔一清笑了笑,嗓音隐约透着一股不屑,

「打着朋友的名义,又做着情侣之间的事,你们倒是心照不宣。」

江陵脸色煞白

回去坐的是乔一清的车。

深夜的公路车辆稀少,乔一清把车子开得很平稳。

可能是太累了,陈瑞裹着毯子躺在后座上睡着了。

车厢里正放着舒缓的音乐,我刚打了个哈欠,就听到乔一清低沉的声音:「大概还要半小时,你要不要也睡一会儿。」

我摇了摇头,「不了。」

车厢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发着呆,视线游移到乔一清的身上。

他专注着开车,侧脸的轮廓在不甚明亮的夜色里格外清冷。

我突然想到了刚才他对江陵说的那些话。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乔一清「嗯」了一声。

「假如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你会怎么办?」

乔一清微微侧目,瞥了我一眼,语调很轻很慢,

「我从小到大都很专情,没有这种假如。」

我一噎,避开他的视线,「如果有呢?」

他沉默了片刻,

「短暂的心动或许很正常,但做人要有清晰明确的边界感。如果爱上了别人,控制不住逾越了底线,又舍不得跟现任分手,不管男女都是十足的垃圾。」

我沉默着听完,后知后觉想起什么,忍不住打趣,「你还会骂人!」

乔一清回答得很淡定,「只骂垃圾。」

我:「」

一直到打开门下车,我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发现乔一清跟我印象中,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还挺真实?

也不算特别难以接近。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江陵来找过我很多次,都是在我公司门口堵我,语气低软,态度诚恳。

即使我没有一次理会过他,他也没放弃,每天雷打不动地等在楼下。

这天我加班比较晚,同事买了面包上楼,分了我一份。

她有些犹豫地说,「外面下了很大的雨,你男前男友一直站在外面,让他进门他也不肯。」

我心一跳,从抽屉里拿伞赶紧下楼。

刷卡走出办公楼,才发现雨下得确实很大。

江陵整个人站在雨中,短发上的水珠沿着他的下颌滑落,浑身湿透。

我沉默地撑着伞走过去。

「跟我来。」

在几个路人打量的目光中,我带着江陵走进办公楼,递给他一包纸巾擦脸。

江陵慢悠悠坐下,声音含笑,「楠楠,你还是心疼我的。」

我看着他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得意,忽然有些烦躁。

「等雨小一点,你就走吧。」

江陵一愣,语气立刻软了下来,「周璇的事是我没处理好,但我跟她——」

听到这个名字,我莫名有种厌烦,冷冷打断他,「我不想再听你解释了,我们就这样吧。」

大概是我的语气太过冷漠,江陵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你到底还想怎样?真打算为了这点小事跟我分手?」

我惊愕地抬头看他,浑身冰凉。

江陵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忙道歉,

「对不起我就是想不通,我明明跟她什么也没发生,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他紧皱着眉,脸上的神情真的很迷茫,

「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呢,楠楠?我跟她什么也没发生,就因为这样一条无关紧要的信息,你就要跟我分手吗?」

说完,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

说完,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

大概,他是真的搞不懂,明明已经放下姿态来哄我,可我究竟为什么这么不依不饶。

可是,他心里真的不清楚吗?

他一次次放纵和默许周璇的靠近,享受掩藏在虚伪平静水面下的刺激,有想过将来有一天会被我发现吗?

还是明知道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却抱着侥幸心理,赌我会不会心软呢?

我木然地伸手摸了摸脸,冰凉而又湿润。

江陵慌乱地想拿纸巾帮我擦眼泪。

「江陵,你刚才说和她什么也没发生,是吗?」

江陵犹豫几秒,点了点头。

我拿出手机,把周璇那条「仅他一人可见的朋友圈」和上次周璇所谓的关于「手表」的解释,截图给他看。

「现在呢?」

「你说你们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偏偏做的都是情侣会做的事?」

江陵的脸色一点点发白,最后,我听见自己小得可怜的声音,问了一句:「江陵,你从前几乎不吃面,最近又为什么爱上了骨汤面?」

那天晚上的雨下得格外大,淅淅沥沥的雨水似乎要把周围声响都盖住。

江陵很久没有再说话,最后悄然无息地,一点点消失在雨幕里

时间又过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江陵没有来找过我。

陈瑞为了让我放松心情,带我去爬了几次山,但每次都捎上了乔一清。

所以我最近跟乔一清的关系还不错,至少算是朋友吧。

再过几天就是中秋,我工作更忙了,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九十点才回家。

我爸平常没有什么大事一般不找我,今天突然发来了一条微信:「楠楠,中秋回家吗?你妈买了很多大闸蟹。」

我想了想,打字:「最近工作很忙,可能会加班。」

我爸那边好半天才回复:「注意身体。」

放假的前一天,一个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一接才知道是周璇。

她问我有没有时间,想跟我喝杯咖啡。

想了很久,我回了个,「好。」



我跟江陵提了分手。

拉行李箱拉链的时候,江陵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陈楠,你真的要走?」我被迫抬起头看向他。

从前我一直很喜欢江陵看我的眼神,温柔细腻,整个人都有一种专注感。

大二那年,我和室友约定好去大理旅游,室友却临时有事爽约。

当时我想着,反正机票都买好了,攻略也都做了,索性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到达大理第二天,我去爬山。

当若隐若现霞光从烟雾迷离的山间溢出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江陵。

「你不是还在北京参加竞赛吗?」我问他。

江陵搓了搓手,取下脖子上的围巾,一圈圈给我围上。

他的脸和耳尖被冻得通红,声音都有些发颤,「在......在朋友圈看到你一个人来大理看日出,我不放心,提前赶回来了。

」「我想陪你一起看。

」江陵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

淡金色的阳光映在了他眼底,滚烫的热意却撒在了我心里。

从大理回来后,我跟他的关系就微妙了起来,没多久我们就在一起了。

可现在似乎变了。

明明我还没变,明明我心里眼里还是只有他,可现在他对着我,只有烦躁和不耐烦。

大概,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吧。

「收拾完东西,明早就搬。

」收回思绪,我避开他的视线,抽出自己的手,「今晚我睡客房。

」凌晨十二点多的时候,我将将收拾完东西,浑身疲惫地躺在床上。

刚打开手机,就发现有一条好友申请:「我是周璇。

」通过验证之后,周璇一直没说话,鬼使神差,我点开了她的朋友圈。

最新一条是刚刚发的。

配图是两张照片。

第一张是她的自拍,身后的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骨汤面。

第二张也是一碗骨汤面,拍摄的背景很熟悉。

餐桌是斜方格花纹,桌上有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

而装玫瑰的花瓶,是我和江陵一起逛超市的时候买的。

周璇配的文字是「hhhh,和某人云吃面!(这是一条仅某人可见的朋友圈)」下面,江陵给她点了个赞。



半夜在男朋友手机上看到一条微信:「如果没有女朋友,你会喜欢我吗?」他回了一个字:「会。

」我把那段聊天记录递给他看。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摁灭烟头,「我说了她只是同事,也保证过以后不会跟她发生什么,这还不够吗?」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嗓音里的失望和责怪,没有丝毫掩饰。

那一瞬,我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了。 

半梦半醒中,我听到有人开门,慢慢往床边走来。

闻到熟悉的气息,我起身,伸手搂住了江陵的脖子。

嘴唇离他还有几厘米时,他突然侧头,避开了我的亲吻。

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让我跟他都愣了一下,也让我彻底没了睡意。

可能是想避免尴尬,江陵扯了扯领带,直接去了浴室。

没多久,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江陵最近一直加班很严重,经常很晚才回来。

想到他可能忙得饭都还没顾上吃,刚才的尴尬郁闷立马消了一半。

我找了找手机,还是,先给他点个外卖吧。

不过我的手机还在客厅充电。

偏过头,发现江陵的手机随意放在枕边。

没多想,我拿起来,在一家他最近常去的店,下单了一碗骨汤面。

点完外卖,正打算熄屏,美团发来一条通知,说帮买的跑腿订单已完成配送。

订单信息上显示,是一包红糖,和一盒田七痛经胶囊。

紧接着,屏幕上突然弹出一条微信:「止痛药很有用,谢啦。」

我愣住,手指悬在屏幕上方,好半天才点了进去。

最近的聊天时间,是半个小时前。

江陵:「你刚才回去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对方回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包。

江陵:「方案我做完了。」

对方很快回复:「好哇,那我明天可以多睡一会儿,晚一点再来公司。」

江陵:「嗯。」

没多久,江陵又问:「还好吗?」

那边没回。

过了五分钟,江陵又发了一句话:「给你买了点东西,这几天注意保暖。」

江陵没有给她设置备注,但是看头像和聊天内容,很明显。

她是周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