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海花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思念成疾

我的思念成疾

任性火羊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这一点,她五年前就知道了。如今看来,这种感觉不过是更加强烈一些。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捎带过来一阵消毒水和洗手液混杂的味道。不难闻,反倒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气息。“这就是这个月的实习医生吗?”他开口问,语气里没有多余的感情,很公事公办。旁边有人接了话茬,他一边应着,一边往办公室走。

主角:苏一芮季崆   更新:2022-09-13 05: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一芮季崆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思念成疾》,由网络作家“任性火羊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一点,她五年前就知道了。如今看来,这种感觉不过是更加强烈一些。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捎带过来一阵消毒水和洗手液混杂的味道。不难闻,反倒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气息。“这就是这个月的实习医生吗?”他开口问,语气里没有多余的感情,很公事公办。旁边有人接了话茬,他一边应着,一边往办公室走。

《我的思念成疾》精彩片段

在医院值班的夜里,苏一芮感觉到双眼被人罩住,有种温热急促的气息缓缓接近。

接着,唇上就传来了湿润温暖的触感。

偷亲她的人,难道是五年前的前任,季医生吗?

苏一芮想着,如果早知道带她的医生是季崆,打死她都不会来省医院的。

打不死,那就更不会了。

然而,现在说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是苦逼的医学生,熬了这么些年,在看不见尽头的道路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接到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她是矫情,但她不傻。

所以,到了报到的这一天,她规规矩矩地换上干净整洁的白大褂,郑重其事地别好“实习医生”的牌子,硬着头皮踏进了省医院的神经外科。

到了科室里,季崆还在查房,但是门口已经有好几个实习医生在候着了。

清一色的女医生,精雕细琢过的妆容,曼妙婀娜的身段。

把白大褂都穿出了阿玛尼的味道。

唯有她,素面朝天,中规中矩,是最端正的,但也是看着最格格不入的。

很快,季崆查房回来了。

他长相出众,气质超群,举手投足都透着与众不同的贵气,即便穿着白大褂,也不折损半分。

这样的人,注定是受人追捧,高人一等的。

这一点,她五年前就知道了。

如今看来,这种感觉不过是更加强烈一些。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捎带过来一阵消毒水和洗手液混杂的味道。

不难闻,反倒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气息。

“这就是这个月的实习医生吗?”他开口问,语气里没有多余的感情,很公事公办。

旁边有人接了话茬,他一边应着,一边往办公室走。

美女医生们迫不及待地往里追赶,她慢吞吞地落在最后。

进了办公室,季崆单刀直入地说了这里的规矩,表情淡漠,但到底因为对方是女孩子,语气还是带了三分柔和。

刚中带柔,恰到好处。

“第一,只能请教工作相关的问题;第二,凡事都先替患者考虑;第三,正视自己的角色。

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所以工作的时候不要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提前声明,我会酌情考虑。”

大家纷纷点头,看着很是乖巧听话,但面上是掩饰不了的灿若桃花。



熟悉科室不是个浪费时间的事儿,倒更像是走过场。

比起转千篇一律的病房,大家伙儿对英俊逼人的季医生更感兴趣。

苏一芮不是很想见他。

如果说一开始不想见他,是害怕两人尴尬的重逢,那么现在就是单纯的不想去应对他的漠然。

她想早点回去休息,但是没有季崆的批准,她又不能擅自离开。

她只能在他办公室门口杵着,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他出来。

直到所有人都走了,季崆才慢悠悠地出来。

看见她在门口等着,也不惊讶,神色如常。

倒真是主任对实习小大夫的表情,有前辈的温和,但也不缺点到为止的疏离。

“还没走吗?”他问。

“哦,这就走,季……季医生,明天的排班是我跟着你查房吧?”她有点没话找话。

“哦,不是。”

他准备下班了,就开始解白大褂的扣子,语气也带了点不经意的敷衍,“临时换了一下,你明天先整理病历吧。”

整理病历是又累又没技术含量的活儿,实习医生都想跟着大神学习真本领,没人愿意去干这个。

一般情况下,就按排班走,轮到谁,就自认倒霉。

但也有例外,比如说向季崆央求,把这鸡肋的班换到其他倒霉蛋身上。

她愣神间,已经落后了季崆好几步,他把白大褂脱了,随性地挂在手腕上。

因为这个动作,他腕上的手表就越发显眼,黑色皮质的表带很是精致好看。

她也送过他手表,虽然不怎么名贵,但是他很喜欢,总是戴着,一刻都不离手。

因为他太喜欢,所以她也记忆深刻。

只不过,她送他的手表,表带是金属扣的。

虽说她没资格跟着查房,但是苏一芮还是一早就到了科室。

她哪有资格使性子,把活儿干得干净利索才是正事儿。

很快,季崆就查房回来了,和其他医生交流的时候也不忘指点那个实习女医生。

对方面若桃花,有几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

苏一芮听着他流水般温润的声音,耐心而细致地给对方讲解,两人相谈甚欢。

她感觉有种异样的酸楚沿着心肺一直窜到鼻尖。

她一边鼻酸,一边又为自己多余的感情感到可笑。

查完房季崆就去参加早会了,那个实习女医生自然也跟着去了。

办公室瞬间就又只剩苏一芮一个人。



待她走了之后,他才卸下了脸上的不自然。

低头看了看医嘱签名一栏签错的那三个字,一阵阵的心烦意乱,只好一把揉了,没好气地说:“再打印一份,我重新签吧。”

季崆好歹是副主任,值班室确实要好一点。

干净的单人床、宽大的办公桌、舒适的座椅,有小冰箱和微波炉,还有单独的卫生间。

苏一芮太困了,并不热衷牺牲睡眠时间用来学习进取的苦行僧生活,于是从善如流地享用了这副主任级别的待遇。

睡至半夜,她隐隐听到动静。

似乎是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之后在她床前站定。

消毒水夹杂着洗手液的味道,还有一些说不明的清爽的气息,连带着清浅平稳的呼吸,一点点地将她包围。

是熟悉的让她安心的气息。

她刚要睁开眼,忽然感觉眼上一热,是他温热的掌心。

紧接着,便是他微微地弓了腰,凑近她,轻声地说:“没事,你接着睡。”

这久违的温柔,熟悉到让人忍不住沉迷,她迷迷糊糊地继续睡了。

后来,她感觉他拿开了掌心,但是气息依旧在,绵长温润,他似乎站在床边在看她。

又过了不久,她已经陷进了深睡眠,处在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边缘地带。

她感觉到她的双眼再次被罩住,有种温热急促的气息缓缓接近。

接着,唇上就传来了湿润温暖的触感。

这一吻,缥缈得像是梦境。

但是其中蕴含的思念和爱恋,缠绵不尽。

好像是真的一样。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是让人心头颤抖的,响当当的九点。

八点就要交班,她睡到了九点。

她飞速爬起来,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拔腿就跑。

早交班自然是结束了,她看见了白衣黑裤的季崆,干净板正,风度翩翩,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光芒万丈。

他的眼神从她脸上一扫而过,几乎片刻都没留。

她揉了揉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自嘲地想放声大笑。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她会以为昨天晚上是季崆亲了她?她自嘲地往外走,不经意地瞥见了值班表。

昨天晚上算上她一共六个人值班,但两个值班室加起来。

有……八个床位。

值班室事件没让苏一芮担心太久,很快,就有其他事情冲击了她。

那就是,她被医院给撵了。



话音刚落,所有人不可抑止地发出了惊呼声。

苏一芮听着他胸腔传来的心跳声。

突然觉得,“女朋友”三个字,震耳欲聋。

7季崆一路揪着她,把她拉到了阳台的拐角处,按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

半晌,他才捏了捏她的脸,闷声道:“我在这儿呢,难受就哭吧。”

苏一芮鼻子一酸,当真就哭了。

刚才她还觉得自己特别能耐呢,这会儿,才感觉委屈得不得了。

她哭够了,开始想到他刚才的话,有点五味杂陈:“刚才挺谢谢你,但是,你女朋友会不会在意啊?”“那你呢?你在意吗?”季崆低笑着反问。

她摇摇头:“我倒是无所谓。”

“嗯,我女朋友说了,她觉得无所谓。”

苏一芮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脑袋里仿佛点燃了一朵烟花,噼里啪啦地把她的神志炸了个粉碎。

她不可置信地指着他的手表:“她们说这是你女朋友送的,可是我送你的不是这样的。”

“一只手表戴七年,多好的表带都不抗造啊!这是我后来换的。”

“那……”“你能来省医院,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这是我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豁出去面子去走后门。”

苏一芮扁了扁嘴:“你对我那么冷淡,我还挺难过的。”

季崆恨得咬牙切齿,张嘴在她脸蛋上咬了一口:“你还好意思说我?是,我承认,为了事业,我确实冷落了你,但是这就是你在我出国之际甩我一通分手电话的理由吗?你知道我在国外那几年是怎么过的吗?你可好,升学换号搬家做得够全,是打定主意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

苏一芮,你丫的是不是缺心眼儿啊?”苏一芮毛都炸了,眼眶红红地指着他:“你怎么骂人呢!不许骂人!”他一口咬住她的手指,终于收起了满身的火气,颓丧地说:“芮芮,我真的,真的,好想你!我气你当年做的,想不理你,但还是忍不住。”

“所以你故意叫我小苏,就是为了气我?故意给我排病历班,但是又想和我在一起,又临时换了班?为了刺激我,故意让我看你的手表?为了保护我,故意板着脸训我,不让我进那个病房?”“嗯。”

他老老实实地承认。

“你的电脑密码,是我的生日?”“嗯。”

他摸了摸鼻尖,神色不自然。

她又想了想,一脸认真地说道:“值夜班那天晚上,你还偷亲我。”

季崆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把拳头抵在唇间,不自然地咳嗽了几声,支吾了几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苏一芮开心地笑出声。

季崆看着她,瞳色渐渐加深,按着她的后脑勺,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亲我自己的女朋友,用得着偷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